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熬粥又不是当下就能熟,好吃的粥至少要熬上一个小时,现在这时候哪里来得及?

    “那……”裴溪远将她拉到怀里,从身后扶住她的腰身,“你就凑合吃一点我和小庭的剩饭吧!”

    将她拥到灶台边,他伸过手掌,拿过小锅上的盖子。

    盖子翻开,热气扑鼻,带着浓浓的粥香。

    沈宁一眼就看到,小锅的热水里温着一个小小的粥堡,里面装着熬得香稠的蜜枣白粥。

    白米粥,配着小小的蜜枣,将厨房里都漾起一圈诱人的香味。

    看着里面的粥,沈宁的眼睛里染上惊讶。

    “怎么样,看上去还不错吧?”裴溪远将头贴在她的头侧,用鼻尖轻轻地蹭蹭她的耳朵,“乖宝宝,去吧,到餐厅里等着,我帮你端出去。”

    “谢谢。”

    沈宁道了声谢,走出厨房。

    片刻,裴溪远已经将粥碗端出来,托盘上除了碗筷之外,还有两个小盘子。

    一只盘子里放着水果,另一只盘子里则放着切得很漂亮的黄瓜、胡萝卜和别的时蔬一起扮成的小凉菜。

    凉菜里的菜切得很漂亮,看得出来刀工很不错。

    今天一整天蓝柏都不在,这些应该都是他做的。

    印象中,裴溪远是不会做饭的,也就是,只有这个第二人格才会。

    沈宁看着桌上的菜,“你……什么时候学做这些的?”

    “无聊的时候啊。”裴溪远淡淡地应着,人就捧着盛好的粥碗坐到她对面,“宁宝宝,我喂你吃好不好?”

    “不好。”

    沈宁转过身来,从他手中拿过粥碗。

    他也不生气,只是起身到厨房里端过自己的咖啡,抬起一只手放到餐桌上,撑着头看着她吃,一边有一口没一口地喝咖啡。

    沈宁扫了一眼他手中的咖啡杯,“别喝太多咖啡,对胃对身体都不好。”

    “恩。”裴溪远笑着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宁宝宝,明天我们一起出海好不好?”

    出海?

    沈宁还没有开口,他已经继续说道。

    “明天是周末,小庭不上学,而且我已经帮你请了假,明天一整天你都不用去上班……就算是……陪陪我和小庭,好不好?”

    这个家伙,竟然把明天的假也帮她请了?

    沈宁转过脸,只见身侧的男人,一对黑沉沉的眸子正满是期待地看着她。

    目光里有期待,也有几分忐忑,那模样,似乎是生怕她拒绝。

    “好。”

    反正也是休息,在家休息和在船上休息都一样。

    而且,明天早上,他都不一定还记不记得。

    听到她的好字,裴溪远的脸上立刻就如春回大地一样,露出灿烂笑意。

    “我就知道,宁宝宝对我最好……别看我了,快吃吧,一会儿凉了。”

    沈宁无语地看着他的脸,收回目光继续喝粥。

    左一个宁宝宝,右一个宁宝宝。

    他也不嫌肉麻,她爸妈都没这么叫过她。

    沈宁继续吃粥,裴溪远就在一旁,认真地看着她吃。

    看到她将一碗粥吃完,他立刻就伸过手掌。

    “我再帮你盛一碗?”<!–章节内容结束–>

    …

第2160章 也不嫌肉麻(2)    <!–章节内容开始–>“我可不会做那种事情。”蓝柏抬手拍拍胸口,端起热水杯来喝了一口,今晚把他撑得够呛,到现在胃里还不太舒服。

    裴溪远轻笑出声,“你不会真得要和那个律师谈恋爱吧?”

    “当然不是,我只是帮她应付一下母亲而已。”蓝柏将咖啡壶放到桌上,人就转过脸来,正色注视着裴溪远,“其实,您现在不应该再喝咖啡,会影响睡眠的。”

    “我还不困,为什么要睡觉?”裴溪远拿过咖啡杯倒了一杯咖啡,送到唇边小心地啜了一口,“好了,没什么事情,你可以走了。”

    “我觉得,我们应该谈谈。”蓝柏正色道。

    裴溪远端起咖啡壶,直起身子,“我记得,你每晚十一点准时上床睡觉的,我还是不影响你作息时间的好。”

    上前一步,挡在裴溪远面前,蓝柏目光深沉地注视着他的眼睛,“明天是周六,周一就要开庭,裴先生有许多事情要做,你应该浪费他一天时间,现在不应该在。”

    裴溪远垂着脸,喝了一口咖啡,“我替他去学校参加运动会,还帮他处理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你还说我浪费他的时间?”

    蓝柏看着眼前的男人,微微皱眉。

    “我知道,你不想走,可是……周一的那场官司关系到小少爷的监护权,对裴先生真得很重要。”

    “我会留下小庭。”裴溪远直起身子,墨眸迎视着蓝柏的眼睛,“我喜欢那孩子。”

    说罢,他绕过蓝柏就要走。

    “裴先生!”蓝柏伸手抓住他的胳膊,“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有些事情你完全不知情,你必须让裴先生回来。”

    裴溪远深深地吸了口气,“……明天晚上,我会睡觉。”

    “裴先生……”

    蓝柏还要再说什么,裴溪远已经低吼出声。

    “闭嘴!小宁来了。”

    心中一惊,蓝柏忙着松开他转过脸,果然见沈宁正从客厅里走过来。

    “沈小姐。”他略显慌乱地退到一边。

    沈宁微笑着向他点点头,“事情还顺利吧?”

    “还好。”蓝柏道。

    “阿柏,你该去休息了。”裴溪远在一旁开口。

    “那我先走了。”

    当着沈宁,蓝柏也不好再说什么,转过身来深深地看了裴溪远一眼,他向沈宁点点头,道别之后转身走出厨房。

    沈宁侧脸注视蓝柏的身影,心中就生起疑惑。

    难道说……裴溪远的事情蓝柏也知道?

    脸上,温柔一触。

    她重新收回目光,只见裴溪远已经站在她面前,正伸出手指来帮她理开脸上的几丝乱发,一对墨眸里,目光宠溺而温柔。

    “我家宁宝宝一定饿了吧,要不要老公做点吃的给你?”

    他还会做饭?

    沈宁挑眉,记得裴溪远是不会做饭的。

    “你还会做饭?”

    “当然了。”裴溪远用指腹轻轻地抚着她的面颊,“你现在感冒,应该吃一点清淡好消化的,我看……喝点米粥应该不错,想吃吗?”

    食欲不高,沈宁确实是想吃点粥汤之类的东西。

    “不用了,太麻烦了,我随便吃点什么就好。”<!–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