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裴先生,好巧!”

    简凌走上前来,微笑着向裴溪远打招呼。

    她是律师,最重要的就是人脉,一个官司还不至于就成为仇人,因此她主动向裴溪远打招呼。

    此时,电梯门已经打开,裴溪远正准备走进电梯。

    听到简凌的声音,他转过脸来礼貌地向她点点头,手就伸过来扶住电梯门,绅士地请她先进。

    “谢谢!”

    简凌笑着道谢,走进电梯,裴溪远随后进入,站在电梯另一侧。

    电梯上行,简凌侧眸看看向侧的裴溪远。

    “裴先生,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很报歉。”

    “没关系。”

    裴溪远头也不回地淡应一句。

    简凌心中原本还有些担心,裴溪远会不会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而对她有所芥蒂,哪想到他竟然这么轻描淡写。

    是真得不在意,还是暗藏心机?

    简凌侧眸注视着身侧的裴溪远,在心中揣摩着他的想法。

    面前的男人腰背笔直地站在电梯中,侧脸线条英俊分明,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半点悲喜。

    很快,电梯就来到五楼,裴溪远伸过手掌,扶住电梯门,依旧是绅士地让她先行。

    二人一前一后地走出电梯,恰好宋黛从一间病房里走出来,看到简凌,她立刻就笑着迎过来。

    “表姐,你……”话说到一边,宋黛已经注意到裴溪远,脸上的表情不由地一僵,“裴……裴董!”

    “你好。”

    裴溪远淡淡地看她一眼,轻轻点头,人就从二人身侧走过,向沈宁的办公室行去。

    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景,宋黛一时间也是有些摸不到头脑。

    昨天,她那样挑衅沈宁,原本以为,裴溪远一定会对她态度恶劣,哪想到这位竟然如此云淡风清。

    简凌注视着走到沈宁办公室门,敲门进去的裴溪远。

    “小黛,你有没有觉得,这个裴溪远怪怪的。”

    “简直就是太奇怪了。”宋黛皱着眉,满是担心地看过来,“表姐,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啊,不会是要把我开除吧?”

    简凌摇摇头,“如果真是这样,他也太能装了,刚才我们一起坐电梯的时候,他那个样子就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走吧!”看四周有小护士向她看过来,宋黛迈步走向自己的办公室,“我们到办公室说。”

    二人一起走进办公室的时候,沈宁亦已经从病房里走出来,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看着坐在她桌前的裴溪远,她笑着走过来。

    “小庭呢?”

    “蓝柏在家陪着他,不用担心。”裴溪远站起身,走到沈宁面前,目光温柔地落在她的脸上,“我来看看你就走,一会儿还要开会。”

    从她走进门的一瞬间,她就知道,眼前的裴溪远已经恢复第一人格。

    沈宁抬脸迎上他的目光,“我昨天晚上又得了一个舞会的奖!”

    “我听蓝柏说了。”裴溪远抬手帮她将耳侧的几根乱发理顺,“我爸爸……没有难为你吧?”

    “没有啊!”沈宁轻耸肩膀,“他给了我一张支票,我没要。”<!–章节内容结束–>

    …

第2273章 你骂谁是贱人(3)    <!–章节内容开始–>与宋黛的梁子,这回算是彻底结下了,以那个女人的性格,以后肯定会经常找她麻烦。

    树欲静而风不止,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沈宁不若事,却也不怕事,因此也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太放在心上。

    两房之间的另一间办公室,宋黛正坐在桌边咬牙切齿。

    她当然不可能真得去找院长——沈宁是裴溪远的女人,这是满世界都知道的事情,院长怎么可能因为她这个小小的副主任得罪董事长夫人,她除非是笨蛋才会那么做。

    可是这口气,她是怎么也咽不下。

    宋黛猛地用力,手中的签字笔直接被她掰成两截。

    沈宁,你等着!

    ……

    ……

    酒店客房。

    简凌听着金乔讲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一对眉毛只是紧紧皱起。

    “金小姐,你怎么这么糊涂呢?现在可是案子的关键期,你怎么能打孩子,而且还当着那么多人打,一旦上了法庭,这可是非常有力的证据你知道吗?”

    金乔抿抿嘴,她当然也清楚自己这样做对官司没好处。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金乔喝了一口红酒,“我买通那些证人行不行?”

    “这种事如果查出来,可是重罪。”简凌无语地看了她一眼,“你以为那个温柔是吃素的?”

    “那你说怎么办呀?”金乔反问。

    简凌一时无言。

    这几天,她一直在努力地寻找裴溪远的破绽,结果那边还没有找到,这边还来了一个后院起火。

    沉吟片刻,她才轻声开口。

    “眼下这种情况,你还是要把艾斯找回来。”

    “不可能!”金乔道。

    简凌抬眸,注视站她的脸,“除非你不想要回孩子。”

    “我……”金乔撇了撇嘴,“好吧,还有呢?”

    简凌抱起胳膊,靠在沙发背上思考了一会儿,“你对裴溪远了解多少?”

    “他呀……”金乔轻晃着手中的酒杯,“说好听是绅士,说难听是死板……伪君子。”

    “你们两个有过什么深的接触吗?”简凌问。

    金乔晃杯子的手微微一僵,接着摇头,“没有。”

    简凌的目光审视地落在她的脸上,“真得……没有吗?”

    金乔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垂着脸看着手中的杯子,“你问这个做什么?”

    “如果我们想要赢掉官司,就要找到他的破绽,当然是对他了解得越多越好。”

    简凌这边话音刚落,助理的电话已经打到她的手机上。

    “怎么样?”

    “凌姐,裴先生已经从别墅出来了,马上就要到医院。”

    “继续跟着他,我马上过来。”简凌站起身,看向金乔,“金小姐,请尽快与艾斯先生联系,后天开庭时,我希望他出现在陪审席上。”

    告辞金乔,她迅速离开酒店,很快就来到医院,与跟踪裴溪远的助理汇合。

    “人呢!”

    “到里面去了。”

    助理向住院楼扬扬下巴。

    简凌抬脸,看看住院楼,直起身子理了理大衣。

    “你先回去,整理我要的资料,这里交给我!”

    说完,简凌迈步走进往院大楼。

    电梯前,裴溪远一手插在衣袋里,正在等电梯。

    ……

    ……

    么么<!–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