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是!”纪念立刻答应,“谢谢首长。”

    山鹰的目光扫过在场众人,视线在林樱上的脸上停留两秒,起身离开椅子。

    “无论如何,这一次的收获还是很让人满意的,下一步,你们的任务就是尽可能地找到阿森,追查到敌人的运毒路线,想办法将对方一网打尽!”

    “是!”

    几个人一齐应道。

    轻轻点头,山鹰转身走过去,拉开门。

    徐景之和林樱、纪念等人忙着跟过来要送。

    “不用送了,忙你们的工作吧。”

    山鹰低语一句,快步下楼。

    走出办公室,一路穿过马路,拦了一辆出租车上,坐到后座上,他立刻就取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

    “头儿,儿媳妇不错吗!”

    “见到了?”电话那头,是冷子锐带着笑意的声音。

    “恩,有朝气有干劲,还知道隐忍,很不错。”

    “那当然了,徐首长的大侄子,能错得了吗?”冷子锐笑道。

    没错,这位绰号山鹰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冷子锐当年的旧部,如今早已经是徐将军的徐少川。

    这一次冷小邪的任务,就是由他亲自负责。

    山鹰也笑起来,“等忙完这个任务,咱们两个好好喝一杯!”

    “放心吧,喜酒管你喝够。”

    “哈……”山鹰朗笑,“不醉不归。”

    “醉也是你醉,我可醉不了。”冷子锐笑道。

    “得了吧你,到时候咱们兄弟几个一起上,包准你站着进来,抬着出去。”

    “好,我等着!”

    山鹰徐少川挂断电话,转过脸看向后视镜,后视镜里那座小办公楼已经越来越远了。

    会议室内。

    几人分头解决,准备离开。

    徐景之就故意落下两步,“纪念,你等一下。”

    纪念停下脚步,转脸看过来,“徐队,还有事。”

    走到窗边,徐景之注视着窗外那颗已经生出新叶的梧桐树片刻,直到确定林樱和小张都已经走远,他才转过身来,对纪念开口。

    “别太在意了,林樱她只是对事不对人。”

    纪念一笑,“这事儿啊……我都没往心里去。”

    事实上,当然不是如此。

    从今天的事情上,她亦已经看出,林樱心机之深,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有半点林樱是内奸的真正证据。

    如果直言道出,只怕到时候弄巧成拙,被林樱像今天一样反咬一口。

    因此,她早已经决定,暗自隐忍,查到对方的证据之后,再将她绳之以法。

    徐景之与林樱合作多年,肯定不会相信自己的合作伙伴是内奸,她现在也不想将这件事情告诉徐景之,以免走露风声反倒麻烦。

    “没事就好。”徐景之抬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纪念,其实你非常优秀,加油吧!”

    “谢谢景之哥。”

    纪念扬唇回他一笑。

    目光落在她的笑脸,徐景之虚扶在她肩膀上的手掌微微收紧。

    “小念,今晚上没事的话跟我回家一趟吧,我妈听说你,一直在念叨。”

    “今晚上啊!”纪念抬手抓抓头发,不露痕迹地躲开他的手掌,“我得写报告,要不……改天吧?改天我亲自去看阿姨。”

    …

第2295章 一具尸体(3)    <!–章节内容开始–>山坡上,纪念抓着枪飞冲下来,左右看看并没有看到冷小邪的车子。

    “人呢?!”

    她转脸向一个飞虎队成员询问。

    “跑掉了。”

    对方的语气有些无奈。

    纪念刚要松一口气,就听远处有人说道,“这里有一具尸体!”

    她心脏一紧,转身就往声音传来的方向冲过来,分开众人,只见地上俯着一具男尸,身上套着黑色t恤,头上血肉模糊。

    纪念仔细看了一眼,确实对方不是冷小邪,提着的心稍稍放松。

    “其他人呢?”

    “车上还有两个,一个司机,还有一个在后座里。”

    一个人向她介绍着情况。

    听闻此言,纪念这才算是长长地松了口气。

    四周,飞虎队成员已经开始收拾残局。

    纪念走出人群,来到徐景之身侧。

    “真可惜,跑了两个。”

    “已经是不错的战绩了。”徐景之鼓励地向她一笑,“小念,表现不错。”

    “不错?”不远处,传来一声轻哼,林樱提着枪走到二人面前,目光就落在纪念身上,“纪念,我问你,为什么阻止我开枪?”

    纪念平静开口,“徐队说过,要他们正式开始交易,见钱见货,那个时候对方的货还没有拿出来,明显时机不对。”

    “时机不对?!”林樱撇了撇嘴,“如果你当时不阻止我,那个阿森说不定已经死在我的枪下,怎么会逃掉?”

    “我只是照徐队的命令办事。”纪念抿抿唇,“林姐,你又没有见过阿森,你怎么知道,那个就是他?!”

    “我……”林樱眸底闪过一抹异色,“我听到别人叫他森哥,他不是阿森是谁,这么简单的推理难道我还不懂吗?”

    纪念耸耸肩膀。

    “徐队?!”林樱的视线转到徐队脸上,“您怎么说?”

    “先把手头的事情处理一下,这件事情我们回队之后再说。”徐景之抬手拍拍纪念的肩膀,“来吧,我们进去看看情况。”

    二人迅速走远,林樱转过脸,注视着纪念的身影,缓缓皱紧长眉,终于还是跟了过来。

    整个造纸厂所有的工厂都已经被抓捕,两个提贷的手下都已经被击毙,工作人员正在打开他们手中的箱子查验里面的毒|品。

    “怎么样?!”徐景之走过来。

    工作人员站起身来,“确定是毒品,是不是庄之蝶那边出的新型毒品,我们还要化验之后才知道。”

    徐景之点点头,“拿到化验报告之后,立刻通知我。”

    “好的,徐队。”对方客气地应着。

    看到矮胖子和另外一个手下被带抬出来,徐景之立刻转身走过去。

    “这两个怎么样?”

    “都不是要害伤,不会有生命危险。”一个急救医生介绍道。

    徐景子看了一眼病房上的两个家伙,“好好看护,等他们做完手术清醒过来,我们会过去医院问口供。”

    “好的。”

    急救医生点点头,挥手指挥着几个医护人员将二人抬到救护车上。

    “徐队。”小张小跑过来,“仓库找到了!”

    ……

    ……

    晚安<!–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