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他犹豫了一下,“那个糖……好吃吗?”

    沈宁摇头。

    “不是很好吃。”

    润喉糖是药物成分,那味道自然不会太好。

    抬手扶住她的脸,他轻轻地将她的脸捧起来,“要是不喜欢吃,就给我吧?”

    沈宁在心中暗笑,明明就是想要向她讨吻,还非要拿糖说事儿。

    这个家伙,她是该说他可爱,还是该说他闷骚呢?

    “可是,我都吃过了。”

    她故意逗他。

    裴溪远一脸认真地看着她。

    “我不嫌你脏。”

    “那好吧。”

    沈宁将糖从嘴里吐出来,用牙咬着,向他抬起脸,裴溪远凑过脸来,连糖带唇一起吻住。

    他的嘴里有牙膏味,这家伙竟然又刷牙了。

    在那个吻泛滥成**之前,裴溪远控制着自己放开她,嘴里含着她吃到一半的润喉糖,他半撑起身子,目光深沉地注视着她的脸。

    “小宁,你爱我吗?”

    之前,她只说过喜欢。

    可是他还是觉得不够,他要她爱他,全心全意地爱!

    沈宁点点头。

    “爱!”

    “如果……”裴溪远抿了抿嘴唇,“如果我有什么缺点,你还会爱我吗?”

    沈宁微笑着注视着他的眼睛,“每个人都有缺点。”

    “如果是很严重的……缺点呢?”

    感觉到他的不自信和不确定,沈宁撑臂坐直身子,用双手扶住他的脸。

    “裴溪远,现在仔细听好。不管你有什么缺点,我都不在乎,七年前,我就喜欢你,现在比那个时候更喜欢。没有人是完美的,完美的是神,不是人。我爱的是活生生的你,不管你有什么缺点,做过什么,这都不影响我对你的感情。我之前就说过,女人喜欢一个男人不会轻易放弃。这七年来,我从来没有忘记你,能够再遇到你,是我25岁生日最好的礼物。”

    转脸向一旁轻轻咳嗽一声,她重新转过脸来注视着他。

    “现在,我把我所有想说的事情都说完了,别那么没自信,你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伴侣。”凑过来,在他唇上吻了吻,沈宁揭被起身,“你再休息会儿吧,我去帮你和小庭做点吃的。”

    裴溪远急急起身,“我和你一起去。”

    沈宁侧眸,注视他片刻,笑问。

    “你会做饭吗?”

    “我……”裴溪远耸耸肩膀,“我可以学。”

    “好啊,来吧。”

    沈宁笑应。

    简单洗漱,二个人换上衣服,一起走进餐厅。

    沈宁就取出牛奶和面包之类的食材,开始准备早餐,然后就开始向他分配任务。

    “切一点黄油放进煎锅,我们先来煎鸡蛋。”

    他听话地取刀切片一片黄油,放进锅里,然后拿过鸡蛋,按照她的指点往锅里磕鸡蛋。

    于他来说,这是第一次,可是他的动作却并不笨拙。

    侧脸观察着他的样子,沈宁轻轻点头。

    果然,如她所料。

    他潜意识里的记忆还是有的,这从他打鸡蛋时的熟悉程度就可以看得出来。

    这个裴溪远虽然不会做饭,但是,另一个裴溪远关于做饭的潜记忆还在他的脑子里,已经是一种本能的存在。

    这也就近一步证明了她的理论,他的两个人格的记忆是可以互通的,只要她能帮他打破那堵墙。

    ……

    ……

    么么<!–章节内容结束–>

    …

第2180章 什么都不许(3)    <!–章节内容开始–>一夜无话。

    第二天清晨,第一缕晨光映亮海面的时候。

    裴溪远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片柔和的白色浴袍。

    鼻端,馨香一片,手臂间,柔软非常。

    他挑了挑眉,仔细看去,眼前视线所及之处,是白色的浴袍。

    衣襟微微松散,隐约可以看一片白皙的肌肤,上面还留着暗红色的痕迹,不像是吻痕,倒更像是牙印。

    意识到自己正抱着一个女人,他猛地一惊,下意识地抬起脸。

    目光触到对方那熟悉的脸宠,他不由怔住。

    借着晨光,他清楚地看到眼前女孩子的脸。

    皮肤白皙,眉形纤长,睫毛又黑又直非常浓密,纤挺的鼻梁下,双唇微肿艳红如滴。

    因为睡觉的原故,她的颊上染了一抹潮红,长发微乱地散落在头侧,有一绺皱起来贴在颊上,显得有些慵懒,却又透出几分别样的性|感撩人。

    沈宁?!

    裴溪远侧脸环视一眼四周。

    立刻就认出这不是他的卧室,外面有涛声……他们是在海上,这是在游艇上。

    他伸手抓过床头柜子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日期,时间显示星期日。

    而他最近的记忆还是周四,也就是说,那个家伙占有他的身体整整三夜两天。

    该死!

    目光重新落到眼前的沈宁身上,裴溪远的心中顿时生出怒意。

    那个家伙……竟然动了他的沈宁!

    “咳!”

    沈宁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裴溪远一惊,只见她抬手捏了捏喉咙,又咳了一声,人就睁开眼睛,去摸索桌边的水杯。

    杯子里,空着,没有水。

    “给我!”

    伸手拿过她的杯子,裴溪远起身帮她接了一杯温水过来,送到她手里。

    沈宁原本还有些混沌,只是因为喉咙干疼才醒过来。

    “谢谢。”她哑着嗓子道了声谢,接过杯子送到嘴边喝了一口,目光就抬起来看向面前的裴溪远,“你……咳……你怎么醒得这么早?”

    现在的他,是第一人格还是第二人格呢?!

    “我……做了一个恶梦。”

    裴溪远坐在床侧,有些犹豫着不应该该怎么办,是继续爬上床去和她一起睡,还是应该穿衣起来。

    沈宁揭开被角,“快进来吧,外面凉,别感冒了!”

    他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重新钻进来,躺到她身侧。

    伸脚的时候,不小心碰到她的小腿,感觉着她肌肤滑腻,他的心脏不由地有些发紧。

    沈宁喝了两口水,重新躺到枕上,裴溪远小心翼翼地躺到她身侧,注视着她的侧脸。

    喉咙发痒,沈宁控制不住地又咳嗽了两声。

    “我……我去帮你找点药吧?”

    裴溪远揭被想要起身。

    沈宁拉住他的胳膊,“没关系,就是晨起有点干痒。”

    他只好停下来,躺回原地。

    床原本就不大,两个人又睡得很近,她的头发都伸到他的枕头上,刺得他的脸痒痒的。

    裴溪远伸手抚了抚她的头发,感觉着指间顺滑发丝,目光就再一次落到她的脸上。

    对面,沈宁正侧着身子,注视着他。

    只看他拘谨的样子,她就知道,第一人格的裴溪远回来了。<!–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