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裴溪远坐在主位上,唇角噙着一抹浅笑,一点也没有紧张的样子。

    四周,其他陪同谈判的人员,不知道情况,当然也没有太过紧张,只是与平常一样自然面对。

    整个房间,只有坐在裴溪远身后的蓝柏,一颗心都提在半空中,生怕这位搞出什么差错。

    “裴先生,合同您应该都已经看过了,有什么需要商榷的吗?”

    “两点。”裴溪远伸出一根手指,“第一,关于交货时间,要以工作日为准。”

    对方的负责人点点头,“这个是应该的。”

    “第二。”裴溪远伸出第二根手指,“价格要提升8个百分点。”

    “这……”对方负责人眼中露出掩不住的惊讶之色,“这个价钱都是按照我们旧的合作协议延续的,您现在提出加价,是不是有点太过突然了?”

    “您也知道,这是按照我们旧的合作协议延续的价格,上一次的协议是两年前签署,时隔两年,无论是采购成本还是人员成本都已经有很大的浮动。”裴溪远靠到椅背上,“就连贵公司的成品药物,都已经比两年前提价20%了不是吗?”

    “是啊,现在人员成本确实是个大问题啊,全球特价飞涨,房价也涨,租金可是比两年前提高了15%呢!”对方负责人皱着眉毛,“裴先生,您这样加价的话,我们可就一点利润都没有了?”

    裴溪远垂下脸,想了想。

    “6%,这是最低的限度了。您应该知道,我们公司出品的生物制剂,相比起美国和德国的公司,报价已经低上许多。”

    他的脸上还有笑意,语气却已经带上几分强势。

    “这……”赶来谈判的负责人,微微皱眉,“裴先生,您这样说的话,我没有办法向董事会交待。”

    裴溪远耸耸肩膀,向对方一笑。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下次吧,我这几天比较忙,下个月我们再谈。”说着,他就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向对方伸过手掌,“周先生,下个月见。”

    裴氏生物的几个助理和负责人都是眼中露出异色,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不解地看向裴溪远。

    这个合同,可是两年合同,总数加起来过亿的大单子,裴溪远竟然这么草率地就要取消合同?

    “裴先生!”

    蓝柏急急起身,追到裴溪远身侧,伸手拉住他的胳膊,向对方负责人做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回去继续谈判。

    损失几个百分点,最多就是损失几百万,这个单子要是丢了,那可是上亿的生意。

    “啊——”裴溪远懒洋洋地打个哈欠,手就伸过来拥住他的肩膀,“阿柏,帮我倒杯咖啡,好困。”

    “裴先生!”

    蓝柏急得皱眉,裴溪远不由分说地将他拥到门边。

    对方负责此次谈判的负责人周经理,与手下交换一个眼色,终于站起身来。

    “裴先生,请留步。”

    裴溪远轻扬唇角,向蓝柏眨眨眼睛,缓缓转过身来。

    “周先生,还有事?”

    “这件事情关系重大,您能不能让我给董事长打个电话?”周经理笑着询问道。

    …

第2238章 超级大婴儿(1)    <!–章节内容开始–>沈宁一笑,然后就将电话接通。

    “喂?”

    “宁宝宝,想我了没有?”

    电话那头是裴溪远的声音,带着笑意和毫不掩饰的喜悦之情。

    沈宁心头一紧。

    这一句“宁宝宝”,已经足以证明,电话那头的裴溪远是他的第二人格。

    是她治疗的副作用,还是他再次出现?

    “你在哪儿?”

    “这么急着想要见到我?”

    “别卖关子。”

    “好。”裴溪远低笑,“你现在马上出门,我在住院楼外等你。”

    “一会儿见。”

    沈宁挂断电话,抓着手机就向外走,刚刚拉开房门。

    眼前人影一闪,她的人已经被一对手臂拥住,双足就离开地面。

    等到她的脚重新落到地上的时候,她的背已经靠上门板,眼前光影暗下去,一对唇就落下来。

    唇被吻了一计,又被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

    “宁宝宝,想我了没?”

    放开她的唇,裴溪远笑眯眯地注视着她的脸问。

    沈宁喘了口气。

    “下次能不能别搞这种突然袭击,要是我手里有把刀,你的气管早就被我割断了。”

    “死在宁宝宝手下,我死也心甘。”裴溪远嘟唇在她嘴上啄了一计,“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你是怎么出现的?”沈宁正色问。

    事关他的治疗过程,她也是很想知道具体情况。

    “怎么……”裴溪远微微皱眉,“看到我,你好像并不开心的样子。”

    “不是,你先回答我的问题,这个问题很重要,我必须要弄清楚,才能知道这是不是治疗的副作用。”

    “治疗?”裴溪远的脸上染上凝重的神色,“你在治疗我们?”

    沈宁点头,“昨天晚上是第一次。”

    裴溪远直起身,收回拥在她腰上的手掌,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只娇艳的玫瑰花,送到她手里。

    “给你的。”

    “谢谢。”

    沈宁伸手接过,人就走到桌边,取出小本子,做出记录的样子,“你是一早醒来就发现自己已经在了,还是其怆情况?”

    没有人回答。

    沈宁抬脸,看向站在窗边的裴溪远,只见他伸着两臂撑在窗台上,正注视着窗外,侧脸是少有的深沉表情。

    “阿远?”

    “我不叫阿远。”

    他的语气里,有一抹异样的情绪。

    沈宁挑了挑眉,放下手中的本子和笔,走到他身侧。

    “你怎么了?”

    “宝宝?”裴溪远转眸注视着她的脸,“你有没有想过,治疗完成之后,我会消失吗?”

    沈宁与他目光对视片刻,没有说话,只是转身走到电脑边,从里面调出一个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打开。

    “过来。”

    裴溪远站在窗边没动。

    “别耍小孩子脾气,过来看看,你就知道了。”

    裴溪远还是站在窗边没动。

    沈宁挑了挑眉。

    “远宝宝?!”

    窗边的男人这才转过脸,多云的表情渐渐地有些要放晴的端倪,身子却依旧没动。

    沈宁轻吸口气,将声音再次放低放柔。

    “亲爱的远宝宝,麻烦你过来看一下,好不好?”

    这家伙任起性来和孩子无异,只能用哄的。<!–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