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好,抽奖环节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不过,大家不要失望。接下来,我们还有一份特别大礼!”主持人轻轻抬手,礼仪小姐立刻就将一只包装着漂亮包装纸的盒子捧上前来,“没错,就是我们礼仪小姐手里捧着的这个盒子,这份特别的礼物将会送给今晚舞会上最出色的一对舞伴。”

    台下,一片掌声和欢呼声。

    “我想……”主持人再次开口,“现在大家最好奇的应该就是这里面是什么东西。事实上,我也很好奇,因为我也不清楚。所以……就请各位加油,决出胜负,我们就可以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好,现在我来向大家宣布一些规则。接下来我们的乐队会演奏不同风格的舞曲串烧,能够坚持到最后,并且表现最出色的一对,就是今晚的大奖得主。还等什么,现在,准备参加比赛的先生和女士们请找到你的舞伴,到舞池准备吧!”

    乐队凑起欢快的音乐,不少男女结伴走进舞池,得不得大奖倒在其次,既然来了宴会,自然就是为了一个热闹和开心。

    不参加比赛的参会者们也纷纷来到舞池边,观看比赛。

    “宁宝宝,我们也去!”

    裴溪远早已经按捺不住,拉着沈宁就往舞池内走。

    沈宁的性子,对这种事情一向没有多少兴趣,不过既然之前已经答应过他要陪他跳到底,自然也不会失言。

    不远处,宋黛一看到沈宁,立刻就挑起眉尖。

    “表姐,我们也去!”

    “拜托,我是女人好不好!”

    简凌舞跳得一般,对这种事情自然也是兴致不高。

    宋黛撇撇嘴,人就走到不远处心外科主任的面前。

    “李主任,一起参赛吧?”

    “我……”原本被她甩到一边的心外科李主任,一看她重新回来,不由地一脸惊讶,“我……我跳得不太好。”

    “没关系,我带你。”

    宋黛不由分说就拉住他的手掌,拖着李主任走进舞池,最开始的曲子是比较简单的慢三,然后是慢四,二三分钟之后,又变成探戈……

    随着舞种越来越难,舞池里的男女也是越来越少,等到曲子变成恰恰舞曲的时候,舞池里只剩下三对。

    一对是沈宁和裴溪远,一对是宋黛与心外科李主任,还有一对则是另外一对参加宴会的男女。

    裴溪远今晚上玩得很开心,尤其是能与沈宁一起跳舞,这让他更加开怀。

    二个人的身影时分时合,微笑着注视彼此,很惬意地享受着随着音乐舞动的感觉。

    很快,那对男女就累得停下脚步。

    宋黛看看不远处的沈宁和裴溪远,立刻就拉着李主任向二人的方向跳过去。

    “宋主任,咱们也停了吧,我……有点不行了!”李主任微喘着说道。

    宋黛皱眉,离成功只差一步,这个时候让她放弃,她哪里肯。

    此时,恰好沈宁与裴溪远再次分开,见此情景,宋黛松开李主任,侧身向前行了三步,正好站到沈宁与裴溪远之间。<!–章节内容结束–>

    …

第2252章 品味不是一般的差(3)    <!–章节内容开始–>“是啊。”简凌淡淡扬唇,“陪一个朋友参加。”

    “希望您玩得开心。”蓝柏向她笑笑,手就伸过来拉住裴溪远的胳膊,“我和裴先生还有一点事情,先失陪了。”

    说完,他急急地将裴溪远拉开。

    简凌将杯子送到嘴边,看着二人渐远的身影,眼底就染上异色。

    刚刚裴溪远的样子,好像完全不认得她一样,这也太奇怪了吧?!

    简凌注视着远处的蓝柏和裴溪远,刚好看到蓝柏正向她的方向看过来,目光与她一触,立刻就迅速移开。

    这两个家伙,怎么都怪怪的。

    “你没有和她说什么吧?”

    将裴溪远拉到一个角落,蓝柏担心地询问。

    “她是什么人?”裴溪远从他的语气中,听出简凌的不寻常,当即轻轻撇嘴,“别告诉我,那是裴溪远玩过的女人,品位也太差了!”

    蓝柏皱着眉,“她是金乔的代理律师。”

    裴溪远一惊,“什么?”

    那个女人竟然是金乔的代理律师,她不会发现什么吧?

    蓝柏注意到他的表情,心中顿时生出担心,“你是不是对她说了什么?”

    裴溪远耸耸肩膀,“我只是没有认出她来,应该不会有事。”

    蓝柏皱眉,“沈小姐呢?”

    裴溪远向楼上扬扬下巴,“去见我爸爸了。”

    “她没有发现什么吧?”蓝柏轻声问。

    裴溪远侧眸看了他一眼,“她早就知道了。”

    蓝柏大惊,“那她……”

    裴溪远耸耸肩膀,“你不用担心,所有的事情她都知道。”

    侧眸看向楼梯的方向,裴溪远再次皱眉。

    “你说,我爸会难为她吗?”

    蓝柏耸耸肩膀。

    “很有可能。”

    ……

    ……

    楼上。

    沈宁行到0209号房间门外,轻轻地敲了敲门。

    片刻,门被拉开,助理周敏生微笑着请她进去。

    沈宁走进房间,只见裴东晟坐在沙发上,正侧脸向她的方向看过来。

    不卑不亢地走过来,沈宁笑着向裴东晟伸过手掌。

    “裴董,您好。”

    裴东晟伸过手掌,拿过桌上的杯子,并没有与她握手,只是向对面的沙发扬扬下巴。

    “坐吧。”

    沈宁看看自己伸在半空中的手掌,脸上依旧笑得恬静。

    “裴董,我的手洗过了,没有病菌。”

    眉尖轻轻一跳,裴东晟抬起脸,正色看了沈宁一眼。

    只见她微扬着唇角,笑得云淡风清,并没有半点嗔怒,只是一脸平静,宠辱不惊。

    放下杯子,他伸过手掌,与她轻轻地握了握手。

    “沈主任,请坐。”

    从“坐吧”,到“沈主任,请坐”,这其中的语气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谢谢。”

    沈宁笑着坐到对面的沙发上。

    裴东晟的视线扫过她的手指,在她的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枚戒指。

    “沈小姐结婚了吗?”

    “是的。”

    沈宁笑答。

    “可以冒昧地问一下,结婚对象吗?”裴东晟的语气里染上几分逼人的气势。

    说结婚就结婚,连一个招呼也不向他,一想到这点,他这个做父亲的怎么可能不生气。<!–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