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感觉着他的手掌下滑,沈宁伸过手去,喘息着抓住他的手掌。

    裴溪远从她颈间抬起脸,“宝宝,你的生理期还没完呀?”

    沈宁微笑,“我们该治疗了。”

    “时间还早。”他垂脸又要吻他。

    “远宝宝!”沈宁抬手扶住他的肩膀,轻轻咬了咬嘴唇,“我答应过他的。”

    裴溪远动作一僵,然后就再次向她靠近。

    “我不管!”

    沈宁正色注视着他的脸,“我答应过你的事情,我做到了,我答应他的事情,我也应该做到。”

    与她目光对视片刻,裴溪远深吸口气,抬手推开她挡住他肩膀的两臂,唇就凑到她的唇上,用力地吻住。

    一直到将她的唇吻得红肿发麻,他才剧烈地喘息着放开她。

    “宝宝,想要我吗?”

    沈宁抬手拥住他的颈。

    “想,但是不是现在。”

    裴溪远张齿在她唇上轻咬一计,缓缓地松臂放开她,顺势将她从床上拉起来,伸手帮她拉开她被他揉皱的衣服,他低声开口。

    “你的治疗大概要多久?”

    “如果顺利的话,应该很快。”

    当然,潜台词是,如果不顺利的话,那就不一定了。

    裴溪远深吸口气,重新拥住她。

    “我不管,下次我一定要。”

    沈宁伸手,拥住他的腰身。

    “好,我答应。”

    “吻吻我。”

    他任性的要求。

    沈宁笑着吻吻他的嘴唇。

    “不是嘴唇。”

    “那是哪里?”

    沈宁疑惑地问。

    他抬手推开衣领,指指自己的胸口,坏笑。

    “这里……给我盖个章!”

    沈宁明眸微转,与他对视片刻,然后就侧头凑过来,吻在他手指的地方——左胸心脏的位置。

    用力地吮了吮,她这才抬起脸。

    裴溪远垂脸看看自己胸口上她留下来的唇印,这才满意地扬唇。

    “那个笨蛋家伙肯定想不到这种事,你的第一个吻痕是属于我的!”

    沈宁扬唇,笑得宠溺。

    “那……现在是不是该乖乖躺下了?”

    裴溪远孩子气地笑了笑,然后就在床上躺好。

    沈宁重新帮他盖好被子,伸手拿过水晶球,他就抬手握住她的手腕。

    “宝宝,记得和我一起睡。”

    “好。”

    沈宁笑应。

    裴溪远松开手掌,沈宁张指,蓝色水晶球就从她手中滑落,注视着半空中摇动的水晶球,裴溪远的目光渐渐迷离。

    治疗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沈宁才疲惫地停下治疗。

    观察着裴溪远的表情,看他渐渐地安稳入眠,她暗暗松了口气。

    帮裴溪远拉拉被子,她又到慕云庭的房间看看小家伙,确定小家伙睡得很好,这才重新出来,抱着电脑走进书房,跟据今天的治疗进程续写治疗方案。

    ……

    ……

    第二天。

    沈宁依如往日一样早早起床,裴溪远和慕云庭都还在沉睡,吃过早睡,向蓝柏交待几句,沈宁拿上电脑,开车赶往医院。

    一进脑外科病房,远远就看到小护士们三三两两地议论着什么。

    看到她,众人立刻散开,各自去忙自己的工作。

    “沈主任!”小刘护士却是笑着向她迎过来,笑着向她伸出一根大拇指,“牛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章节内容结束–>

    …

第2269章 牛就一个字(2)    <!–章节内容开始–>走上前来接过她手上的外套,抬手帮她理理肩上的头发,裴溪远微眯着眸子坏笑。

    “你!”

    “我在说正经事。”

    “难道,我说得事情不正经?”裴溪远抬手扶住她露在裙子外的手臂,指尖轻轻地滑过她顺滑的肌肤,“上楼洗个热水澡,我准备你吃的,你准备我吃的!”

    沈宁还要开口,他的手指已经抬起来,按住她的嘴唇。

    “乖,上楼洗澡。”

    扬扬唇角,沈宁从他手中拿过大衣,走向楼梯的方向。

    “宝宝!”裴溪远在楼梯上看着她的背景,轻唤出声,沈宁停下脚步,转脸看向他,只见男人抱着胳膊靠在楼梯上,笑得邪魅,“我很快得哟!”

    沈宁轻耸肩膀,转身上楼。

    来到楼上,她并没有直接回房间,而是走到慕云庭的门外,轻轻地推开门。

    借着走廊里的灯光,只见小家伙的被子已经翻开,小小的人蜷缩在床角,有一半的身子都在被外,手臂还在挥舞着,嘴里含糊地嘟囔着。

    “不要……放开……我……”

    沈宁皱眉迈步走过来,坐到他的床侧,帮小家伙盖好被子,一边安抚地拍着小家伙的身子,人就俯下身子凑到他耳边。

    “小庭,别怕,妈咪在呢!”

    在她的安慰之下,小家伙重新安稳下来,呼吸也从粗重变到平稳。

    帮她盖好被子,沈宁心疼地叹了口气,重新起身退出房门。

    回到自己的卧室,她简单地洗了一个澡,换上家居装,立刻就从打开电脑,调出里面的治疗方案。

    这是一套系统的治疗方案,必须每天坚持进行,现在恰好是第二人格在,她刚好也可以向他询问一些事情的具体细节,这样就可以更好地帮裴溪远融合两个人格的记忆。

    “宝宝!”门被推开,裴溪远端着做好的宵夜走进来,将托盘放在床头柜上,他侧身坐到她身侧,“别工作了,衬热吃吧。”

    沈宁将电脑放到一边,裴溪远就将托盘放到床上。

    盘腿坐到床上,沈宁伸手拿过托盘里的牛奶,不客气地吃起来,一边吃一边就与他讨论治疗的事情。

    “一会儿吃完饭,我要对你进行第二次治疗。”

    裴溪远轻应。

    “好。”

    二人吃完饭,沈宁主动收拾起杯盘,裴溪远就回房间换衣服。

    等她收拾完厨房上楼,裴溪远已经靠在主卧门口,身上套着一件银灰色浴袍,抱着胳膊靠在门框上,一脸等待的资料。

    “等我一下!”沈宁转身到自己的房间,把电脑和水晶球拿过来,在他的床侧摆好,“好了,上|床躺好吧?”

    走过来,裴溪远放平身子,在枕上躺好。

    沈宁弯身帮他拉被子,他的手掌就抬起来拥住她的腰身,将她拖到自己怀里,一个翻身就将她压在身下。

    “远……”

    沈宁刚要说话,唇已经被他封住。

    吻着她,裴溪远的手掌不客气地伸过去,推开她的家居装,手掌就顺势钻进她的衣摆。

    指尖轻抚着她的肌肤,他的唇亦从她的唇上移开,落在她的颈间。<!–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