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好的。”裴溪远向对方道了谢,人就一挥手,“庭宝宝,宁宝宝,上船!”

    “上船喽!”

    慕云庭如小鸟一样欢快地跳上船去,沈宁和裴溪远也随后上船。

    三人一起走进船舱,裴溪远启动船只,驶出港口。

    慕云庭爬上旁边的椅子,沈宁就走过来扶住他的腰身,站在裴溪远身侧,注视着前方的海景。

    很快,港口就被甩在身后。

    前面的海面上,阳光如金色的鳞片在水面上闪动。

    天气晴好,远处海天一色,风景怡人。

    向前开出几百海里,来到一片安静的海域,裴溪远停住游艇。

    “ok,海上时光正式开始!”

    “钓鱼去了!”

    小家伙兴奋地欢呼着,人就跑过去,提起船上准备好的鱼具和小水桶,沈宁提着鱼铒,裴溪远提着他的大水桶,三人一起走上船只后侧的垂钓早板。

    此时,已经是将近中午,阳光晒在身上暖洋洋地舒服。

    三人分头入座,慕云庭和裴溪远就甩下自己的鱼秆。

    小家伙没有多少耐性,钓了一条鱼就失去兴致,自己拿了水枪到甲板一侧玩耍。

    “小心,不要滑倒。”

    沈宁忙着提醒。

    “我知道。”小家伙朝着海面射出水弹,嘴里还在给自己配音,“前面的海盗听着,我是船长慕云庭,马上让开,要不然我就要开炮了……嘭……”

    沈宁扬起唇角,“看小家伙玩得多开心。”

    “我也很开心。”裴溪远道。

    沈宁转过脸来,就见身侧裴溪远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他身上套着了一件浅米色的休闲装,短发被海风吹得有点乱,脸上随意地戴了一幅太阳镜,透着几分慵懒。

    那张俊郎的面容在阳光下,显得格外地灿烂。

    沈宁笑了笑,转过脸去看着随着海面起伏的鱼浮,人就在太阳椅上舒展身体。

    “好久没有出来玩了,这样慵懒地晒晒太阳可真舒服。”

    “我也是。”裴溪远抬脸看看天空,“阳光真好。”

    二个人谁也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如洗的碧空,一片云朵从远处飘过来,又渐渐飘远。

    嘭!

    裴溪远的鱼杆突然一滑,然后就落下海水中。

    二个人同时直起身子,只见他的鱼杆正在迅速向着海水中滑落。

    沈宁看着他的鱼杆在海水中沉没,不由轻笑出声。

    “这是你钓鱼,还是鱼钓你啊?”

    裴溪远自嘲地笑笑,“有你在,谁钓谁都行。”

    “好像咬钩了。”沈宁指着她面前的鱼浮。

    “快提杆。”裴溪远急呼。

    沈宁伸手抓住鱼杆,她不会钓鱼,自然也不清楚这其中的要领,一抬之下,竟然没有提起来。

    “别急,我来了!”

    裴溪远忙着走过来,从身后伸过手来,帮她抓住鱼杆,轻轻一抬。

    啪!

    一条一尺多长的海鱼就被抬出水面。

    那条鱼似乎是不太甘心被钓起来,用力地拍着身体挣扎着,裴溪远收线甩杆,它啪得一声落在甲板上。

    “拿着!”

    裴溪远让她抓着鱼竿,他跑过去想要抓住它,抓了几次没有抓到。<!–章节内容结束–>

    …

第2173章 不能说的才叫秘密(3)    <!–章节内容开始–>蓝柏站在一旁,没有出声。

    其实,看来,这个第二人格出现的频率远比他知道的频繁。

    想一想,他一个人对照着书本做饭的样子,蓝柏突然有些心疼。

    “阿柏。”裴溪远将切好的菜装进盘子,放下手中的刀转过脸来看着蓝柏,“以后……如果我不在了,麻烦你好好照顾小宁,让那个家伙对她好一点。”

    裴溪远很清楚,第一人格的他一直在努力地想要对自己进行治疗。

    他看到过第一人格的书,也看到他的一些研究成果,甚至跟着他一起研习过心理学。

    他很清楚,一旦裴溪远痊愈,他就会消失。

    蓝柏轻轻点头,“裴先生很在意沈小姐,他一定会对她好的。”

    裴溪远轻恩了一声,转过脸去继续做菜。

    注视着他的侧脸,蓝柏转过身,帮着他剥洋葱。

    裴溪远侧脸,看看一旁的蓝柏。

    “你不会吧,哭了?”

    “洋葱辣眼。”蓝柏哑着嗓子说道。

    裴溪远耸耸肩膀,接过他剥好的洋葱,伸手从抽屉里取出一副眼睛戴到脸上。

    “你好像把你的保护眼镜忘了?”

    蓝柏吸吸鼻子,“偶尔流流眼泪对眼睛有好处。”

    裴溪远一怔,然后大笑,手却伸过来在蓝柏肩膀上拍了拍。

    “其实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除了沈宁之外,蓝柏可以说是他唯一的一个朋友。

    蓝柏转过脸,正色开口。

    “裴先生,我也是很高兴认识你。”

    裴溪远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将切好的洋葱也一起收进盘子,开始做早餐。

    七点多钟的时候,慕云庭穿着衣服下楼,听说裴溪远要带他出海,小家伙兴奋地连呼三声。

    “太棒了……我们可以钓鱼……妈咪呢,她怎么还没下来?”

    昨天一整天在学校里爹地妈咪地叫,他也是叫顺了口,现在很自然地没有改口。

    妈咪?

    蓝柏听了一愣,裴溪远却笑着走过来,摸摸他的头顶。

    “妈咪有点感冒还在睡觉,不要去打扰她,等她睡醒了,我们再去,好不好?”

    “恩。”

    小家伙正色点头。

    “那……爹地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你要不要先来尝尝。”

    爹地?!

    蓝柏又是一惊。

    “你做的早餐?”小家伙皱起眉头,“能吃吗?”

    “看不起我?”裴溪远一把将他抱起来,带进厨房,手就伸过去,将锅里保着温的奶油汤盛了一勺子给他,“来,尝尝看。”

    小家伙忐忑地试了试,然后就露出惊喜之色。

    “哇,好好吃啊!爹地,你什么时候会做饭的?”

    裴溪远向他眨眨眼睛,“秘密!”

    慕云庭晃着他的肩膀撒娇,“爹地,告诉我吗?”

    “不能说的才叫秘密,说了还叫秘密吗?”

    “那我可以给你保密呀!”

    蓝柏走过来,从门外看着二人的样子,也是唇角轻扬。

    凭心而论,裴溪远的第二人格也有许多长处,如果他的两个性格可以融合互补的话,就太好了。

    哎,只是不知道,有没有这种可能。

    ……

    ……万圣节快乐~~<!–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