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北京,郊外。

    天色略显阴沉,风就显得格外地寒冷,纪念抬手向上拉了拉高领毛巾的领子,垂下握着望远镜的手掌,向上哈了点热气。

    望远镜那头,是一家造纸厂。

    今天是她和林樱负责跟踪冷小邪,一个小时之前,冷小邪的车子驶进了这家造纸厂,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身侧,林樱站起身来。

    “小念,你先盯一会儿,我去方便一下。”

    “好。”

    纪念轻应,林樱就站起身来走向树林深处。

    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树林中,纪念继续用望远镜观察着不远处的一家造纸厂的情况。

    然后就转过望远镜,看向树林中的林樱。

    隔着树枝,只见她正蹲下身去,尽管如此,纪念依旧捕捉到她正将右手放到耳边。

    心中一动,纪念轻手轻脚地起身,摸进树林,很快就来到林樱附近。

    只见她半蹲在一丛灌木后,正在打电话,因为离得太远,她又压着声音,也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

    将望远镜挂到颈间,纪念小心翼翼地向着林樱靠近。

    “……好的……我知道了,您放心吧,有任何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您……一切万无一失。”林樱背对着纪念,小声地打着电话,语气极是恭敬,“现在有一个问题,我这边……”

    她话刚说到一半,远处已经传来徐景之的声音。

    “小念、小林?!”

    听到徐景之的声音,林樱立刻紧张起来,“我这边有人来了,回头再打给您。”

    急语一句,她迅速收起手机,站起身来,急步向森林外走去。

    走出树林,只见徐景之和小林站在林外,却不见纪念。

    徐景之皱着眉,脸色很不好看。

    “怎么回事?”

    “徐队。”林樱看看四周,“我也不知道纪念去哪儿了,刚才我去方便,我让她盯着的。”

    “我在这呢!”纪念从另一个方面的树林里小跑出来,“徐队。”

    “你去哪儿了?”徐景之的声音明显地柔和下来。

    “哦,我……我肚子有点不舒服,所以去……方便了一下。”

    林樱的视线扫过纪念,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徐队,来人了!”

    不远处,小张的声音响起来。

    几个人忙着凑过去,看向小张手指的方向,果然见造纸厂外,开来两辆车子。

    前面一辆越野,后面是一辆面包车。

    众人走过来的时候,越野车已经驶到门前,造纸厂一直紧闭的大门此时已经缓缓分开,越野车和面包车就相继驶入厂区。

    纪念垂下手中的望远镜,“来得人不少,看来是要提货的。”

    “他们现在肯定要开始进行交易,我们过去看看。”徐景之将皮夹克的拉链拉紧,从身上摸出手枪,“大家小心点,不要打草惊蛇,对方真正开始交易之后,我们再行动。”

    林樱看看左右,“徐队,就咱们几个,行吗?”

    “飞虎大队已经在附近待命,只要我一声令下,五分钟之内他们就会把这里包围。”徐景之轻扬下巴,“两人一组,林樱你和小张一组,小念,你和我一组。”

    …

第2289章 还有一个杀手锏(3)    <!–章节内容开始–>“昨天晚上,她曾经在宴会上见过溪远,当时溪远没有认出她来。”

    “当时有人证吗?”

    “这……”沈宁摇头,“我也不太清楚。”

    温柔看向裴溪远,沈宁就再次开口。

    “他现在不记得当时的事情,因为昨天他是第二人格,现在他是主人格。”

    温柔点点头,“没关系,你们不用太紧张,这样的事情也不能当成证据,至于你这个本子,这个就要看咱们怎么说了。”

    她抬手拍拍手中的笔记本。

    “谁能证明,这一定就是裴先生的治疗方案,这上面写着裴溪远三个字吗?”

    沈宁微微皱眉,“你的意思,我们做伪证?”

    “我没有让你们做伪证。”温柔扬唇,笑得有些莫测,“否认和不承认可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二位是聪明人,应该懂得吧?!”

    沈宁与裴溪远对视一眼,同时向她点点头。

    “好了,明确这一点,我们上庭的时候就可以做到口径一致。”温柔捏着本子站起身,将本子重新送到沈宁手里,人就靠到办公桌,“裴先生,现在关键的关键是你,明天在庭上,你一定要稳住。那个贱人应该也清楚,这份证据力度不够,她肯定会用尽一切方法刺激你,让你暴露出自己的缺点,所以你绝对不能被那个贱……被简凌的攻式击倒。保持住冷静,滴水不露,她就没有办法下嘴。只要你们能够守好城池,拿下金乔的任务就交给我。”

    裴溪远点点头。

    “我会尽力。”

    “你也不用紧张,我还有一个杀手锏。”温柔抬腕看看手表,“明天开庭之前应该能够拿到结果。”

    “什么结果?”沈宁问道。

    温柔抬起脸,“我怀疑,金乔不是小庭的亲生母亲!”

    此言一出,裴溪远和沈宁都是露出惊愕的神色。

    “为什么这么说?”裴溪远询问道。

    “目前还只是我的推测和直觉。”温柔抱起胳膊,“不过,你们仔细想想,不觉得很奇怪吗。老话说,虎犊不食子,就算金乔再恶劣,如果慕云庭是她的亲生儿子,她能那么过分吗?她与艾斯结婚五年,却一直没有怀过孕,而且,我查到她的健康记录,曾经做过数次子宫方面的检查。”

    “而且!”她的目光再次落在裴溪远身上,“我要提醒裴先生一点,如果说我的推测是真的,那么,这个孩子极有可能不是慕然的孩子。”

    裴溪远读出她的话外之音,“不管怎么样,他都是慕然活着的时候最在意的人,慕然曾经交待我好好地养护这个孩子。不管他是不是慕然的亲生儿子,我都会好好照顾他长大,等他成年之后,将公司交给他,就像慕然当初希望的那样。”

    “这是您的事情,我只是希望您一个心理准备。”温柔看了看手表,“二位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沈宁与裴溪远一起站起身,沈宁就主动开口。

    “恰好我要回医院,我送你一程。”

    “好啊,刚好我也有话要对你说。”<!–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