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沈宁点头。

    “信。”

    “那你呢,你是从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裴溪远追问。

    一方面,他因为她说爱他而窃喜,另一方面,他又有些担心,她爱的是另一个裴溪远,而不是他。

    “我不知道。”沈宁猜到他的心思,抬手扶住他的脸,“只是,刚才看着你站在床边的样子,突然才发现的。也许早就爱上了,只是我自己不知道。”

    抬手促住她的手掌,在唇边轻轻吻了吻,裴溪远双目发亮地注视着她的眼睛。

    “你真得爱这样的我吗?”

    沈宁扬唇。

    “我既然爱自然爱得是你的全部,不管是什么样的你,只要那个人是裴溪远,我就爱!”

    灯光下,她的目光坦诚而宁静。

    她的语气也同样是平静的,偏偏就是这样的平静,反倒更加让人信服,生不出半点怀疑之心。

    她爱他!

    裴溪远的心被一种温暖的情绪填得满满的。

    “宁宝宝,再说一次,好吗?”

    “裴溪远。”沈宁再次开口,“我爱你。”

    他深吸口气,再次将她抱紧。

    “谢谢。”

    沈宁没有说话,只是合拢双臂,拥住他。

    脸埋在她的颈间,嗅着她身上那股淡淡的香味,裴溪远不自觉地动情,很自然地张唇,轻轻地吻上她的脸。

    手掌也是自然地落上她的腰,在那让人迷醉的侧腰曲线上游连了片刻,然后就滑上来,落上她的胸口。

    他的吻,也随之向下……

    片刻,他突然合齿,在她身上轻咬了一计。

    “为什么女人要有例假这种东西?”

    沈宁听出他的懊恼,轻笑。

    “其实我们女人也很烦恼,这种烦恼是你们男人永远也理解不了的。”

    “会疼吗?”

    他的大手移过来,落在她微凉的小腹。

    “第一天的时候会有一些腰不舒服,现在没事。”她伸手扶住他的胳膊,“要不……你浴血奋战一下?”

    “不要,那样对你身体不好。”裴溪远伸臂将她拥到怀里,紧紧地抱住,“我不会伤害你的,永远也不会。”

    沈宁将脸埋在他的胸口,“真得那么爱我吗?”

    “比你想象的还要爱。”他答。

    “为什么?”

    “我不知道。”裴溪远深吸口气,“我记得,那天在舞会上看到你的时候,你的身上好像带着光一样,我只看了你一眼,就再也不想移开目光。当时我就想,如果这个女孩子也喜欢我,我一定要娶她。”

    他对沈宁是一见钟情。

    这一点,裴溪远从不怀疑。

    “后来,我试着找过你,可是找不到……”他的手臂又紧了紧,“不过,幸运的是,我又找到你了。那天你站在人群里,戴着面具。说出来也许你不相信,我一眼就认出,那是你。”

    “那你为什么最开始跑掉?”沈宁问。

    裴溪远用手轻抚着她的头发,“因为我害怕。”

    当时,他一眼就认出她就是七年前那个在舞会上见过的女孩子。

    他心中的狂喜,简单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可是喜悦之后,却是无尽的无奈。

    像他这样的人,怎么能爱她。

    ……

    ……

    晚安(报歉,今天有点晚)<!–章节内容结束–>

    …

第2165章 我爱你(1)    <!–章节内容开始–>男人微皱着眉,没有平日里的不羁和调侃,一对黑沉沉的眸子里满是深沉之色。

    那一刻,依如第一人格时的裴溪远。

    沈宁轻吸口气,语气依旧是清清淡淡的平静。

    “知道什么?”

    这件事情是裴溪远的秘密,也是他的伤疤,无论是对于第一人格还是对于第二人格的他来说,揭开这个秘密都会如揭开一个新结痂的伤疤一样疼。

    她希望他有所准备,这样才会不那么疼。

    裴溪伤站在那里,犹豫了十几秒,然后轻扬唇角。

    “没什么。”

    也许,是他太敏感了!

    果然,他还是不信任她!

    沈宁注视裴溪远片刻,轻轻点头,转身走向洗手间。

    看着她消失在洗手间的门外,裴溪远抬手抓了抓头发,刚刚那个瞬间,话都已经到了嘴边,可是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告诉她,他只是一个偶尔会出现的存在?

    告诉她,他所在的身体是一个双重人格的病人?

    ……

    她会怎么想,她会怎么做,她会不会因此离开他?

    裴溪远不确定,也不敢多想。

    他知道这样不地道,可是一想到会因此失去她,他就失去告诉她的勇气。

    裴溪远在床边发呆的时候,沈宁已经洗了手,从洗手间里走出来,走到床边,她在他面前停下脚步。

    “怎么,还不睡?”

    “在等你啊!”

    裴溪远扬唇,笑着扶住她的肩膀,和她一起躺回被窝。

    关掉灯,他从身后拥住她。

    轻轻地嗅着她头发上的香味,他犹豫良久,终于还是开口,“宁宝宝,你……困不困?”

    沈宁在黑暗中伸过手来,握住他微微有些发凉的手掌,“睡不着,聊会儿天吧?”

    她的手掌很温暖也很柔软,握在他的手指上,显得很稳定,感觉着她的温暖,裴溪远的心情也是渐渐的平和下来。

    这样的欺骗,是不对的,这一点他很清楚。

    或者,他应该一点点地告诉她?!

    或者。

    也许。

    她……她不会因此离开呢?!

    裴溪远从来没有这么矛盾过。

    他还在犹豫的时候,沈宁却已经开口,“我记得我小的时候,有一次,我把墨水倒进老师的水杯。”

    “不可能吧?”裴溪远的语气里满是惊讶。

    在他的认知中,沈宁肯定是那种从小到大的乖学生,怎么也不可能做出这么玩劣的事情。

    “真的,我不骗你!”沈宁轻笑,“当时老师调查的时候,我站出来承认是我干的,老师怎么也不肯相信,还非得认为是班上的一个调皮的学生干的。后来,老师打电话给我的家长,我爸我妈也是,怎么也不相信那件事情是我的干的。在他们看来,像我这样乖的孩子,怎么也不会做出这么恶劣的事情。”

    “为什么要这么做?”裴溪远好奇地追问。

    “原因早忘了,我只是记得我当时的心情,看着所有人错愕的样子,我当时反倒觉得好爽。”沈宁又笑了两声,“其实,每个人都有阴暗面,我也是一样。”<!–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