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装模做样地开了几枪之后,她立刻就跳到一边隐起身形,然后不客气地向着冲到门口,准备逃离的矮胖子和手下射出子弹。

    四发子弹,颗颗中的。

    二个家伙惨叫着倒地,当场身亡,矮胖子和另外一个家伙一个被射中胳膊,一个被射中大腿。

    此时,林樱的注视却在两个提货出来的冷小邪手下的身上。

    冷小邪带着另外两个手下离开,这两人他却是故意留了下来。

    林樱直接扣下扳机,将两个手下当场击毙。

    “小念,小心!”

    此时,徐景之和小张亦已经跑过来。

    眼看着矮胖子拿出枪向纪念回击,他心中担心立刻就惊呼出声。

    纪念早已经看到对方的动作,一个鱼跃,人就跳到一边。

    子弹掠过,她毫发无伤。

    就在一滚,纪念抬起右手,一计点射,直接击中矮胖子的手腕。

    矮胖子手枪落地,小张和徐景之已经冲过来,用枪几他瞄准。

    “妈的!”低骂一声,他撇着嘴瞪一眼纪念,“别让老子出去,否则我要你的命!”

    “你还是操心操心你自己的命吧!”

    纪念走上前来,从身上摸出手铐,一脚将他踢倒在地,将他的两手反铐在一起。

    人就立刻转头,向着出口的方向冲过去。

    她知道冷小邪是卧底,别人不知道,这种情况下,真是真刀真枪的干,她真得担心那个男人会受伤。

    “小念!”

    徐景之向小张挥挥手,示意他看守俘虏,人就随着纪念一起向出口的方向冲去。

    造纸厂四周,飞虎队成员已经迅速地冲过来,看到冷小邪开着车冲出来,立刻就有两个抬枪向他的车子瞄准,将子弹射向轮胎。

    单手抓住方向盘,冷小邪蛇行着避过子弹,猛地一个甩尾将车子冲下马路,驶进树林。

    受到林间树木的阻挡,呼吸而来的子弹几乎没有命令面包车。

    “啊!”

    后座上,一个手下被飞虎队的子弹击中,惨叫着倒下。

    “森哥?!”另一个手下,眼看着同伴倒下,眼睛里也是染上惧色,“森哥快点,他们追上来了!”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冷小邪扫了一眼后视镜,“抓紧了!”

    手下疑惑地看向前方,只见前面是一个极陡的下坡,他的脸色瞬间一片苍白。

    冷小邪的脸上却是波澜不惊,只是双手握紧方向盘,将油门一踩到底。

    面包车猛地冲了出去,因为坡度太大,一下子就飞了起来,在半空中滑行片刻,重重地砸在草地上,然后就跌跌撞撞地向着坡下冲去。

    后面,飞虎队成员追地来,在这样的坡道之下,速度自然远比不上面包车的速度。

    很快就被甩在身后。

    一路颠簸,面包车冲到破下公路上的时候几乎已经快要散架。

    冷小邪将车子掉转开上公路,立刻就放开速度,全速逃离。

    后视镜里,飞虎队成员越来越远。

    “快调车子过来!”

    “车呢,快点!”

    ……

    众人向前追了几步,又抬枪射击,到底是距离太远,只能望着车子的尾烟兴叹。<!–章节内容结束–>

    …

第2292章 我相信你(3)    “徐队!”纪念也摸出手枪,“我申请和林姐一组。”

    这几天来的观察下来,纪念对林樱早已经有所怀疑,因此才会主动请缨与她一组。

    徐景之转过脸来,看了纪变一眼。

    “好,你们一组!记住,确定对方开始交易,立刻开枪示警。”

    “是!”

    纪念和林樱同时答应。

    “小张,你跟我走!”

    徐景之迈步摸向造纸厂后墙,小张忙着跟过去。

    “我们也走吧?”林樱道。

    “好!”纪念立刻笑着凑到她身侧,“你走前面,我给你断后。”

    林樱悄悄撇撇嘴,摸出枪来,走在前面。

    她刚迈一步,纪念突然伸手过来,拉住她的胳膊。

    林樱猛地转身,用手枪对准她的脸。

    “你干什么?!”

    “你这么紧张干吗?”纪念向她一笑,“我就是想提醒你,手机静音。”

    林樱无语地白她一眼,收回手枪,“我早就调静音了。”

    “你看一眼,确定一下吗,万一要是出声,我可就被你害死了!”

    林樱无奈,只好取出手机,送到她面前。

    “自己看。”

    伸手拿过她的手机,仔细看了一眼,纪念这才扬起唇角,“林姐你别多想啊,我这就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说着,她随手将林樱的手机塞进自己的腰包。

    “我帮你拿着吧,我这包有拉链,省得一会儿真得战斗你把手机丢了!”

    不等林樱反应,她已经抓着枪,带头向前冲过去,走了三步,又转脸看向林樱。

    “林姐,快走啊!”

    林樱暗暗咬了咬牙,跟到她身侧。

    二人小心地穿过草地,很快就来到造纸厂侧墙。

    纪念后退两步,一个助跑,利落地攀上墙去,又向墙下的林樱伸过手掌。

    林樱看在眼里,不以为然地笑了笑。

    将枪塞到身,她同样后退两步,助跑起跳,双臂轻轻一撑,人就落在纪仿身侧。

    二个人小心地从墙上滑下来,纪念假装失控,身子向前半扑了一把,人就顺势落在她身侧。

    林樱走在前面,一路之下小心地隐藏自己,动作娴熟而利落。

    纪念跟在她身侧,看着她的动作,也是轻轻点头。

    平日这位不显山不露水,原来身手这么好。

    如果她们两个真得打不起,不知道谁会更胜一筹。

    时候不大,二人已经摸到一处厂房附近。

    隔着玻璃,可以清楚地看到,这是一处新建的厂房,里面没有安装设备。

    之前开进厂内的那辆面包车就停在厂房内。

    面包车一侧还着着十多个人影,其中一人,个子瘦高,虽然人懒洋洋地靠在车身上,却依然给人一种鹤立鸡群这感,那个人正是冷小邪。

    一个矮胖的男子正讨好地向冷小邪递过香烟,“森哥,以后还要多多关照啊?”

    冷小邪懒洋洋地将过烟,却并没有抽,而是在手中转着圈的把玩着,“放心,我这里有货,你想要多少,我就给你多少,一旦给你最大的折扣。当然,前提是……你有钱!”

    “您放心,兄弟做生意绝对诚信。”

    矮胖男轻扬一下,几个手下就从面包车上提下两个箱子,送到冷小邪面前。

    ……

    ……

    么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