0

    <!–章节内容开始–>第一人格被压抑了几天,她对他的精神情况,也是难免有些担心。

    这时,裴溪远已经拉开她的衣带,吻也随之下移,落在她的身上。

    沈宁心跳一急,不自觉地轻吟了一声。

    ……

    感觉着男人的手掌伸向自己的小衣,沈宁伸手抓住他的胳膊。

    “阿远!”

    裴溪远从她身上抬起脸,一对眸子里满是灸热的火焰。

    沈宁有点歉意地看着他。

    “我……生理期!”

    裴溪远愣了几秒,然后才反应过来她的意思,心下稍微有点失望,然后又升起一抹欣喜来。

    她生理期的话,那么,她和那个家伙也不可能做什么?

    想到此,他心中的嫉妒也是平息许多。

    抬起脸,将她的衣服拉好,视线扫过她被他吻咬得发红的肌肤,他好一番过意不去。

    “对不起,小宁,我……我有点失控。”重新躺回她身侧,他伸臂拥她入怀,“别生气,好吗?”

    沈宁的脸靠在他的胸口,听着他说着与第二人格相似的话。

    突然明白过来,他是在吃醋,不由地有些哭笑不得。

    这两个家伙,完全就是一样的。

    一个吃一个的醋,连吃醋的方式都近乎相似。

    感叹过后,她又开始心疼他。

    伸手过来,拥住他的腰身,她轻轻拍拍他的背。

    “没关系。如果你累得话,就再睡一会儿吧?”

    他才不要睡!

    裴溪远的手掌轻抚着她的长发,感觉着怀中女人的温存。

    喉咙里发痒,沈宁控制不住地又咳嗽了两声。

    听到她咳嗽,他立刻紧张起来。

    “不行,我去帮你找点药。”

    松开她,他揭被起身,注意到自己异样的身体,忙着拉拉浴袍走进洗手间里洗了把脸,平息了一下情绪。

    抬脸看看镜子里的自己,他仔细刷了刷牙,这才从洗手间里出来,到客厅里找到医药箱,从里面取出一盒润喉的含片。

    回到卧室,取一片含片送到她嘴里,裴溪远重新躺到她身侧。

    虽然不能占有她,但是对他来说,这样亲近的机会他也是十分珍惜。

    伸手将她抱到怀里,他尽情地享受着这样的亲近。

    “今天想玩什么?”

    “明天就是周一,上午就要开庭。”沈宁抬起脸,“你还没有告诉小庭……金乔的事情,还有……温柔有一些事情要问你,我们约好周日一起好好谈谈的。”

    知道他平日里工作忙,应该放松一下,可是这些事情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她不能不提醒他,怕影响到他的情绪,沈宁笑着抚住他。

    “如果你没玩够的话,我们改天再来。”

    裴溪远笑着点头。

    “好。”

    看他情绪还不错,沈宁也放松下来。

    “那……早上想吃什么,我来做。”

    这个裴溪远可不会做饭,他们三个的早餐当然要由她来解决。

    裴溪远看了一眼手表,才是六点多钟。

    “时间还早,再陪我躺一会儿吧?”

    沈宁笑笑,主动靠近来,躺到他的肩膀上,手就伸过来拥住他的腰身。

    收臂拥住她,裴溪远轻吸口气。

    “喉咙好点吗?”

    “恩。”

    她轻应。<!–章节内容结束–>

    …

第2183章 糖(3)    <!–章节内容开始–>他犹豫了一下,“那个糖……好吃吗?”

    沈宁摇头。

    “不是很好吃。”

    润喉糖是药物成分,那味道自然不会太好。

    抬手扶住她的脸,他轻轻地将她的脸捧起来,“要是不喜欢吃,就给我吧?”

    沈宁在心中暗笑,明明就是想要向她讨吻,还非要拿糖说事儿。

    这个家伙,她是该说他可爱,还是该说他闷骚呢?

    “可是,我都吃过了。”

    她故意逗他。

    裴溪远一脸认真地看着她。

    “我不嫌你脏。”

    “那好吧。”

    沈宁将糖从嘴里吐出来,用牙咬着,向他抬起脸,裴溪远凑过脸来,连糖带唇一起吻住。

    他的嘴里有牙膏味,这家伙竟然又刷牙了。

    在那个吻泛滥成**之前,裴溪远控制着自己放开她,嘴里含着她吃到一半的润喉糖,他半撑起身子,目光深沉地注视着她的脸。

    “小宁,你爱我吗?”

    之前,她只说过喜欢。

    可是他还是觉得不够,他要她爱他,全心全意地爱!

    沈宁点点头。

    “爱!”

    “如果……”裴溪远抿了抿嘴唇,“如果我有什么缺点,你还会爱我吗?”

    沈宁微笑着注视着他的眼睛,“每个人都有缺点。”

    “如果是很严重的……缺点呢?”

    感觉到他的不自信和不确定,沈宁撑臂坐直身子,用双手扶住他的脸。

    “裴溪远,现在仔细听好。不管你有什么缺点,我都不在乎,七年前,我就喜欢你,现在比那个时候更喜欢。没有人是完美的,完美的是神,不是人。我爱的是活生生的你,不管你有什么缺点,做过什么,这都不影响我对你的感情。我之前就说过,女人喜欢一个男人不会轻易放弃。这七年来,我从来没有忘记你,能够再遇到你,是我25岁生日最好的礼物。”

    转脸向一旁轻轻咳嗽一声,她重新转过脸来注视着他。

    “现在,我把我所有想说的事情都说完了,别那么没自信,你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伴侣。”凑过来,在他唇上吻了吻,沈宁揭被起身,“你再休息会儿吧,我去帮你和小庭做点吃的。”

    裴溪远急急起身,“我和你一起去。”

    沈宁侧眸,注视他片刻,笑问。

    “你会做饭吗?”

    “我……”裴溪远耸耸肩膀,“我可以学。”

    “好啊,来吧。”

    沈宁笑应。

    简单洗漱,二个人换上衣服,一起走进餐厅。

    沈宁就取出牛奶和面包之类的食材,开始准备早餐,然后就开始向他分配任务。

    “切一点黄油放进煎锅,我们先来煎鸡蛋。”

    他听话地取刀切片一片黄油,放进锅里,然后拿过鸡蛋,按照她的指点往锅里磕鸡蛋。

    于他来说,这是第一次,可是他的动作却并不笨拙。

    侧脸观察着他的样子,沈宁轻轻点头。

    果然,如她所料。

    他潜意识里的记忆还是有的,这从他打鸡蛋时的熟悉程度就可以看得出来。

    这个裴溪远虽然不会做饭,但是,另一个裴溪远关于做饭的潜记忆还在他的脑子里,已经是一种本能的存在。

    这也就近一步证明了她的理论,他的两个人格的记忆是可以互通的,只要她能帮他打破那堵墙。

    ……

    ……

    么么<!–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