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不会吧?”宋黛看一眼她颓废的样子,“那个温柔那么厉害?”

    “和她没有关系,只是案子的进展对我不利。”简凌皱着眉,“我这次来找你,就是想要向你好好地打听打听,沈宁和裴溪远,他们有没有什么致命的缺点?”

    “这……”

    宋黛皱着眉,沉思了好一会儿。

    “裴溪远我不了解,至于沈宁……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毛病,就是有点装清高。

    “那她有没有别的问题,比如说身体有病、或者不良嗜好、抽烟啊、喝酒啊、赌博……什么都行!”

    宋黛还是摇头。

    印象中的沈宁除了看书之外,似乎都没有什么多余的嗜好,就算是年终俱会,她也最多就是喝杯饮料。

    抽烟、赌博……这些自然更不用提。

    “我觉得,这事你应该从裴溪远的身上下手,这男人吗……哪个不是臭毛病一堆。”

    “你以为我没有?”简凌靠到沙发上背上,“上次开庭我就已经用过他泡夜店的照片,那些不能当新证据,这几天他又十分谨慎,跟本就没有什么破绽。”

    姐妹俩都沉默起来,片刻之后,宋黛突然直起身。

    “我倒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简凌立刻来了精神。

    宋黛冷冷一笑,“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他们没有破绽,我们不会给他们制造破绽吗?”

    简凌有些不明白,“你的意思是?”

    宋黛阴阴一笑,“沈宁的办公室就是隔壁,我们可以想办法送一些东西进去……”

    “你的意思是……栽赃嫁祸做伪证?这种事情要是查出来,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宋黛一脸地不以为然,“天地地知,你知我知,怕什么?”

    深吸口气,简凌抱起胳膊,皱眉沉思着这件事情的可行性。

    这一次的官司,牵涉的价值近百亿,如果这个官司赢了,她的收益将会非常可观。

    而且钱只是一方面,这样的一个官司赢了,她立刻就会声名雀起。

    反之,她这几年来建立起来的不败的声誉,只怕就要一败涂地。

    许久,简凌都于下定决心,抬脸看向宋黛。

    “你的具体想法是什么?”

    宋黛一笑,人就凑到她的耳边,低语开口。

    “我这里有一些吗啡,可以放到她的抽屉。”

    听了她的话,简凌噗得笑出声来。

    “小黛,你也太阴险了吧?”

    “哼!”宋黛轻哼,“明的玩不过她,阴得我还玩不过?”

    说着,她就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走吧,她现在在楼上手术肯定不会下来的,我们现在就悄悄溜进去。”

    “等等!”简凌突然抬手拉住她,“小黛,你的吗啡是从哪来的?”

    “放心吧,我这就是提来的药,还没有给病人送过去。”

    宋黛从柜子里取出一袋药来提在手里,悄悄拉开门,看一眼走廊无人,她立刻就悄悄溜在沈宁的门前,推开房门。见状,简凌小跑过来,二姐妹就一起溜进沈宁的办公室。

    简凌在门边看人,宋黛左右看看,人就走到沈宁的办公室前,拉开柜门将手里的药塞进去。

    ……

    ……

    晚安<!–章节内容结束–>

    …

第2277章 好好补偿我(1)    <!–章节内容开始–>听到外面的脚步声,简凌忙着提醒。

    “有人来了!”

    宋黛心中一急,忙着起身,起得太稳,一下子将桌子上放着的东西全碰下来。

    呼啦一声,满桌的一沓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和沈宁的包都已经滑落在地。

    “该死!”

    宋黛低骂,忙着弯下身去,整理地上的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和东西。

    转过脸来看到她的样子,简凌摇摇头,报怨一句也走过来帮她收拾整理。

    注意到一侧翻开的本子,她随手拿过来,扫了一眼要往起收拾的时候,目光触到上面的字迹却是微微一怔。

    不大的本子上,是沈宁隽逸的字体,上面清楚地写着。

    “治疗第二天情况:

    情绪稳定,第一人格顺利回归……”

    难道,沈宁有病?!

    凭着职业的敏感,简凌立刻就对这个本子生出兴趣。

    立刻就在翻到开头,仔细地阅读起来。

    一看之下,先是怔然,然后就轻笑出声。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怎么了?”

    宋黛那边正在收拾东西,听到她的声音立刻就疑惑地看过来,看她盯着一个本子很专注的样子,立刻询问,“那是什么?”

    “我打赢官司的关键!”

    简凌向她一笑,立刻就摸出手机来,一张一张把本子上的字迹全部拍摄下来。

    将所有的字迹都拍进手机,她站起身来,将本子放回桌上。

    “把你的吗啡拿出来吧,没有必要了,只凭这一点,我就可以让裴溪远输得一败涂地!”

    “可是沈宁!”

    宋黛有些不甘心,好不容易才找到对付沈宁的办法,她并不想就此放弃。

    “这件事情如果查出来,你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简凌扬唇冷笑,“如果你真得想报复她的话,我有更好的办法。”

    心中也担心事情败露,宋黛忙着将那一袋子药又取出来。

    两个人仔细将沈宁的桌子整理好,一切复位,简凌就悄悄地溜到门边,看门外无人,二人就一起从沈宁的房间走出来。

    二人刚刚走出门口,不远处的楼道里小刘护士急急地跑出来,看到宋黛和简凌,她疑惑地停下脚步。

    “你们干什么?”

    宋黛撇嘴,“你管得着吗?”

    “小黛!”简凌拉拉她的胳膊,向小刘护士一笑,“是这样的,我有一些事情想要请问沈主任,刚才敲门没人无应。”

    小刘护士并不知道简凌与宋黛的关系,看她气质不凡,只当是沈主任的朋友,当即答道。

    “沈主任在楼上手术,您要是有事,就等会吧!”

    “这样啊!”简凌一笑,“那就改天吧,谢谢你。”

    说着,她转身,拉着宋黛离开。

    小刘护士急着回来拿东西,也没在意就迅速奔进护士站拿了东西重新上楼去手术室。

    简凌与宋黛重新回到宋黛的办公室,宋黛就好奇地向简凌询问。

    “那个本子上到底写了什么?”

    “昨天晚上,我见到裴溪远的时候,他就像是不认识我一样。而刚才,他看到我的时候,也好像是昨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你不觉得奇怪吗?”简凌问。<!–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