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论起在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的造诣,蓝柏自然是比不上温柔。

    “呃……”蓝柏怔了两秒,“温柔小姐,你不要误会,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我……”

    温柔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一边笑得花招乱颤,手就伸过来扶住蓝柏的胳膊。

    “小萌萌,你别……别紧张,我……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好不容易,她才止住笑意,当即抬脸看向蓝柏,“你没生气吧?”

    蓝柏摇头,一脸温润。

    挑起面条来吃了两根,温柔夹起面里那只圆圆的漂亮荷花蛋,恍惚想起从前,心中不由地升起一片感慨。

    很久以前,也曾经有一个男人对她这样好过……

    轻轻摇头,温柔将鸡蛋送到嘴边,大大地咬了一口。

    蛋黄有点软,舌头被烫得稍稍有些疼,热浪蒸起,温柔眼前一阵模糊。

    慕云庭做好一个小猪馒头,转过脸来看到温柔的样子,轻轻碰碰蓝柏的胳膊,向温柔扬扬下巴。

    转过脸来,蓝柏侧眸看看温柔。

    “温柔小姐,你怎么哭了。”

    “啊?我!”温柔抬手抹一把脸,“瞎说呢,我这样的纯爷们怎么可能哭呢,被你的鸡蛋烫了一下,没事干吗煮那么嫩呀?”

    蓝柏脸上露出歉色,“温柔小姐,对不起啊,我只是觉得八成熟的鸡蛋比较好消化,而且有营养,没想到不合你的口胃。”

    看到他脸上的歉意表情,温柔反倒生出几分过意不去来,人家好心给她做饭,结果还被她欺负。

    扬唇向他一笑,“小萌萌,对不起啊,我……我其实挺喜欢吃嫩鸡蛋的,就是刚才吃得太急了,不小心被烫了一下,你做的饭真得挺好吃的。”

    蓝柏淡笑,“那你慢点吃。”

    “好。”温柔笑着点点头,重新埋下脸去吃饭。

    这一次,她吃得小心而仔细,蓝柏转过身去继续和慕云庭做馒头。

    做好一个小馒头,他转过脸来看她,看她一脸享受地喝汤的样子,他扬扬唇角,重新转过脸。

    温柔一碗面吃完的时候,沈宁和裴溪远亦已经回到别墅。

    “小庭?”

    沈宁一进门,立刻就寻找着小庭的身影。

    “妈咪,我在这里!”

    小庭听到她的声音,立刻就欢快地跑出去,将她拉开厨房看自己的成果。

    “哇,小庭真厉害,妈咪都不会做。”沈宁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看到站起身来的温柔,她抬手摸摸小庭的头发,“好,你继续和蓝柏柏做馒头吗,妈咪和温柔姐姐说点事情。”

    “好。”小家伙笑应。

    “给我吧!”蓝柏体贴地接过温柔手中的面碗。

    这时,裴溪远亦已经走进厨房,走到小庭身边看了看小家伙的成果,他也跟着沈宁和温柔一起上楼。

    上楼走进书房,裴溪远让温柔入座,沈宁转身将门闭紧。

    “出什么事?”

    一看这二位一起回来这般兴师重动的样子,温柔就知道必然是出了什么大事。

    沈宁走到裴溪远身侧坐下,侧眸注视他片刻。

    “我来说?”<!–章节内容结束–>

    …

第2288章 还有一个杀手锏(2)    <!–章节内容开始–>裴溪远知道她是体贴自己,担心他不好开口,扬唇向她一笑。

    “还是我来说吧。”

    温柔看看裴溪远,再看看沈宁,噗得笑出声来。

    “喂,你们夫妻二人不要在我这单人狗面前这样秀恩爱好不好,难道连说个话也要让来让去的?”

    “温小姐。”裴溪远深吸口气,“这次请你过来,主要是有一件事情要向你说明。之前,一直没有向你说清楚情况,我很报歉。我……我有一些心理方面的问题。”

    二个人这样郑重地提起的事情,不用想也知道必然不简单。

    温柔笑意渐敛,很安静地等待着他继续。

    简单的一句话,对于裴溪远究竟有多坚难,只是沈宁最清楚。

    这个时候,她不便可口,只是伸过手掌来覆住他放在沙发上的手掌。

    她的掌心温热,让他微凉的手掌也生出暖意。

    裴溪远翻过手掌,将她的手指握在掌心,呼吸渐渐平和。

    “不!”他再次开口,语气已经平静许多,“确切地说,我是有很严重的心理疾病。有的时候,我会表现出不同的性格。”

    温柔耸耸肩膀,“很正常啊,你别看我平日大大咧咧的,有时候我也很多愁善感的,大部分人都是如此。”

    “不,我比普通人要严重。”裴溪远抬眸,注视着她的眼睛,“我的第二人格出现的时候,会变成另一个人。两个人格是完全独立的,而且记忆也不会互通。直白地说,就好像是一个身体里住着两个灵魂。”

    “这样啊!”温柔压抑着心中的惊讶,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没关系啊,有病就治呗,我宁爷虽然是外科医生,在这方面也是很有造诣的,让她帮你治!”

    她的语气是调侃似的,只是为了不让裴溪远感觉到太尴尬。

    温柔不太懂心理学,不过连沈宁都是一脸凝重,那足以说明裴溪远病得不清。

    “现在的关键是……”沈宁接过话头,“简凌可能知道了这件事情,我担心她会在庭审时提出这一点。”

    温柔的表情也深沉起来,“她是怎么知道?”

    心理疾病这种事情,如果夸大起来,那绝对是一个致命的缺点。

    谁会把一个孩子交给一个有心理疾病的人来看护?

    “都是我的疏忽。”沈宁叹了口气,然后就将事情的经过向温柔简单地说了一遍。

    “这个贱人!”温柔只气得握紧拳头,“真是他妈|的死性不改,哪空我非要好好修理她一顿!”

    注意到裴溪远在场,她笑着咳嗽一声。

    “咳……裴先生,别在意啊,我这个人吧一生气的时候就有点把持不住!”

    “没关系。”裴溪远温和地扬扬唇角,“温小姐只是真性情。”

    温柔轻笑出声,“还是您了解我。”

    片刻,她又肃起脸色。

    “事情已经出了,宁爷你也不用太过自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对付这货我自有办法。你把你那个本子给我看一下!”

    沈宁从包里取出笔记本,送到她手里,温柔仔细地翻看了一遍。

    “她还有别的证据吗?”<!–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