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这个家伙,又在吃自己的醋?

    “你错了。”沈宁淡淡扬唇,“那天晚上,你并没有离开舞会,我们一起跳过舞,还得了最佳拍档的奖。”

    “该死。”裴溪远低声嘟囔着,“我竟然一点也不知道。”

    他只是与沈宁说了几句话,那个家伙竟然和她跳舞?

    捕捉到他脸上的小表情,沈宁起身走过来坐到他身侧,抬手扶住他的肩膀。

    “我会想办法治好你的。”

    裴溪远并没有因此开心起来。

    “那样我会消失的。”

    第一人格研习心理学的时候,他也在同时阅读过他的课本和笔记,甚至阅读了大量的心理学书籍。

    在双重人格的治疗中,大部分心理医生都倾向于扶正第一人格,压制住第二人格的治疗。

    一旦裴溪远真得治好,那也就是意味着他会消失。

    “不会。”沈宁握住他微凉的手掌,“你们两个是一个人,应该融合,所有的记忆,所有的情绪……都应该共享,我会想办法帮你们找到那个桥梁。事实上,我一直在努力,只是……暂时还不能确定我的办法是不是正确的。我已经太久不碰心理学了。”

    裴溪远坏笑,“那天晚上,你催眠我不是很成功的吗?”

    沈宁也笑,“那是因为我让你喝了安定。”

    他摇头,“安定对我来说,早已经不起作用,你觉得,你的方法有可能成功吗?”

    “理论上是可以的,但是……”沈宁犹豫了一会儿,“我现在还只是纸上谈兵。”

    “他怎么看?”裴溪远问。

    这个他,当然是指另一个他自己。

    沈宁摇头,“我们曾经就这个理论探讨过,他很感兴趣,但是我们只是讨论理论,他并没有告诉我他的事情。”

    “那个家伙一向追求完美,肯定不会把自己的缺点暴露在你面前的。”

    “你好像很了解他。”

    裴溪远耸耸肩膀,“我看到他看过的所有书,他听过的所有曲子,他住过的所有房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

    沈宁点点头,“说得也是。”

    第一人格的裴溪远一向十分克制,表面看上去他温东方文学网.east330.而雅,待人礼貌而温和。

    但是,其实他对人一向很疏离,真正的情绪很少会表现出来。

    也许正是因为这种压抑,才会把他的反骨变成第二人格表现出来。

    从这个角度看,或者,让他真正地释放自己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只不过……沈宁侧眸看着身边的裴溪远,如果成功,这个裴溪远还会存在吗?

    她有些不确定!

    海风吹过来,拂起一侧垂地的纱蔓,沈宁身上一寒,控制不住地打了一个喷嚏。

    裴溪远站起身,走过去将窗子关好,人又走回来,站到她面前,伸手拉住她的手掌。

    “时间不早了,你感冒还没好,不要熬夜。你去休息吧,我去看看小庭。”

    沈宁起身走进浴室洗澡,他就离开房间,去客房的卧室。

    卧室内,慕云庭睡得很安稳,帮他盖盖被子,吻了吻小家伙的脸,裴溪远轻手轻脚地离开,重新回到卧室。<!–章节内容结束–>

    …

第2176章 三个宝宝(3)    <!–章节内容开始–>好不容易抓住鱼,结果脚下踩到水,滑倒在甲板上,鱼儿再次从他手中脱手,

    看着他的样子,沈宁不由笑出声来,跑过去帮他抓鱼。

    大鱼一跳,从她腿间跳过。

    “我来!”

    这时,慕云庭也注意到这边的情况,跑过来帮着一起鱼。

    三个人,被一条鱼折腾得东跑西跑,最后终于把它围在中间。

    “我数1、2、3,我们一起出手。”慕云庭伸着两只小胳膊,“1、2、3!”

    数到3字,三个人同时向前一扑。

    沈宁和裴溪远碰到头,各自跌坐在甲板上,慕云庭直接扑过去,将那个不老实的家伙压在身下。

    慕云庭双手将它抱在怀里,鱼尾甩起一片海水,三个人都没有幸免。

    裴溪远就忙着提出水桶,小家伙将鱼放进水桶,抬手抹了抹脸上的水珠。

    “妈咪,这条鱼肚子怎么这么大呀?!”

    沈宁看看他手中的鱼,“大概是个鱼妈妈。”

    蹲上水桶边,托着小腮帮子看了那条鱼一会儿,慕云庭抬起脸。

    “爹地,能把它放了吗?”

    裴溪远向水桶里加了点水,也蹲下来,“为什么?”

    小家伙注视着水桶里的鱼,“万一它的孩子找不到它,肯定会难过的。”

    看看小家伙,再垂眸看看桶里的鱼,裴溪远轻扬唇角,伸手提到水桶的提手。

    “走,我们一起去放它回家。”

    “恩。”

    小家伙立刻露出笑意,提着水桶和他一起来到船舷边,裴溪远放下水桶。

    “来吧,你来放他!”

    慕云庭扶住水桶,轻轻一推,水桶倾斜,海水和鱼一起落入海面,鱼儿摆摆尾巴,瞬间消失无踪。

    “走吧,我们去打水杖。”

    “好!”

    于是,二人一起回到甲板上,打起水枪玩起来。

    沈宁洗了手脸回来,就见二个人像两个疯子一样在甲板上欢呼着追逐。

    笑着、闹着……

    一如,真正的父子。

    侧身坐到甲板上的一把椅子上,沈宁取出手机,为二人抓拍了一张照片。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

    玩够了,裴溪远取出烤架和准备好的食材做午餐。

    三个人一起在甲板上晒太阳吃午餐,一顿饭吃完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

    吃完饭简单收拾,二人又玩起射击比赛,不知不觉间暮色已经渐渐降临。

    “要是太阳永远不落山多好啊?”

    小家伙有些疲惫地靠在沈宁怀里,感叹出声。

    沈宁伸手过来,摸摸他的小脑袋。

    “不用担心,今天太阳落下去,明天太阳还会升起来呀!”

    小家伙懒懒地靠在她怀里,“妈咪,我能在你怀里睡觉吗?”

    沈宁点头,他就爬到她腿上躺下,将头枕上她的臂弯,打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他享受地闭上眼睛,将小鼻子凑到她的身上嗅了嗅。

    “妈咪好香好软。”

    从小没有享受过母爱,小家伙对于沈宁也是极为贪恋。

    白天玩得太兴奋,他已经十分疲惫,时候不大,竟然就在她怀里睡着了。

    海上夜凉,沈宁只担心他着凉,小心起身。<!–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