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是啊。”简凌淡淡扬唇,“陪一个朋友参加。”

    “希望您玩得开心。”蓝柏向她笑笑,手就伸过来拉住裴溪远的胳膊,“我和裴先生还有一点事情,先失陪了。”

    说完,他急急地将裴溪远拉开。

    简凌将杯子送到嘴边,看着二人渐远的身影,眼底就染上异色。

    刚刚裴溪远的样子,好像完全不认得她一样,这也太奇怪了吧?!

    简凌注视着远处的蓝柏和裴溪远,刚好看到蓝柏正向她的方向看过来,目光与她一触,立刻就迅速移开。

    这两个家伙,怎么都怪怪的。

    “你没有和她说什么吧?”

    将裴溪远拉到一个角落,蓝柏担心地询问。

    “她是什么人?”裴溪远从他的语气中,听出简凌的不寻常,当即轻轻撇嘴,“别告诉我,那是裴溪远玩过的女人,品位也太差了!”

    蓝柏皱着眉,“她是金乔的代理律师。”

    裴溪远一惊,“什么?”

    那个女人竟然是金乔的代理律师,她不会发现什么吧?

    蓝柏注意到他的表情,心中顿时生出担心,“你是不是对她说了什么?”

    裴溪远耸耸肩膀,“我只是没有认出她来,应该不会有事。”

    蓝柏皱眉,“沈小姐呢?”

    裴溪远向楼上扬扬下巴,“去见我爸爸了。”

    “她没有发现什么吧?”蓝柏轻声问。

    裴溪远侧眸看了他一眼,“她早就知道了。”

    蓝柏大惊,“那她……”

    裴溪远耸耸肩膀,“你不用担心,所有的事情她都知道。”

    侧眸看向楼梯的方向,裴溪远再次皱眉。

    “你说,我爸会难为她吗?”

    蓝柏耸耸肩膀。

    “很有可能。”

    ……

    ……

    楼上。

    沈宁行到0209号房间门外,轻轻地敲了敲门。

    片刻,门被拉开,助理周敏生微笑着请她进去。

    沈宁走进房间,只见裴东晟坐在沙发上,正侧脸向她的方向看过来。

    不卑不亢地走过来,沈宁笑着向裴东晟伸过手掌。

    “裴董,您好。”

    裴东晟伸过手掌,拿过桌上的杯子,并没有与她握手,只是向对面的沙发扬扬下巴。

    “坐吧。”

    沈宁看看自己伸在半空中的手掌,脸上依旧笑得恬静。

    “裴董,我的手洗过了,没有病菌。”

    眉尖轻轻一跳,裴东晟抬起脸,正色看了沈宁一眼。

    只见她微扬着唇角,笑得云淡风清,并没有半点嗔怒,只是一脸平静,宠辱不惊。

    放下杯子,他伸过手掌,与她轻轻地握了握手。

    “沈主任,请坐。”

    从“坐吧”,到“沈主任,请坐”,这其中的语气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谢谢。”

    沈宁笑着坐到对面的沙发上。

    裴东晟的视线扫过她的手指,在她的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枚戒指。

    “沈小姐结婚了吗?”

    “是的。”

    沈宁笑答。

    “可以冒昧地问一下,结婚对象吗?”裴东晟的语气里染上几分逼人的气势。

    说结婚就结婚,连一个招呼也不向他,一想到这点,他这个做父亲的怎么可能不生气。<!–章节内容结束–>

    …

第2251章 品味不是一般的差(2)    <!–章节内容开始–>“好的,沈小姐直接到楼上0209号房就好。”

    周敏生向她点点头,转身离开。

    这功夫,裴溪远已经捧着两杯酒水回来,看到转身离开的周敏生,他微微皱眉。

    “什么人?”

    “你爸爸的助理,叫我上来呆一会儿。”沈宁接过他送过来的酒水啜了一小口,“我上去看看。”

    “我陪你?”

    “不用了。”沈宁将酒水重新送到他手上,立刻就侧目寻找蓝柏,那家伙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只是不见人影,她收回目光,担心地看向裴溪远,“你自己留在这里没有问题吧?”

    不管怎么说,裴东晟都是裴溪远的父亲。

    他和她一起上去,反倒可能会在父亲面前露出马脚,而且这位一向做事说事任性不羁,万一那位对自己有什么针对性的言语,反倒有可能会让父子二人闹僵。

    裴溪远向她眨眨眼睛,“放心吧,如果有女人过来搭讪,我会直接了当地告诉她,本人有主儿!”

    沈宁轻轻挑眉。

    他明知道,她不是那具意思。

    “好啦,一会儿我会去找蓝柏,让他看着我,这样总可以了吧?”

    沈宁扬唇。

    “远宝宝,好乖,等我,很快下来。”

    “别让我等太久哟!”裴溪远笑着提醒。

    向他轻轻点头,沈宁转身走到楼梯上,走上楼去。

    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尽头,裴溪远这才收回目光,无聊地喝了一口酒水,看到正在四下张望的蓝柏,他轻吁口气,主动向蓝柏的方向走过去。

    “裴先生!”宋黛见他一个人,立刻不失时机地迎过来,看到他手中捧着两杯洒,她手一伸,就接过沈宁那一杯,“裴先生可真是善解人意,我刚好口渴了。”

    说着,她扬唇将杯子送到嘴边,自认极是风情地喝了一口,眼睛就从杯子上面向裴溪远抛过一个妩媚的眼神。

    “那个……”裴溪远扬起唇角,“那杯小宁喝过了。”

    “咳!”

    宋黛一口酒水全部呛进气管,十分没形象地咳嗽一声,一口酒全喷出来。

    侧身避过她的口水,裴溪远上下打量一眼她落上酒水的裙子,抬手捂住鼻子。

    “哦……真是惨不忍睹,你还是快去洗手间处理一下吧!”

    宋黛的眼一下子就涨红到脖根,忙着提了裙子走向洗手间的方向。

    看着她走远,裴溪远轻轻扬唇,转过身要走,却不小心撞到一个人。

    “对不起。”

    转过脸来,他礼貌地道歉。

    “没关系。”简凌注视着面前的裴溪远,“裴先生,好巧!”

    裴溪远哪里认得简凌,只以为她又是像宋黛一样,想要向他搭讪的女人。

    “我好像不记得,我们认识吗?”

    简凌眼中闪过异色,“裴先生……不认识我了?”

    看出她脸上的错愕,裴溪远心头一紧。

    难道说,她也是他的熟人。

    上下打量一眼简凌,裴溪远轻轻摇头。

    那个家伙的品位还真不是一般的差!

    此时,蓝柏已经注意到裴溪远,看到他面前的简凌,蓝柏心中一急,立刻就加快脚步小跑过来。

    “简律师,没想到您也在这里。”<!–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