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徐景之脸上一喜。

    “带队!”

    小张带头,将他和纪念、林樱三人引进一处堆满了粗糙卫生纸的仓库,来到仓库内部,走进一处挂着菜窑牌子的地下室。

    地下室内,不大的空间,靠墙的位置堆放着数只鞋盒大小的小箱子。

    此时,工作人员正在将这些小箱子小心地整理记录。

    小张扬扬下巴,“这里面全都是!”

    纪念扫过工作人员手中沉甸甸的盒子,一对纤眉只是皱紧。

    这么多的毒|品,如果流通到市场上,不知道在害多少人。

    一侧,林樱的目光扫过盒子,落在纪念脸上,眸底闪过冷色。

    整个善后的工作一直到下午四点才结束,徐景之带着纪念、林樱等人回到工作站的时候,会议室里一位套着黑色外套的中年男子已经在等待。

    那人四十多岁的年纪,五官生得普通,一对眼睛却是目光黑亮而深邃。

    “我来介绍一下。”徐景之立刻就主动开口,“纪念、小林、小张,这位是我们这个任务的总负责人,山鹰。”

    大家都知道,山鹰肯定是对方的代号,连徐景之都这么恭敬的角色,看这眉目之间的气质,便也知道不是普通人,自然也是不敢失去恭敬。

    山鹰的目光掠过眼前几人,目光就停在纪念身上,唇角扬起露出一抹温和笑意。

    “你就是纪念吧?”

    “报告首长。”纪念啪得一个立正,“我就是纪念。”

    “不用这么紧张,放松一点。”山鹰微笑着拍拍她的肩膀,又上下打量她一眼,“恩,不错。”

    纪念扬唇,露出一个笑意,“谢谢首长。”

    “好了。”山鹰收起笑意,重新露出严肃的神色,“现在,开会吧!”

    山鹰坐到主位,几人就分头入座。

    “这一次的任务,总得来说结果还让人满意,不过据我所知,对方跑掉了两个重要人物。关于这件事情,几位有什么解释吗?”

    “山鹰。”徐景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都是我指挥不力,才会造成这样的局面。”

    “不对!”他话音刚落,林樱已经从椅子上站起身,“整个任务,徐队的指挥没有任何失误之处,直接导致这一次任务出现如此大的纰漏的,就是因为她!”

    她抬起右手,指向桌子对面的纪念。

    “当时我们两个人一对,在我准备出枪示警时,她将我推开,为主犯阿森制造了逃走的机会。如果没有这个小插曲,这一次的任务肯定会圆满完成。”

    徐景之见状,开口想要为纪念开脱,“山鹰,小念她……”

    山鹰竖起右手,示意他不要多嘴,目光就落在纪念脸上。

    “纪念,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纪念抬眸,看看桌子对面的林樱,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这一次是我太缺乏经验,没有想到临场变通,才会产生这样的后果,我承认是我的错,请首长惩罚。”

    山鹰脸上水井不波,锐利的黑眸中却闪过欣赏之色。

    “好。”他轻轻点头,“既然你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下次就要吸取教训,至于惩罚,这一次的报告就由你来写吧!”

    …

第2297章 儿媳妇不错吗(2)    “是!”纪念立刻答应,“谢谢首长。”

    山鹰的目光扫过在场众人,视线在林樱上的脸上停留两秒,起身离开椅子。

    “无论如何,这一次的收获还是很让人满意的,下一步,你们的任务就是尽可能地找到阿森,追查到敌人的运毒路线,想办法将对方一网打尽!”

    “是!”

    几个人一齐应道。

    轻轻点头,山鹰转身走过去,拉开门。

    徐景之和林樱、纪念等人忙着跟过来要送。

    “不用送了,忙你们的工作吧。”

    山鹰低语一句,快步下楼。

    走出办公室,一路穿过马路,拦了一辆出租车上,坐到后座上,他立刻就取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

    “头儿,儿媳妇不错吗!”

    “见到了?”电话那头,是冷子锐带着笑意的声音。

    “恩,有朝气有干劲,还知道隐忍,很不错。”

    “那当然了,徐首长的大侄子,能错得了吗?”冷子锐笑道。

    没错,这位绰号山鹰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冷子锐当年的旧部,如今早已经是徐将军的徐少川。

    这一次冷小邪的任务,就是由他亲自负责。

    山鹰也笑起来,“等忙完这个任务,咱们两个好好喝一杯!”

    “放心吧,喜酒管你喝够。”

    “哈……”山鹰朗笑,“不醉不归。”

    “醉也是你醉,我可醉不了。”冷子锐笑道。

    “得了吧你,到时候咱们兄弟几个一起上,包准你站着进来,抬着出去。”

    “好,我等着!”

    山鹰徐少川挂断电话,转过脸看向后视镜,后视镜里那座小办公楼已经越来越远了。

    会议室内。

    几人分头解决,准备离开。

    徐景之就故意落下两步,“纪念,你等一下。”

    纪念停下脚步,转脸看过来,“徐队,还有事。”

    走到窗边,徐景之注视着窗外那颗已经生出新叶的梧桐树片刻,直到确定林樱和小张都已经走远,他才转过身来,对纪念开口。

    “别太在意了,林樱她只是对事不对人。”

    纪念一笑,“这事儿啊……我都没往心里去。”

    事实上,当然不是如此。

    从今天的事情上,她亦已经看出,林樱心机之深,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有半点林樱是内奸的真正证据。

    如果直言道出,只怕到时候弄巧成拙,被林樱像今天一样反咬一口。

    因此,她早已经决定,暗自隐忍,查到对方的证据之后,再将她绳之以法。

    徐景之与林樱合作多年,肯定不会相信自己的合作伙伴是内奸,她现在也不想将这件事情告诉徐景之,以免走露风声反倒麻烦。

    “没事就好。”徐景之抬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纪念,其实你非常优秀,加油吧!”

    “谢谢景之哥。”

    纪念扬唇回他一笑。

    目光落在她的笑脸,徐景之虚扶在她肩膀上的手掌微微收紧。

    “小念,今晚上没事的话跟我回家一趟吧,我妈听说你,一直在念叨。”

    “今晚上啊!”纪念抬手抓抓头发,不露痕迹地躲开他的手掌,“我得写报告,要不……改天吧?改天我亲自去看阿姨。”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