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蓝柏早已经站起身,小跑着出去拿药盒,送到沈宁手里,翻开小家伙的头发,沈宁小心地用棉签帮他涂上药膏。

    看小家伙张开小嘴打了一个哈欠,沈宁抬脸看向温柔。

    “你们先出去吧?”

    温柔站起身,“小萌萌,帮我倒杯果汁可以吗?”

    “好的,我马上去给您榨,温柔小姐想喝什么?”蓝柏一边起身一边询问。

    温柔耸耸肩膀,“随便。”

    二人离开慕云庭的卧室,沈宁就帮小家伙脱掉衣服,安顿在枕头上。

    裴溪远就伸手过来,握住小家伙的小手。

    “别怕,爹地妈咪都在,好好睡一觉,不会有事的。”

    “恩。”

    小家伙点点头,闭上眼睛。

    沈宁就伸过手掌,轻轻地拍着他的身子安慰,小家伙已经折腾得很疲惫,时候不大就已经进入梦乡。

    裴溪远侧眸,注视着沈宁目光温柔的侧脸,伸手递过药膏。

    沈宁接过药膏,小心地用棉签涂到慕云庭的伤脸,裴溪远主动将药膏接过去,她帮小家伙拉好被子,二人这才轻手轻脚地一起退出房间。

    看着沈宁将慕云庭的房门闭紧,裴溪远就轻扬唇角。

    “宝宝,以后,你一定是一个好妈妈。”

    沈宁转脸,向他一笑。

    “我喜欢小孩子。”

    伸手拥住她的腰身,裴溪远侧脸低语,“那我们以后多生几个。”

    沈宁扬唇,“已经有小庭了,再生一个就足够。”

    大手在她腰上轻轻抚了抚,裴溪远深吸口气直起身。

    “下楼吧!”

    虽然他很想马上开始造人计划,可是眼下来说还不是时候。

    二人走下楼来的时候,蓝柏正从厨房里把果汁端出来放在温柔面前。

    “温柔小姐好像有点咳嗽,我帮你榨了雪梨汁。”

    “谢谢。”温柔笑着道谢,接过杯子又抬脸看向蓝柏,“小萌萌,能帮我加点糖吗?”

    “我放了冰糖在里面。”蓝柏道。

    “知我者,小萌萌也!”温柔轻笑一笑,人就将果汁送到嘴边,大大地喝了一口,“恩,好喝。”

    蓝柏微笑,目光就落在裴溪远和沈宁身上,“二位喝什么?”

    “不用麻烦了。”沈宁坐到温柔身侧,“后天就要再次开庭,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我已经找到了一些新线索,再加上今天晚上的事情,应该是万无一失。”

    她拿到的一些证据已经非常有力,今晚金乔闹出来的这件事情,对裴溪远也是越发有益,温柔自然也是信心满满。

    将杯子里的果汁一口喝干,温柔站起身来。

    “时间不早了,我也该走了。”

    “我送你吧?”

    蓝柏站起身来。

    “那就麻烦你了。”

    温柔没有拒绝,她手臂上的伤还没有好,还不能开车。

    沈宁与裴溪远一起起身,送温柔离开。

    看着车子走远,裴溪远立刻就拥住沈宁的肩膀,将她带回客厅。

    沈宁脱下身上的外套,转脸看向裴溪远。

    “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宴会上被宋黛一折腾,跟本就没怎么吃东西,现在她都已经有点饿了。<!–章节内容结束–>

    …

第2266章 一巴掌(2)    <!–章节内容开始–>裴溪远走上前来,站到沈宁身侧,目光威严地扫了两个助理一眼。

    “我看谁敢动他?”

    那个一向吊儿郎当的男人,眸色冰冷,身上满是压抑不住的怒意,两个助理与他目光一对,都是后背生出寒意。

    金乔走上前来,看到裴溪远,也是脚步一僵,但是她并不担心就此放弃。

    “小庭!”用力挤了挤眼睛,金乔也是装出哭腔,“刚才都是妈妈不好,你原谅妈妈好吗?”

    慕云庭转过身,抬起小脚就向她踢过去。

    “你滚开!”

    “小庭!”沈宁沉声开口,“注意你的言行。”

    慕云庭抿抿小嘴,人就退到沈宁身后。

    脚步急响,蓝柏也跑了进来。

    “小少爷!”

    “走吧!”沈宁伸手牵住小家伙发凉的手掌,“我们回家。”

    “恩。”小家伙应了一声,跟着她就往门外走。

    “站住!”金乔站起身,喝住几人,“我有话要说。”

    沈宁停下脚步,保护性地将慕云庭护在自己身后,抬眸看向金乔。

    “我有必要提醒二位。”金乔走上前来,盛气凌人地注视着裴溪远和沈宁,“慕云庭是我儿子,你们不要太过分。什么爹地妈咪,你们是他的父母吗,真是不要脸!”

    “金小姐!”沈宁尚未开口,身后已经传来一个带着笑意的女声,“现在这个时候,你可没有指责我当事人的资格。”

    沈宁转过脸,看向走过来的温柔。

    “小柔,你来了。”

    “恩。”温柔向她点点头,迈步来到几人面前,停在金乔面前,“作为他的监护人,裴溪远先生同样有权力决定他对自己以及自己妻子的称呼,这些……您无权干涉。还有,对于您辱骂我当事人的行为,我们保留付诸法律的权力。我还要严正提醒你,以后在我的两位当事人面前,注意您的措词。”

    金乔咬了咬牙,却无力反驳,最后只是冷哼出声。

    “你们不要太得意,我儿子永远都是我儿子,这是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的事实。”

    说完,她转身走向电梯的方向。

    “回去!”

    两个助理忙着跟过去。

    “走吧!”沈宁轻轻拍拍身侧慕云庭的肩膀,“我们上车再说。”

    几人一起走出大堂,坐上蓝柏开来的车子。

    沈宁拥住慕云庭,感觉到他身子微微颤抖,她关切地将脸凑到他的脸侧。

    “小庭,你还好吧?”

    “妈咪。”慕云庭抬起脸注视着她,“我……好难过。”

    “小庭,你的脸怎么回事?”

    温柔坐在侧座上,看得比较清楚,注意到慕云庭异样的小脸,她关切地询问道。

    小家伙垂下脸,“她……打我!”

    “什么?!”温柔一听就急了,“这个该死的贱女人,她怎么可以这样。”

    “小柔。”

    沈宁轻声喝住她。

    温柔注意到自己失语,歉意地耸耸肩膀。

    “sorry,一时语误。”

    将小家伙微微转身,拥到怀里,沈宁轻轻地抚着他的后背。

    “想哭就哭吧,别撑着。”

    小家伙还小,如果这个时候就开始压抑情绪,对他的心理健康只怕有坏的影响。<!–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