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穿上沈宁身上,却是恰到好处。

    她一向不是喜欢华丽的人,身上那股自然的恬静又优雅的气质,却刚好与衣服切合。

    简单、大气、优雅。

    沈宁扬唇,“这是你送的。”

    男人的眉毛顿时皱起来,“品味真差,幸好我家宝宝气质好。”

    沈宁轻笑出声。

    刚才还说喜欢这条裙子,一听说是裴溪远送的,他立刻就开始挑三拣四。

    “帮我选一件首饰吧。”沈宁向桌上的几条项链扬扬下巴,“你喜欢哪套?”

    “这些也是他送的?”裴溪远的语气中醋意十足。

    “是我自己的。”沈宁道。

    裴溪远帮她准备了礼服,这些首饰是她从家里拿过来,准备配衣服的。

    “等我一下。”

    裴溪远一笑,立刻就走到门边,将刚才放到门口的纸袋提出来,取出里面的一个盒子送到她面前。

    “那……送给你!”

    沈宁打开盒子,只见里面放着一套蓝宝石与黑色金属搭配做成的首饰。

    项链、手镯、耳环全部都有。

    简洁的款式,与她身上的裙子感觉很搭。

    “谢谢。”沈宁微笑着道谢,人就站到镜前,“帮我戴上吧?”

    裴溪远笑着动手,帮她把几样首饰穿戴上身。

    “恩,有了我的首饰,这套衣服都增色不好。”

    沈宁笑而不语。

    裴溪远认真地帮她把吊坠在她的两弯锁骨之间摆正,抬脸捕捉到她的表情,他轻轻挑眉。

    “你笑什么?”

    沈宁转过脸,“我只是在想,你不会是刷得裴溪远的卡吧?”

    裴溪远回她一个白眼,“以为你老公我不会赚钱?这是我以前在赌场赢的钱,和他没有半毛钱关系。”

    “那就谢谢啦。”沈宁提起裙摆走到床侧,伸鞋踩上高跟鞋,抬脸看他还站在原地,她微微侧脸,“你不去换衣服吗?”

    裴溪远歪着头,注视着她的样子,“不应该是妻子帮丈夫挑衣服的吗?”

    沈宁穿好高跟鞋,坐在床上向他抬起右手,他就笑着走过来,绅士一样地弯着身子扶住她的手掌将她从床上扶起,引着她走到主卧,裴溪远去洗澡,沈宁就走进衣帽间,帮他挑好西装和衬衣、领带、内衣……一件件地拿出来,摆在床上。

    等她将衣服准备好,他亦已经冲完澡出来,只裹着一件浴巾站在她面前。

    “老婆,内衣。”

    沈宁拿过他的内衣送过来。

    他伸手接过,人就向她眨眨眼睛。

    “真得要穿吗?”

    沈宁挑眉,“除非,你不想和我跳舞。”

    “我更喜欢在床上跳。”裴溪远嘴里说着,到底还是将衣服穿到身上。

    沈宁拿过衬衫,服侍他套到身上,又主动帮他系扣子。

    双手扶着她的腰身,裴溪远语气里微有不甘。

    “要是你脱我的衣服,像帮我穿衣服一样积极就好了。”

    沈宁拿开他不安分的手掌,将裤子提过来送到他手上,又转身拿过领结,帮他系到颈上,仔细整理好。

    站起身,系好腰带,裴溪远再次伸臂拥住她,“知道我现在想干什么吗?”<!–章节内容结束–>

    …

第2244章 钻石单身男(1)    <!–章节内容开始–>因为忙碌,下午的时间,裴溪远过得很是充实。

    当他从伊藤下榻的酒店告辞出来的时候,他跟本就没有意识到半天的时间已经过去。

    坐到后座上,他侧脸看向蓝柏,“我们现在去哪儿?”

    “回去换衣服,准备参加晚宴。”蓝柏将手中的笔记本电脑送过来,放到他膝盖上,“这几位是医院的董事,你仔细看一下,别认错了。”

    医院周年庆祝,今年又恰好是二十周年,这样隆重的庆典董事们自然都会出席,如果裴溪远到时候一个也不认识,极有可能就会露出马脚。

    裴溪远抬腕看看手表,时间已经是晚上六点。

    “竟然这么快?”

    以往,他每次出来的时候总是觉得时间漫长,不知道该怎么打发。

    这也难怪,没有朋友,没有社会属性,他除了去看书、喝酒之外几乎没有太多的事情可做。

    这也是为什么他有那么多时间,学习诸如厨艺、心理学之类东西的原因。

    目光落在网页上的照片资料,裴溪远轻轻用手指敲打着电脑。

    “他每天都这么忙吗?”

    “有的时候比今天更忙。”蓝柏随口答道。

    “他比我充实多了。”裴溪远轻声感叹了一句。

    听到他的声音,蓝柏转过脸,视线重新落在他的身上,“其实有的时候,我觉得裴先生是故意让自己很忙。”

    裴溪远微微挑眉,“难道……他也怕孤独?”

    “先生他……”蓝柏放低声音,“其实朋友也不多。”

    有这样的心理缺陷,裴溪远也是很自然地远离人群,不希望有任何人发现他的缺点,所以他的朋友也是着实不多。

    裴溪远怔了怔,然后就轻耸肩膀,将视线收回来,继续看上面的资料。

    蓝柏启动车子的时候,他重新抬起脸。

    “我们去接小宁吧?”

    “沈小姐早上的时候就说过,她会直接回家准备。”蓝柏答道。

    裴溪远点点头,“绕道去一趟商场,我买点东西。”

    蓝柏答应一声,启动车子离开酒店。

    等二人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将近七点钟。

    蓝柏还没有下车,裴溪远已经跳下车去,迈步上楼,没有回自己的卧室,而是径直来到沈宁的门前,轻轻地敲了敲门。

    “进。”

    门内传出沈宁的声音。

    裴溪远迈步走进来,只见她背对着门站在落地镜前,正在对着镜子梳理头发。

    她的身上套着一件黑色的晚礼服,那是一件款式极简约的礼服,贴身的剪裁,垂坠的面料,将她的身形尽露无疑。

    裴溪远推开门的时候,沈宁恰好向他转过脸。

    看到他,她微微扬唇。

    “回来了?”

    回眸一笑,百媚顿生。

    裴溪远回过神来,“宝宝,你今晚好美。”

    沈宁理了理肩上的头发,向他转过身来,淡笑开口,“不给你丢人就好。”

    走到她身侧,帮她摘掉身上沾着的一根头发,裴溪远抬手帮她理了理身后的顺直长发。

    “我喜欢你的裙子。”

    这件礼服,没有太多花哨的设计,就是最经典的抹胸款,这样的款式,绝对保险,但是想要穿出彩就很困难。<!–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