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蓝柏站在一旁,没有出声。

    其实,看来,这个第二人格出现的频率远比他知道的频繁。

    想一想,他一个人对照着书本做饭的样子,蓝柏突然有些心疼。

    “阿柏。”裴溪远将切好的菜装进盘子,放下手中的刀转过脸来看着蓝柏,“以后……如果我不在了,麻烦你好好照顾小宁,让那个家伙对她好一点。”

    裴溪远很清楚,第一人格的他一直在努力地想要对自己进行治疗。

    他看到过第一人格的书,也看到他的一些研究成果,甚至跟着他一起研习过心理学。

    他很清楚,一旦裴溪远痊愈,他就会消失。

    蓝柏轻轻点头,“裴先生很在意沈小姐,他一定会对她好的。”

    裴溪远轻恩了一声,转过脸去继续做菜。

    注视着他的侧脸,蓝柏转过身,帮着他剥洋葱。

    裴溪远侧脸,看看一旁的蓝柏。

    “你不会吧,哭了?”

    “洋葱辣眼。”蓝柏哑着嗓子说道。

    裴溪远耸耸肩膀,接过他剥好的洋葱,伸手从抽屉里取出一副眼睛戴到脸上。

    “你好像把你的保护眼镜忘了?”

    蓝柏吸吸鼻子,“偶尔流流眼泪对眼睛有好处。”

    裴溪远一怔,然后大笑,手却伸过来在蓝柏肩膀上拍了拍。

    “其实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除了沈宁之外,蓝柏可以说是他唯一的一个朋友。

    蓝柏转过脸,正色开口。

    “裴先生,我也是很高兴认识你。”

    裴溪远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将切好的洋葱也一起收进盘子,开始做早餐。

    七点多钟的时候,慕云庭穿着衣服下楼,听说裴溪远要带他出海,小家伙兴奋地连呼三声。

    “太棒了……我们可以钓鱼……妈咪呢,她怎么还没下来?”

    昨天一整天在学校里爹地妈咪地叫,他也是叫顺了口,现在很自然地没有改口。

    妈咪?

    蓝柏听了一愣,裴溪远却笑着走过来,摸摸他的头顶。

    “妈咪有点感冒还在睡觉,不要去打扰她,等她睡醒了,我们再去,好不好?”

    “恩。”

    小家伙正色点头。

    “那……爹地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你要不要先来尝尝。”

    爹地?!

    蓝柏又是一惊。

    “你做的早餐?”小家伙皱起眉头,“能吃吗?”

    “看不起我?”裴溪远一把将他抱起来,带进厨房,手就伸过去,将锅里保着温的奶油汤盛了一勺子给他,“来,尝尝看。”

    小家伙忐忑地试了试,然后就露出惊喜之色。

    “哇,好好吃啊!爹地,你什么时候会做饭的?”

    裴溪远向他眨眨眼睛,“秘密!”

    慕云庭晃着他的肩膀撒娇,“爹地,告诉我吗?”

    “不能说的才叫秘密,说了还叫秘密吗?”

    “那我可以给你保密呀!”

    蓝柏走过来,从门外看着二人的样子,也是唇角轻扬。

    凭心而论,裴溪远的第二人格也有许多长处,如果他的两个性格可以融合互补的话,就太好了。

    哎,只是不知道,有没有这种可能。

    ……

    ……万圣节快乐~~<!–章节内容结束–>

    …

第2172章 不能说的才叫秘密(2)    <!–章节内容开始–>蓝柏知道,裴溪远喜欢沈宁,他没有想到的是,裴溪远的第二人格竟然也喜欢沈宁。

    “你……你和沈小姐?!”事关对方的**,蓝柏说到一半又停下来,“裴先生很在意沈小姐,希望你不要做影响他们的事情。”

    “我比他更在乎沈宁。”裴溪远将水杯送到唇边喝了一口,“沈宁爱他吗?”

    蓝柏摇头,“我不太清楚。”

    “他们……”裴溪远抬起眸子,“上过床吗?”

    蓝柏还是摇头,“我……我也不太清楚。”

    “你怎么当管家的?”裴溪远皱眉白了他一眼,“这也不清楚,那也不清楚!”

    “我很报歉。”蓝柏轻耸肩膀,“这些事情是裴先生的**,我从来不会窥探他的**。”

    裴溪远将后背靠上肩膀,注视着蓝柏略有些局促的脸,突然轻笑。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裴溪远会选你当助理……”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放下手中的杯子,裴溪远走到蓝柏面前扶住他的肩膀,“只有你这样的人,才会帮我们保守秘密。阿柏,谢谢!”

    “这是我应该做的。”蓝柏道。

    “走吧。”裴溪远迈步走进厨房,“我们去准备早餐。”

    蓝柏跟着他走过来。

    “您和我?!”

    裴溪远将手伸到水龙头下仔细地洗了洗,“那家伙大概是从来不下厨房吧?”

    “裴先生很忙,没有时间。”蓝柏道。

    “是啊!”裴溪远关掉水龙头,“他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不像我,闲得发慌。”

    蓝柏一怔,“对不起,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裴溪远侧眸向他一笑,“我知道。”

    蓝柏也扬扬唇角。

    “他有什么爱好吗?”裴溪远又问。

    “裴先生?”蓝柏想了想,“他喜欢看书,还有听音乐,哦……对了,还有击箭。别的就没有什么了!”

    “击箭?”裴溪远轻笑,“没想到,竟然和我一样。”

    “你也喜欢击箭吗?”蓝柏侧脸,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要不然呢?”裴溪远自嘲地轻笑,“在你的印象中,我大概是只喜欢喝酒泡吧吧?”

    蓝柏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在他的印象中,确实如此。

    因为他每次看到他的时候,他总是满身酒气。

    裴溪远双手撑住水池,“阿柏,你要知道,午夜和凌晨的时候,营业的地方只有夜店。”

    没有朋友、没有社会属性,他除了去逛夜店来消磨时间,实在是没事可做。

    蓝柏抿了抿唇。

    “裴先生,我……我很报歉,之前我对你说过一些不好的话。”

    裴溪远侧脸向他一笑,“其实我有时候也去泡书店,听听音乐看看书也不错。”

    说完,他起身从冰箱里取出食材,开始准备早餐。

    蓝柏站在一边,看着他娴熟地样子,脸上就露出惊讶的表情。

    “您……什么时候学的?”

    还以为他只是玩笑,没想到他真得会,而且这样的程度,绝对是有着丰富的经验。

    裴溪远坏笑,“天气不好的时候,我不喜欢出门,你每天都睡得那么早,我只好自己做吃的,你的厨艺书还是不错的。”<!–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