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好的,沈小姐直接到楼上0209号房就好。”

    周敏生向她点点头,转身离开。

    这功夫,裴溪远已经捧着两杯酒水回来,看到转身离开的周敏生,他微微皱眉。

    “什么人?”

    “你爸爸的助理,叫我上来呆一会儿。”沈宁接过他送过来的酒水啜了一小口,“我上去看看。”

    “我陪你?”

    “不用了。”沈宁将酒水重新送到他手上,立刻就侧目寻找蓝柏,那家伙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只是不见人影,她收回目光,担心地看向裴溪远,“你自己留在这里没有问题吧?”

    不管怎么说,裴东晟都是裴溪远的父亲。

    他和她一起上去,反倒可能会在父亲面前露出马脚,而且这位一向做事说事任性不羁,万一那位对自己有什么针对性的言语,反倒有可能会让父子二人闹僵。

    裴溪远向她眨眨眼睛,“放心吧,如果有女人过来搭讪,我会直接了当地告诉她,本人有主儿!”

    沈宁轻轻挑眉。

    他明知道,她不是那具意思。

    “好啦,一会儿我会去找蓝柏,让他看着我,这样总可以了吧?”

    沈宁扬唇。

    “远宝宝,好乖,等我,很快下来。”

    “别让我等太久哟!”裴溪远笑着提醒。

    向他轻轻点头,沈宁转身走到楼梯上,走上楼去。

    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尽头,裴溪远这才收回目光,无聊地喝了一口酒水,看到正在四下张望的蓝柏,他轻吁口气,主动向蓝柏的方向走过去。

    “裴先生!”宋黛见他一个人,立刻不失时机地迎过来,看到他手中捧着两杯洒,她手一伸,就接过沈宁那一杯,“裴先生可真是善解人意,我刚好口渴了。”

    说着,她扬唇将杯子送到嘴边,自认极是风情地喝了一口,眼睛就从杯子上面向裴溪远抛过一个妩媚的眼神。

    “那个……”裴溪远扬起唇角,“那杯小宁喝过了。”

    “咳!”

    宋黛一口酒水全部呛进气管,十分没形象地咳嗽一声,一口酒全喷出来。

    侧身避过她的口水,裴溪远上下打量一眼她落上酒水的裙子,抬手捂住鼻子。

    “哦……真是惨不忍睹,你还是快去洗手间处理一下吧!”

    宋黛的眼一下子就涨红到脖根,忙着提了裙子走向洗手间的方向。

    看着她走远,裴溪远轻轻扬唇,转过身要走,却不小心撞到一个人。

    “对不起。”

    转过脸来,他礼貌地道歉。

    “没关系。”简凌注视着面前的裴溪远,“裴先生,好巧!”

    裴溪远哪里认得简凌,只以为她又是像宋黛一样,想要向他搭讪的女人。

    “我好像不记得,我们认识吗?”

    简凌眼中闪过异色,“裴先生……不认识我了?”

    看出她脸上的错愕,裴溪远心头一紧。

    难道说,她也是他的熟人。

    上下打量一眼简凌,裴溪远轻轻摇头。

    那个家伙的品位还真不是一般的差!

    此时,蓝柏已经注意到裴溪远,看到他面前的简凌,蓝柏心中一急,立刻就加快脚步小跑过来。

    “简律师,没想到您也在这里。”<!–章节内容结束–>

    …

第2249章 二个贱人(3)    <!–章节内容开始–>蓝柏有些担心地看向身边的裴溪远,后者则回他一笑,又侧眸看看沈宁,向她眨眨眼睛。

    沈宁一笑。

    “小心点。”

    裴溪远向她点点头,回她一个“不用担心”的眼神,走上主席台,站到父亲身侧。

    “现在,我已经退居二线,将医院交给溪远管理,今天的庆典仪式,也将由他来主持。”

    裴东晟主动让开位置,裴溪远就上前一步,站在话筒前。

    开场致词蓝柏早有准备,他照本宣科就可以。

    站在话筒前的男人,身姿挺拔,语气东方文学网.east330.雅又不失风趣,就算是熟悉他的人都很难看出这其中的破绽,哪怕是他的父亲裴东晟。

    “……。现在,请大家和我一起,见证医院的20年辉煌。”

    所有人一起鼓掌,远处的江面上,一声笛声长鸣,紧接着就有烟花爆起。

    夜色中,江面映着烟花和灯光,美若梦境,一时间只是让人分不清哪里是真实,哪里是虚幻。

    烟花此起彼伏,最后,半空中爆出一个巨大的“20”的字样,整个烟花表演才宣布结束,宴会随之开始。

    裴溪远迈步走下主席台,不少人走上前来,向父子二人道贺。

    与董事的几个寒暄几句,裴溪远迈步走向沈宁。

    “裴先生!”宋黛急步行过来,拦住他的去路,向他伸过手掌,“我是脑外科主任宋黛,很高兴见到您。”

    “脑外科主任?”裴溪远伸手与她握了握,上下打量她一眼,“我记得,是沈宁吧?”

    “哦,沈主任是正主任,我是副主任。”宋黛扬唇,笑得妩媚,“可以请您跳舞吗?”

    “很报歉,我已经有舞伴了。”

    裴溪远向不远处走过来的沈宁一笑,迈步向她走过去,立刻就握住她的手掌,将她带向舞池。

    宋黛见状,只是气得暗暗咬牙。

    之前在科里,就听说过沈宁与裴溪远的八卦,她这次来参加宴会,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想要抢走裴溪远。

    沈宁抢走她的主任之位,她就抢走她的男人!

    这一次,宋黛精心打扮,自认美艳动人,裴溪远竟然这么不客气地拒绝,实在让她有些难以接受。

    注视着与裴溪远跳舞的沈宁,宋黛怎么也看不出,她好在哪里。

    正在暗暗生气,手包里手机已经震动起来。

    取出手机,看到上面的“简凌”二字,她立刻就走到一边,将电话接通。

    “宋黛,我在外面,出来接我一下。”

    “好的,我马上出来。”

    宋黛挂断电话,立刻就走向出口,出口外面,简凌一身盛装,披着大衣正在向她招手,一边就向工作人员说道,“看到没有,那位就是我朋友。”

    工作人员哪里知道宋黛也没有请柬,一看这位是从里面走出来,当即就将简凌放行。

    “表姐,你怎么现在才来呀?”宋黛皱眉埋怨道。

    被裴溪远拒绝心情不爽,宋黛不过就是借简凌来发发牢骚。

    “别提了,有点事情耽搁了。”简凌伸手拥住她的胳膊,“走吧,我们进去吧!”

    ……

    ……

    晚安<!–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