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个人尖锐的问题,瞬间向着裴溪远迎面冲过来。

    “阿远!”

    沈宁担心地看向裴溪远。

    “麻烦各位让一下!”

    蓝柏急冲上来,分开众人,将裴溪远护在身后。

    温柔和小郑也是迅速反应,顾不得自己身上还有伤,温柔已经大步冲到众人面前,护住几人。

    “各位记者,在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和证据之前,请各位管好你们的嘴,否则我不排除替我的当事人向你们和你们所供职的媒体提出诉讼的可能!小郑,把他们的脸全部给我拍下来,还有名字、工作单位全部给我记下来!”

    “好的,温姐!”

    小郑立刻取出相机,和记者们对拍。

    借着这个机会,随行的司机和助理也已经冲上台阶,和蓝柏一起护送着裴溪远几人走进法庭大门。

    法庭的保安已经闻讯赶来,阻止记者进门。

    “阿柏,去看一下温柔!”

    沈宁沉语出声。

    温柔那边还有伤,沈宁很担心她会不会出什么况状。

    她说话的时候,蓝柏已经向前冲了几步,等到沈宁话音落下,他已经挤入人群,护在温柔受伤的手臂一侧。

    将温柔保护着带出记者群,半拥半护地将她带进大厅。

    一进大厅,他立刻退出一步,松开护在她身上手臂。

    “温柔小姐,您的手臂没事吧?”

    “没事,这种事情小儿科,论战斗力他们差远了!”

    温柔满不在乎地笑笑,转过脸来,刚好看到从大厅一侧走过来的金乔和简凌等人,她立刻就骄傲地扬起下巴,迎着几人走过来。

    “简凌,事隔多年,你还是这种老手段,真是幼稚!”

    简凌轻耸肩膀,一脸地冷笑。

    “没有证据的事情,温大律师可不要乱说,否则,我可是要告你污蔑的!”

    温柔抬手拍了拍身上干净得一尘不染的套装。

    “一出门就遇到贱人,真是脏了我的眼睛。”

    简凌咬牙,“温律师,注意素质!”

    “素质?”温柔轻笑,“在人面前我当然有素质,在狗面前……没那个必要!”

    没有给简凌回话的机会,她转身向前。

    “阿柏,快走啊,一会儿被疯狗咬了,打狂犬疫苗都没用。”

    “看来,以后出门的时候,要带着打狗棍才行。”

    身后,传来一个悦耳的男声。

    温柔转过脸,不敢置信地看着转过身来的蓝柏,简直不敢相信,这样的话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

    蓝柏一向谦和,彬彬有礼,这一次竟然也学会冷嘲暗讽了?!

    愣了几秒,温柔大笑出声。

    伸手过来,拥住走到她身侧的蓝柏的胳膊,向简凌轻轻地扬扬下巴,送给气得脸色铁青的简凌一个挑衅轻蔑的眼神。

    “小萌萌,你真是越来越可爱了!”转过脸来,她侧脸就在蓝柏脸上亲了一下,“刚才那句太给力了,简直就是神补刀,哈……看到那贱人的表情了吗?我告诉你,她现在血压估计都要爆表了!”

    蓝柏脸上发红,“我只是……太气愤了!我是不是……有点太过分?”

    ^

    ^

    么么哒

    …

第2298章 儿媳妇不错吗(3)    她现在可是有主的人,绝不能让徐景之产生误会。

    因此,这几天除了公事之外,纪念都在刻意回避他。

    “好吧。”徐景之笑着收回手掌。

    “那我先去忙了。”纪念转身就走。

    “小念!”徐景之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恩?”纪念在门边转过头,“还有事啊?”

    “这几天,你是不是在故意躲着我?”徐景之问。

    纪念嘿嘿一笑,“我躲着你干吗,我又不欠你钱!”

    “真得没有?”

    “咱们这么多年的好哥们,兄弟怎么会躲着你呢?”纪念向他眨眨眼睛,“不过,话说回来,景之哥,你有空也该考虑一下你的终身大事的问题了……对了,我身边漂亮女孩子还是不少的,改天给你介绍一个?”

    徐景之是聪明人,他应该能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吧?

    徐景之微笑,“不用了,我有喜欢的人了。”

    迎上他的笑意,纪念心中一慌,忙着将视线移开,“是啊,改天把嫂子叫过来,我帮你参谋参谋。不说了,我去忙了!”

    说完,她急急地出门离开。

    徐景之靠在窗边,听着她的脚步声渐远,唇角就轻轻扬起。

    这丫头,小时候天不怕地不怕的,长大了倒腼腆起来。

    果然,已经是大姑娘了。

    纪念自然不知道,她刚才的反应已经让徐景之误会,只是急急地回到房间,关上门之才轻吁口气。

    一房之间,林樱站在门内,听着外面的声音,彻底安静下来,才走到宿舍一角,取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

    “先生。”

    “我很不满意。”

    电话那头,庄之蝶的声音里有明显的怒意。

    “对不起。”

    “对不起?!你知道我这次损失了多少钱吗?”过了片刻,庄之蝶的声音才重新温和下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纪念已经在怀疑我了。”林樱道。

    “那个小女警?”

    “不错,就是他,你见过的。”

    “看来,是我低估她了。”庄之蝶的声音里染上寒意,“想办法把她做掉,还有那个徐景之,他也要死。”

    “先生,徐景之是队里的核心人员。如果他死了,对方肯定会调新的领导过来,到时候我想要再被信任就很难,这对我们的情况不利。”

    电话那头,庄之蝶片刻沉默。

    “小樱,你喜欢上他了是吗?”

    “我没有!”林樱立刻否认,“我只是为了您的生意考虑的,连续死两个人,上头领导肯定会震动,到时候说不定,连工作队都要换掉彻底清查,我就不可能再拿到第一手的信息。”

    “你真得没有喜欢他吗?”庄之蝶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是先生的人。”林樱语气深沉,“我在意的男人,只有先生一个。”

    “你还记得就好。”庄之蝶的声音寒若冻河,“如果让我发现,你背叛我,后果是什么,你自己清楚。”

    电话挂断。

    听着电话里的盲音,林樱垂下手机,缓缓地吁了口气。

    片刻,脸色又转为阴冷。

    “纪念!”

    低念着这个名字,她猛地将手指握紧。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