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我上洗手间。”沈宁挑被起床,疑惑地看他一眼,“你怎么没睡?”

    “哦,我……我睡不着。”裴溪远掩饰地笑笑,向侧一步,挡住了桌子上的冰桶。

    注意到他的动作,沈宁站起身,走到他面前。

    “怎么……”裴溪远伸手拥住她,“不想上洗手间了?”

    “让开。”

    “干吗,我身后还能藏着别的女人啊?”

    沈宁抬起脸,目光深沉地看着他。

    “让开!”

    裴溪远抿了抿唇,“乖宝宝……去上洗手间吧,一会儿着凉了。”

    沈宁一动不动,“桌上是什么?”

    “没什么。”

    沈宁注视他数秒,转身走向洗手间。

    “宝宝……”裴溪远看出她生气,走上前来抓住她的胳膊,“你别生气,我只是……”

    沈宁身子一转,已经回到桌边,目光扫过桌上的咖啡和冰桶,她愣了几秒,才转过脸来看向他。

    “你这是干什么?”

    现在是凌晨,一天中最冷的时候,这个时候他不在床上睡觉,却一个人坐在这里喝冰咖啡?!

    “我……”裴溪远看看左右,“我……我只是想喝点凉的东西。”

    说到这里,他突然又笑起来,走上前来拥住她,坏坏地说道,“既然你不想去洗手间,那我们就干点别的……”

    沈宁抬脸,注视着他的眼睛,脸上没有笑意,只有平静。

    她知道,他不过是在掩饰。

    “为什么?”

    “我……”裴溪远向她一笑,伸手过来,将她的头按在自己胸口,双手轻揉着她的头发,“我只是……不想睡觉,想看看你,现在知道老公多喜欢你了吧,恩?!”

    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轻松,沈宁听到耳中,却是心中生起酸涩。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他一定是担心睡着之后,一觉醒来就会被第一人格吞没。

    听着耳边男人的心跳声,沈宁的心脏也是一点点地抽紧。

    将手伸过去,轻拥住他的腰身,她抬手在他背上安抚地拍了拍,脸就抬起来看向他。

    “睡觉吧,你这样熬下去……这个身体会熬坏的!”

    不管是哪个人格,都是裴溪远,都是他的身体,这样下去先不要说是精神,当是身体也吃不消。

    “我真得不想睡啊!”裴溪远笑着向她眨眨眼睛,“要不然这样,宝宝先睡……我一会儿就睡,好不好?”

    “不好。”沈宁正色看着他,“别闹了,听话,上床睡觉。”

    他坏笑,“那你的意思是,先上床……再睡觉喽?!”

    “裴溪远。”沈宁的语气依旧平静,“别任性。”

    垂眼,注视着她的眼睛,裴溪远片刻不语。

    足足过了十多秒,他才再次开口。

    “宝宝,你和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刚才在楼下,听到什么?”

    “我什么也没听到。”沈宁抬手摸摸他的脸,“别和自己过不去,到床|上等我,我马上回来。”

    收回手掌,她转身走向洗手间。

    裴溪远注视着她的背影,目光一沉。

    “沈宁!”

    沈宁顿步转脸。

    只见那个男人微皱着眉站在床侧,正目光深沉地注视着她。

    “你……是不是知道?”

    ……

    ……

    么<!–章节内容结束–>

    …

第2163章 因为我在发烧(2)    <!–章节内容开始–>“都37度6了,还没有关系?”裴溪远皱眉,眼神里满是懊恼,“都是我不好,运动会的时候不应该那样拼的,宝宝……对不起啊,我只是……”

    说到一半,他又停了下来。

    他的感受,她又哪里会知道?

    “没有啦,其实我也玩得挺开心的,以前还是上大学的时候参加过运动会,说起来也有好多年了。”沈宁垂脸喝了口水,“我没有关系,你去早点睡吧,明天不是还要出海的吗?”

    裴溪远摇头。

    “算了,不去了。”

    海上风大,她感冒未好,他不想再让她去折腾,虽然他真得很想和她出去玩一玩,虽然这样的机会十分难得。

    “为什么?”沈宁挑眉,“你不是说要带小庭去的吗?”

    “他以后有得是机会。”裴溪远抬手取下她头上的毛巾,“你感冒呢,就不去了,在家好好休息吧!”

    说完,他转身又走进洗手间。

    沈宁连喝了几杯热水,再加上感冒药的作用,很快就发了一层薄汗,体温也退下去不少,感冒药发挥作用,她渐渐生出困意,拿过她手中的杯子,裴溪远小心地将她身子放平。

    “睡吧!”

    “你也去睡吧,我现在已经没事啦。”

    “干吗?”裴溪远轻捏她的面颊,“怕我干坏事?”

    “时间已经很晚了。”沈宁向他晃晃手表,正色开口,“睡吧。”

    “好!”

    他点点头,站起身收走毛巾和杯子,转身走进洗手间。

    沈宁起初还在等,过了一会儿,她的眼皮就渐渐发沉,终于坚持不住睡着。

    好一会儿,裴溪远才重新从浴室里走出来。

    他身上的西装和衬衣都已经不见,上半身完全赤|裸,腰上随意地裹着一条浴巾。

    轻手轻脚地走到她的床侧,裴溪远揭开她的被子一角,小心地睡到她身侧,将台灯拧到最暗。

    沈宁被他惊动,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阿远?”

    “别害怕,我只是想抱着你呆一会儿。”黑暗中,男人的声音低低软软的,手臂就伸过来,从身后轻拥住她的腰身,他凑唇过来在她后颈上吻了吻,“睡吧!”

    身体不适,沈宁也没多少精力,只是闭了眼睛继续睡觉。

    片刻,她又再次睡着。

    裴溪远却没有睡,只是大睁着眼睛,注视她的睡容。

    今天晚上,已经喝了四杯咖啡,但是,这种东西他喝得太多,现在已经没大效力。

    她身上的味道和温度有一种让人心安的力量,让他忍不住地想要拥着她睡一会儿。

    可是他不敢睡,感觉到渐渐升起来的睡意,他小心翼翼地起身,下楼冲了咖啡,又从冰箱里取了一些冰块,一起端上来。

    冰咖啡进入身体,立刻就将倦怠的神经重新刺激清醒。

    小心地推开房门,裴溪远没敢上床,只是坐到床侧的小沙发上。

    床上,沈宁微微动了动,睁开眼睛。

    原本只是想上个厕所,一睁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裴溪远。

    注意到她,他忙着将手中的杯子放下,关切地走过来。

    “怎么醒了?不舒服?”<!–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