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沈宁淡笑,“你们又议论我什么八卦?”

    “这可不是八卦,这叫英雄事迹!”小刘护士笑眯眯地接过她手中的电脑,和沈宁一起走向她的办公室,“您昨天晚上医院庆典上在挫某人的事情,现在咱们医院已经尽人皆知了。虽然本人没有在场,不过想象一下宋某人脸上的表情,本宫的心情那是极好的呀!”

    宋黛为人一向跋扈,在科室里人缘并不太好,小刘是直性子,一向是有什么说什么,从来不会阿谀奉诚那一套,与宋黛之间的关系自然更不太好。

    无奈,人家是主任,她一个小护士,平日里也只能看宋黛脸色。

    这次听说沈宁与宋黛斗舞,自然是大快人心。

    “沈主任,快跟我说说,当时某人是不是脸都绿了?”小刘护士好奇地询问道。

    沈宁刚要开口,一旁的水房里,宋黛摆着一杯咖啡走出来。

    “小刘,说什么八卦呢,我也一块听听啊?!”

    “哦……”小刘护士看到她,顿地脸色一白,“宋……宋主任。”

    宋黛轻哼,“沈主任在这呢,可别叫我宋主任!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有什么想法,到时候让沈主任误会,我可担待不起。”

    小刘护士撇撇嘴,“知道了,宋副主任!”

    沈宁从她手中接过自己的电脑,“一会儿到时间了,快去吃饭了。”

    “好。”小刘向她一笑,“沈主任,我带了自己蒸的肉包子,你吃不吃?”

    “哈……”宋黛尖锐地笑出声来,“小刘,我是该说你愚蠢还是白痴呢,人家沈主任现在什么身份,还用得着吃你的肉包子?你也好意思!”

    “你!”小刘护士顿是气得脸色一变,“宋主任,您这是怎么说话呢呀!”

    “我这是实话实说。”宋黛抱起胳膊,“自己跟小丑似的,还不让人说?”

    轻哼一声,她端起咖啡要走。

    “你站住!”小刘护士被她如此讽刺,早已经气得小脸通红,上前一步就挡在宋黛面前,“你把话说清楚,谁是小丑,谁是白痴?”

    宋黛不以为然地斜她一眼,“你!”

    小刘护士气结,上前一步,抬手就要抓向宋黛。

    宋黛后退一步,手中咖啡杯一晃,里面的咖啡就向外洒出来。

    沈宁伸手抓住小刘,向旁一拖,热咖啡连同杯子一同飞出来,杯子碎成数片,四下飞溅,咖啡泼出来洒在地上还在冒着热气。

    如果这咖啡要是泼在人身上,必然要烫伤。

    这一块巨响,在走廊里也是显得格外明显。

    医生和护士都冲出来,甚至有几个病人和家属都从病房里好奇地走出来,想要看看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几个医生和护士都冲过来,看到地上的咖啡和杯子,都是露出异色。

    “怎么回事?”

    “沈主任,没事吧?”

    ……

    “你……”小刘护士扫一眼地上的咖啡,只气得杏眼倒竖,“你不要太过分了!”

    “我过分?”宋黛冷笑,“我这咖啡可是最贵的哥伦比亚咖啡,这一杯至少值三百块,还有我这个马克杯是从法国带回来的,一共一千块,赔我!”<!–章节内容结束–>

    …

第2270章 牛就一个字(3)    <!–章节内容开始–>感觉着他的手掌下滑,沈宁伸过手去,喘息着抓住他的手掌。

    裴溪远从她颈间抬起脸,“宝宝,你的生理期还没完呀?”

    沈宁微笑,“我们该治疗了。”

    “时间还早。”他垂脸又要吻他。

    “远宝宝!”沈宁抬手扶住他的肩膀,轻轻咬了咬嘴唇,“我答应过他的。”

    裴溪远动作一僵,然后就再次向她靠近。

    “我不管!”

    沈宁正色注视着他的脸,“我答应过你的事情,我做到了,我答应他的事情,我也应该做到。”

    与她目光对视片刻,裴溪远深吸口气,抬手推开她挡住他肩膀的两臂,唇就凑到她的唇上,用力地吻住。

    一直到将她的唇吻得红肿发麻,他才剧烈地喘息着放开她。

    “宝宝,想要我吗?”

    沈宁抬手拥住他的颈。

    “想,但是不是现在。”

    裴溪远张齿在她唇上轻咬一计,缓缓地松臂放开她,顺势将她从床上拉起来,伸手帮她拉开她被他揉皱的衣服,他低声开口。

    “你的治疗大概要多久?”

    “如果顺利的话,应该很快。”

    当然,潜台词是,如果不顺利的话,那就不一定了。

    裴溪远深吸口气,重新拥住她。

    “我不管,下次我一定要。”

    沈宁伸手,拥住他的腰身。

    “好,我答应。”

    “吻吻我。”

    他任性的要求。

    沈宁笑着吻吻他的嘴唇。

    “不是嘴唇。”

    “那是哪里?”

    沈宁疑惑地问。

    他抬手推开衣领,指指自己的胸口,坏笑。

    “这里……给我盖个章!”

    沈宁明眸微转,与他对视片刻,然后就侧头凑过来,吻在他手指的地方——左胸心脏的位置。

    用力地吮了吮,她这才抬起脸。

    裴溪远垂脸看看自己胸口上她留下来的唇印,这才满意地扬唇。

    “那个笨蛋家伙肯定想不到这种事,你的第一个吻痕是属于我的!”

    沈宁扬唇,笑得宠溺。

    “那……现在是不是该乖乖躺下了?”

    裴溪远孩子气地笑了笑,然后就在床上躺好。

    沈宁重新帮他盖好被子,伸手拿过水晶球,他就抬手握住她的手腕。

    “宝宝,记得和我一起睡。”

    “好。”

    沈宁笑应。

    裴溪远松开手掌,沈宁张指,蓝色水晶球就从她手中滑落,注视着半空中摇动的水晶球,裴溪远的目光渐渐迷离。

    治疗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沈宁才疲惫地停下治疗。

    观察着裴溪远的表情,看他渐渐地安稳入眠,她暗暗松了口气。

    帮裴溪远拉拉被子,她又到慕云庭的房间看看小家伙,确定小家伙睡得很好,这才重新出来,抱着电脑走进书房,跟据今天的治疗进程续写治疗方案。

    ……

    ……

    第二天。

    沈宁依如往日一样早早起床,裴溪远和慕云庭都还在沉睡,吃过早睡,向蓝柏交待几句,沈宁拿上电脑,开车赶往医院。

    一进脑外科病房,远远就看到小护士们三三两两地议论着什么。

    看到她,众人立刻散开,各自去忙自己的工作。

    “沈主任!”小刘护士却是笑着向她迎过来,笑着向她伸出一根大拇指,“牛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