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有几根是带着毛囊的,应该可以用,一会儿我们拿到元宝的头发样品之后,你立刻送到医院去进行dna验证。”

    小郑答应着启动车子,温柔就拨通沈宁的电话。

    “宁爷,你找我?”

    “小柔,我这边有非常紧急的情况,你最好现在过来。”

    温柔靠到椅背上,“刚好,我也有急事要找你,你在哪儿呢,我现在需要尽快见到元宝。”

    “我想想。”沈宁略一沉吟,“你直接去别墅吧,我们也赶过去。一会儿别墅见。”

    “好。”温柔挂断电话,“去裴溪远的别墅。”

    小郑将车子掉头,开向裴家别墅,温柔就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胃。

    因为三餐不定,她又不爱惜身体,她的胃并不太好。

    今早没吃早餐,因为金乔的事情午餐到现在还没吃,胃里难免有些不舒服。

    “温姐,胃不舒服啊?”

    小郑注意到她的样子,关切地询问道。

    “没事,我就是饿了。”温柔压了压有些暗疼的胃,“开车吧!”

    温柔和小郑赶到裴家别墅的时候,沈宁和裴溪远还没有赶到,温柔走上前来敲门。

    片刻,门向里拉开。

    蓝柏裹着灰色毛衫,裹着一件淡蓝色的围裙站在门内,袖口向上推起,露出修长的小臂。

    “温柔小姐。”看到温柔,他脸上笑意放大,微笑着将二人让进门,“裴先生和沈小姐都不在,家里只有我和小少爷,要不要,我给他们打个电话?”

    “不用了,我们已经电话联系过,他们马上就回来。”温柔抬起右手按住胃部,“小庭呢?”

    “我在这儿!”

    悦耳童声响起,慕云庭裹着一件足可以给他当长裙的围裙,从厨房里跑出来。

    “我正在和蓝柏叔叔一起做饭。”

    “是吗?”温柔露出笑意,走到小家伙面前,“你可厉害呀,来,让温柔姐姐看看,这头上沾得什么东西呀?”

    她伸过手指,捏住小家伙的一根头发,猛地发力拨下来。

    小家伙委屈抬脸,“姐姐你干吗拉我的头发呀,好疼!”

    “因为这根头发病了呀!”温柔向他晃晃手中的头发,“你看,这里都弯掉了,这是不健康的头发,应该拨掉的。”

    小家伙歪着头看看她手中的头发,将信将疑。

    看看手中的头发,确定上面沾着毛囊,温柔这才展颜向小家伙一笑。

    将手指藏在背后,把那根头发送给小郑,她就笑着开口。

    “走,姐姐看看你做了什么好吃的!”

    裴溪远立刻就笑着转身,将她带向厨房,跟着他走进厨房,温柔抬手向小郑挥了挥。

    小郑会意,收起那几根毛发,迅速离开。

    蓝柏看出不对劲,跟在二人身后走过来。

    “温柔小姐,你这是?!”

    “嘘!”温柔抬手放在唇边,示意他不要出声,“一会儿我再向你解释。”

    “姐姐你看!”慕云庭抬起小手指着案板上放着的小馒头,“这是我和蓝柏叔叔做的南瓜馒头还是紫薯馒头。”

    “是吗?”温柔笑着走过来,弯下身看着案板上的小馒头。<!–章节内容结束–>

    …

第2284章 我很重口味(1)    <!–章节内容开始–>年轻保洁员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再次开口。

    “你只是看看床单?”

    温柔竖起右手,“我保证!”

    实在是担心她真得告到经理那里,害自己丢掉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工作,保洁员终于答应下来。

    “好吧。”

    “乖,姐姐就喜欢你这种话的好孩子!”温柔满意地扬唇,手就伸过来拍拍他的胳膊,又帮他仔细拉开衣服,“去吧!”

    保洁员深吸口气,推着保洁车走向1809号房间。

    “等等!”

    温柔再次开口。

    年轻保洁员有些忐忑地转过脸,“您还有什么吩咐?”

    “放轻松,别紧张。”温柔抬起两手在脸边做了一个微笑的手势,“别害怕,姐姐做你的坚强后盾,对吧!”

    年轻保洁员有些勉强地笑了笑,继续向前走去,温柔忙着拉着小郑跟过来。

    一路远远跟着他来到1809号房,温柔拉着小郑在墙角缩起身子,看着他敲开门走进去,两手就在胸前竖起。

    “上帝保佑,佛祖观世音地藏菩萨……各位多多保佑这孩子,我这可是惩恶扬善,不是真得坏人……”

    时间如凝滞一般,在如煎如熬的几分钟之后,小保洁员终于推着保洁车走出来。

    看着他走到拐角附近,温柔立刻就冲上前去,夺过他的保洁车拉到拐角。

    “怎么样?”

    小保洁员抬手指指车上面的床单,“都在这了。”

    “厉害!”

    温柔向他竖个拇指,左右看了看,立刻就保洁车推到一处僻静的走廊露台上,将门关好,她这才走过来,指挥着小保洁员和小郑将床单在露台上小心铺开。

    她就弯下身去,一寸一寸地仔细看。

    很快,就在床单上发现了一根头发,她欣喜地捡起来,继续寻找。

    如此这般,床单被罩枕套……所有的床上用品全部都一一找过,她手中已经收集了十几根长头发。

    仔细对着阳光对比了半天,温柔再一次向小保洁员确认。

    “这个,是主卧室的床品确定没错吧?”

    小保洁员点点头,“下面的是次卧的,我怕弄错,特意最后收拾的主卧室。”

    “聪明!”温柔再次送他一个拇指,将手中的头发递给小郑,叮嘱他小心地用小袋子装好,又转过脸来拍拍小保洁员的胸口,“小帅哥,辛苦啦,咱们后会有期,再见啊!”

    她转身要走,小保洁员忙着唤住她,“姐……好姐姐,那个……照片您……您能不能删了呀?”

    “啊!”温柔一笑,“事太忙,我给忘了,小郑,快删了。”

    小郑取出相机,删掉里面的照片,温柔将之前随口塞在口袋里的钱取出来,塞进他的口袋。

    “这些钱给你妹教学费,就算是我赞助希望工程了!”

    小保洁员忙着将钱掏出来,“这可不行……”

    温柔故做威严,“不要?那我可去找你的经理喽!”

    小保洁员愣住,借着这个机会,温柔已经转身走出露台,带着小郑迅速下楼。

    重新回到车上,温柔拿过小郑装在包里的小塑胶袋,对着阳光看了看。<!–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