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蓝柏站在原地没动,“您中午约了伊藤先生吃饭。”

    裴溪远耸耸肩膀,“那就取消。”

    “伊藤先生是日本仁川制药的总工程师,这几天,您一直在努力,想要把他挖到我们的公司。这是他第一次来中国,而且也是他第一次接受您的邀请,再过几天,就是伊藤先生与旧公司合同到期的日子。如果我们失去这个机会,就要再等上五年。综上所述,这顿饭,您必须去吃。”

    裴溪远皱着眉毛,“和我有关系吗?”

    “如果你不能争取到伊藤先生,公司就会失去一个非常好的人才,对公司就是极大的损失。到时候裴先生如果知道肯定会不开心,裴先生不开心,沈小姐就会不开心。沈小姐如何不开心的话,可能会吃不好饭,睡不好觉……”

    裴溪远撇嘴,“少来这套!”

    “沈小姐工作那么忙,要是再为裴先生的事情操心的话……”

    “闭嘴!”裴溪远皱眉喝住蓝柏,斜眸瞪了他一眼,“以前没发现,你这个家伙这么可恶。”

    蓝柏垂着脸,“我只是实话实说。”

    “好。”裴溪远抬起手掌摸了摸下巴,“我会想办法搞定伊藤。不过,我告诉你,我可不是为了什么裴氏生物,我只是为了小宁。”

    蓝柏淡笑,裴溪远就抓过桌上的电话,拨通沈宁的号码。

    看蓝柏还站在原地,裴溪远皱眉。

    “那家伙让你监视我对不对?告诉你,阿柏,如果你还不走的话,中午我就不去和伊藤吃饭。”

    蓝柏无奈,只好退出门去。

    “喂?”

    电话那头,沈宁的声音已经传过来。

    “宁宝宝,对不起呀,中午我要替那个家伙和伊藤吃饭,不能陪你了。你想吃什么,我让蓝柏带给你。”

    “不用了,我吃食堂就好,你好好工作吧。”

    裴溪远撇嘴,“你也让我好好工作,又是为了那家伙。”

    “难道,你以后都不打算工作?”沈宁在那头问。

    “我当然要工作,好赚钱养你。”

    沈宁轻笑,“那就好好努力吧!”

    “是,老婆大人!”

    “那我挂了?”

    “老婆你不给我加点油吗?”

    “加油。”

    “要实际行动加油才行!”

    电话这头,沈宁扬扬唇角,轻轻地虚亲了一下。

    “好了,好好工作吧,晚上见。”

    “晚上见。”

    挂断电话,裴溪远立刻就走到门边,拉开门,看向站在门外的蓝柏。

    “把伊藤的资料给我。”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蓝柏立刻就将准备好的资料送过来,裴溪远接到手中,认真地阅读起来。

    站在一旁,不时地向他回答着问题,蓝柏看着坐在椅子上认真看资料的裴溪远,脸上也是露出笑意。

    其实,这个第二人格,骨子里与第一人格有许多相似之处——要么不干,要么就要把事情干好,决定的事情别人很难改变。

    等到助理打来电话,通知他们伊藤先生赶到的时候,裴溪远亦已经将手中的资料看完,自信满满地站起身来。

    “我们走吧!”

    …

第2241章 赚钱养你(1)    裴溪远坐在主位上,唇角噙着一抹浅笑,一点也没有紧张的样子。

    四周,其他陪同谈判的人员,不知道情况,当然也没有太过紧张,只是与平常一样自然面对。

    整个房间,只有坐在裴溪远身后的蓝柏,一颗心都提在半空中,生怕这位搞出什么差错。

    “裴先生,合同您应该都已经看过了,有什么需要商榷的吗?”

    “两点。”裴溪远伸出一根手指,“第一,关于交货时间,要以工作日为准。”

    对方的负责人点点头,“这个是应该的。”

    “第二。”裴溪远伸出第二根手指,“价格要提升8个百分点。”

    “这……”对方负责人眼中露出掩不住的惊讶之色,“这个价钱都是按照我们旧的合作协议延续的,您现在提出加价,是不是有点太过突然了?”

    “您也知道,这是按照我们旧的合作协议延续的价格,上一次的协议是两年前签署,时隔两年,无论是采购成本还是人员成本都已经有很大的浮动。”裴溪远靠到椅背上,“就连贵公司的成品药物,都已经比两年前提价20%了不是吗?”

    “是啊,现在人员成本确实是个大问题啊,全球特价飞涨,房价也涨,租金可是比两年前提高了15%呢!”对方负责人皱着眉毛,“裴先生,您这样加价的话,我们可就一点利润都没有了?”

    裴溪远垂下脸,想了想。

    “6%,这是最低的限度了。您应该知道,我们公司出品的生物制剂,相比起美国和德国的公司,报价已经低上许多。”

    他的脸上还有笑意,语气却已经带上几分强势。

    “这……”赶来谈判的负责人,微微皱眉,“裴先生,您这样说的话,我没有办法向董事会交待。”

    裴溪远耸耸肩膀,向对方一笑。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下次吧,我这几天比较忙,下个月我们再谈。”说着,他就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向对方伸过手掌,“周先生,下个月见。”

    裴氏生物的几个助理和负责人都是眼中露出异色,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不解地看向裴溪远。

    这个合同,可是两年合同,总数加起来过亿的大单子,裴溪远竟然这么草率地就要取消合同?

    “裴先生!”

    蓝柏急急起身,追到裴溪远身侧,伸手拉住他的胳膊,向对方负责人做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回去继续谈判。

    损失几个百分点,最多就是损失几百万,这个单子要是丢了,那可是上亿的生意。

    “啊——”裴溪远懒洋洋地打个哈欠,手就伸过来拥住他的肩膀,“阿柏,帮我倒杯咖啡,好困。”

    “裴先生!”

    蓝柏急得皱眉,裴溪远不由分说地将他拥到门边。

    对方负责此次谈判的负责人周经理,与手下交换一个眼色,终于站起身来。

    “裴先生,请留步。”

    裴溪远轻扬唇角,向蓝柏眨眨眼睛,缓缓转过身来。

    “周先生,还有事?”

    “这件事情关系重大,您能不能让我给董事长打个电话?”周经理笑着询问道。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