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记者不可能凭空出现,原因不外乎就是简凌的伎俩。

    裴溪远对于蓝柏来说,不仅仅是他尊重的老板,也是他的朋友。

    简凌这样针对裴溪远,无异于一把揭开对方的伤疤,蓝柏早已经气结,只是因为平日里绅士惯了,不习惯对人恶语相加,又实在气不过,才随着温柔补刀一计。

    “过分?”温柔白他一眼,“过什么分,要说我,还差得远呢!这种贱人,就欠揍。小萌萌,你仔细听着。”

    二个人一起走进电梯,温柔就抬起左手,从渐渐合拢的电梯门内向简凌送过一根中指。

    “这个女人,我一定要揍她一顿,否则不足以平民愤!”她收回手指,从电梯缝里注视着气得脸色铁青的简凌,语气深沉,“我说到做到!”

    “这……”蓝柏转过脸,有些担心地看着她,“打人不太好吧?”

    “你不觉得她很恶劣,很欠揍吗?”

    “她……”蓝柏抿抿唇,“确实有点欠揍。”

    温柔笑起来,“改天咱们一起替天行道。”

    “呃……”蓝柏有些为难,“我……我从来没有打过人,而且,她是女人,我是男人,男人打女人好像有点太过分。”

    “哈……”温柔笑出声来,“她这种贱人怎么配你出手,到时候,你观战就好了。”

    蓝柏想了想,“那好吧,如果你打不过她的话,我可以帮你抵挡一下。”

    温柔笑得腰都要弯了,好半天才止住笑。

    “小萌萌,有那么逊吗?”

    “温柔小姐,您别误会,我……”

    温柔笑着接过他的话茬,“不是那个意思!”

    蓝柏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就是这个意思。”

    温柔再次失笑,“小萌萌,以后我还是要离你远一点的好。”

    蓝柏一脸不解,“为什么?”

    “因为离你太近长得快。”

    “这……没道理吧?”

    “你总是让我笑啊,笑多了不是就长皱纹了吗?”

    “中国人不是有句话说,‘笑一笑,十年少’的吗,应该是越笑越年轻才对。”

    “照你这么说,我早就笑回娘胎,变成我妈的卵子了!”

    温柔做个鬼脸,迈步走出分开的电梯门。

    听出她是调侃,蓝柏一笑,也跟着她走出来。

    二人一先一后地走进休息室,休息室内裴溪远和沈宁都已经在等。

    一进门,温柔的脸色已经恢复严肃。

    走到裴溪远面前,她低声询问,“你没事吧?”

    裴溪远轻轻摇头,“没事!”

    虽然没有料到简凌会来这手,不过这一次裴溪远早已经有所准备,再加上他的身份,平日里经历被记者盘问的情况也一次两次,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经历。

    经历过无数大场面,这种事情有些出乎意料,却并不是不能接受。

    “那就好。”

    看裴溪远的精神状态很稳定,温柔暗暗松了口气,抬腕看看手表。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进去吧!”说着,她就伸手拍拍慕云庭的肩膀,“小庭,好好照顾你小萌萌叔叔哟!”

    …

第2300章 小萌萌的神补刀(2)    说完了,他突然一怔。

    脑海之中,恍惚生出一种错觉,似乎是在何时何地,曾经向她说过这句话一样。

    “怎么了?”

    看出他表情不对,沈宁低声询问。

    “没什么,只是觉得好像刚才那句话,我……我好像说过。”

    沈宁扬唇,“你确实说过。”

    裴溪远与她对视,突然明白她的意思,应该是第二人格的自己说过这样的话。

    脑海中,突然闪过几个模糊的画面,隐约还有熟悉的声音。

    “……以后,你一定是个好妈妈。”

    “我喜欢小孩子。”

    “那我们以后多生几个。”

    “已经有小庭了,再生一个就足够。”

    ……

    沈宁侧脸,看着裴溪远脸上阴晴不定的表情。

    “阿远?”

    裴溪远没有反应。

    “爹地,妈咪在叫你呢!”

    慕云庭在一旁提醒道。

    沈宁担心地伸过手,抓住裴溪远的胳膊,晃了晃。

    “阿远?!”

    这时,裴溪远才回过神来。

    “你没事吧?”沈宁担心地看着他。

    “没事。”裴溪远轻轻摇头,“我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

    沈宁坐直身子,注视着他的脸。

    “我喜欢小孩子。”

    裴溪远犹豫了一下,然后开口,“那我们以后多生几个。”

    “没错。”沈宁扬唇,露出惊喜地笑容,“当时,你就是这么说的。阿远,如果我猜得没有错,你的记忆应该是在慢慢融合。”

    这是好现象,这样的现象出现,那就说明,她的治疗是对的。

    一向淡定的沈宁,也是露出欣慰的神色。

    “太好了,也就是说……我们的尝试是对的。”

    裴溪远伸手握住她的手掌。

    “小宁,我要谢谢你。”

    多年来,被双重人格折腾,如今终于看到一丝曙光,就算是裴溪远也是难免地生出兴奋。

    “爹地、妈咪……你们好讨厌,又在说小庭听不懂的话!”

    一旁,被忽略的慕云庭,不悦地表示着自己的存在感。

    二个人同时微笑着向他转过脸,然后就一起凑过来,在他的左右小脸上各亲了一口。

    “现在开心了?!”

    二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道。

    慕云庭嘿嘿地笑,然后就伸过小胳膊,各抱住二人的脖颈,在他们的脸上也是先后亲了一口。

    “小庭要和爹地、妈咪永远在一起。”

    “好!”

    同时齐应。

    说话音,车子已经驶入法庭大门。

    汽车稳稳停下,蓝柏走过来拉开车门。

    裴溪远下了车,绅士地将慕云庭和沈宁扶出车门,

    二人一左一右地牵住小家伙走上台阶。

    刚刚迈了几步,附近突然冒出七八个记者来,对着几人就按下快门,然后就冲上前来将几人拦住。

    “裴先生,听说您有很严重的人格分裂症,对这件事情您怎么解释?”

    “听说您当年选修心理学,就是为了治疗自己的病,您的病严重吗,一般多久发作一次?”

    “您个人已经有心理疾病,为什么还要争夺一个孩子的监护权,有人说你是因为这个孩子身后的巨大利益,对于这个观点,您有什么要说的吗?”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