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太美了!”

    蓝柏情不自禁地感叹出声。

    在他的感叹声中,沈宁已经走到地毯一侧,前奔两步,侧身起跳,华美的空中转体,旋摆展开,依如羽翼。

    整个宴会大厅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此时此地,安静得落针可闻。

    在所有人的担心中,沈宁优雅落地,双足稳若泰山,未动半分。

    然后,她抬手,微弯身,向众人行礼。

    啪!啪啪!啪啪啪!

    裴溪远第一个带头鼓掌。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瞬间掌声雷动。

    沈宁轻轻喘了口气,侧眸看向站在地毯一侧的宋黛。

    “宋医生,请!”

    宋黛的脸都白了。

    上大学之前,她学过数年的民族舞,自认在这样的宴会之上,无人能出其右。

    可是,眼看着沈宁跳得这段芭蕾,尤其是最后这一个漂亮的空中转体,她早已经被震惊当场。

    这样稳定而漂亮的空转,绝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练成的。

    这次,她真得是班门弄斧,彻底栽了。

    请?

    怎么请,她哪里会跳芭蕾啊!

    “我……”宋黛吃力地喘了口气,“我的脚趾不舒服,不……不能跳芭蕾。”

    沈宁淡笑,“这么说,宋医生是认输了吗?”

    宋黛的脸色微微有些发青,心中只恨不得立刻就消失,人却只能留在原地,心中气得要死,嘴上却只能继续装出客气。

    “沈主任舞技卓越,宋黛自愧弗如!”

    沈宁一笑,“宋主任客气了。”

    提着她的高跟鞋走过来,裴溪远弯身将鞋子放到她面前,抬手帮她的脚捧进鞋子。

    这功夫,主持人早已经命令司仪把跳舞比赛的奖品拿过来。

    裴溪远可是医院的董事长,却对这个女人宠爱有加,甚至亲自帮她提鞋,这其中的深意谁不清楚。

    现在,不管是主持人还是工作人员,对沈宁都已经是刮目相看。

    不仅仅是因为她卓越的舞技,还因为裴溪远对她的态度。

    “现在,我就将今天这份特别的大奖,交给我们今晚的最佳舞者——沈宁小姐!”主持人笑着举起礼盒,“我们让裴董给沈小姐发奖好不好?”

    “好!”

    顿时,一片附和声。

    裴溪远接过礼盒,送到沈宁手里。

    四周一算掌声和欢呼声,大家都是主动向沈宁拥过来,一来向她道贺,二来顺便接触一下裴溪远。

    没有人再理会宋黛,甚至包括那个一向对她倾慕有加的心外科主任。

    有人从她身侧挤过,将她的腰都撞得发痒,却没有人理会,甚至连对不起也没有对她说一声。

    宋黛看着被众人簇拥着,手中捧着礼盒与自己的待遇截然不同的沈宁,只是气得银牙暗咬。

    “这些原本应该是我的!”

    “好了。”简凌走过来,拉住她的胳膊,“还嫌不够丢人,还不快走?!”

    拉起宋黛,简凌急步挤出人群。

    宋黛被简凌带到接待处,等待工作人员给她外套的时候,她就抬起右手,指向被众人如众星捧月一样照顾着的沈宁,忿忿开口。

    “沈宁……我们走着瞧!”<!–章节内容结束–>

    …

第2256章 宋医生,请!(1)    <!–章节内容开始–>蓝柏小跑着将剪子拿回来,裴溪远接到手里,将沈宁的包递给蓝柏,裴溪远弯下身去,在沈宁面前单膝跪下,小心地捧起她的裙摆剪开。

    一直剪过小腿的部分,他才小心地移开剪子。

    “可以了吗?”

    沈宁提提裙子。

    “可以了。”

    将剪子交给蓝柏,裴溪远重新起身,斜了一眼不远处的宋黛,他向沈宁一笑,退出一边。

    音乐声中,沈宁缓缓地抬起两手,姿态优雅地半空中击了击掌。

    乐队那边一直在等待,收到沈宁的信号,立刻就重新演奏起来。

    音乐起,沈宁的身体也随之律动起来。

    高跟鞋击踏过地面,发出有节奏的清脆声响,纤细的身体完全与音乐契合在一处。

    舞!

    舞!

    舞!

    所有的人都情不自禁地被她吸引,所有的目光都定格在沈宁的身上。

    她的手指、她的手臂、她的腰身……甚至她轻轻击打在地面上的黑色高跟鞋,所有的一切都在舞蹈。

    在一片急促的鼓点中,沈宁收住旋转的身体,瞬间安静下来。

    “宋医生,我跳得对吗?”

    宋黛学过跳舞,当然也看得出,刚才沈宁跳得一点也没有错,而且她跟本就没有半个舞步不在节拍上。

    就算是她想鸡蛋里挑骨头,都难以挑出破绽。

    事情到了现在,宋黛已经很清楚地意识到,今天晚上她不可能赢过沈宁。

    这样的程度,只能证明对方也是专业。

    为了不让自己太过丢人,宋黛扬唇一笑。

    “没想到沈主任的舞也跳得这么好,既然如此,那个奖品就让给沈主任吧!”

    这个女人,也当真是脸皮够厚。

    明眼人都看得出,刚才沈宁跟本就没有输,又何来这个“让”字。

    沈宁扬唇,她可不需要宋黛让她。

    “既然是比赛,总要比出一个结果,才算是给大家一个交待。”

    说着,她就轻轻抬起右足,将脚从鞋子里退了出来,踩上地面。

    “等等!”

    她的足尖刚刚接触到地面,裴溪远的声音已经响起来。

    沈宁疑惑侧脸,只见他已经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她面前,伸手扶住她的胳膊。

    “阿柏,把地毯拿过来。”

    “是,裴先生。”

    蓝柏忙着答应,立刻就带了几个工作人员去拿过地毯在舞池上铺好。

    裴溪远手臂一伸就将沈宁抱起,抱着她走到红毯一边,才将她放下。

    向他一笑,沈宁轻声开口。

    “让乐队,演奏《天鹅湖》!”

    “好。”

    裴溪远转身走到乐队一侧,向指挥交待。

    地毯上,沈宁已经退到地毯中间,四周的看客包括宋黛在内,看着她赤足站在地毯上的样子,都是有些奇怪。

    斗舞斗舞,这位儿怎么把鞋都脱了?

    音乐声起。

    听到那熟悉的乐音,除了裴溪远之外,所有人的眼睛里都露出惊讶。

    这其中,也包括宋黛。

    《天鹅湖》?!

    地毯上,沈宁舒展双臂,优雅而舞。

    起初,姿态尽现着还有天鹅的优美与舒展,随着乐音渐急,她的舞步也变得急促而有力。<!–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