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沈宁一笑,然后就将电话接通。

    “喂?”

    “宁宝宝,想我了没有?”

    电话那头是裴溪远的声音,带着笑意和毫不掩饰的喜悦之情。

    沈宁心头一紧。

    这一句“宁宝宝”,已经足以证明,电话那头的裴溪远是他的第二人格。

    是她治疗的副作用,还是他再次出现?

    “你在哪儿?”

    “这么急着想要见到我?”

    “别卖关子。”

    “好。”裴溪远低笑,“你现在马上出门,我在住院楼外等你。”

    “一会儿见。”

    沈宁挂断电话,抓着手机就向外走,刚刚拉开房门。

    眼前人影一闪,她的人已经被一对手臂拥住,双足就离开地面。

    等到她的脚重新落到地上的时候,她的背已经靠上门板,眼前光影暗下去,一对唇就落下来。

    唇被吻了一计,又被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

    “宁宝宝,想我了没?”

    放开她的唇,裴溪远笑眯眯地注视着她的脸问。

    沈宁喘了口气。

    “下次能不能别搞这种突然袭击,要是我手里有把刀,你的气管早就被我割断了。”

    “死在宁宝宝手下,我死也心甘。”裴溪远嘟唇在她嘴上啄了一计,“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你是怎么出现的?”沈宁正色问。

    事关他的治疗过程,她也是很想知道具体情况。

    “怎么……”裴溪远微微皱眉,“看到我,你好像并不开心的样子。”

    “不是,你先回答我的问题,这个问题很重要,我必须要弄清楚,才能知道这是不是治疗的副作用。”

    “治疗?”裴溪远的脸上染上凝重的神色,“你在治疗我们?”

    沈宁点头,“昨天晚上是第一次。”

    裴溪远直起身,收回拥在她腰上的手掌,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只娇艳的玫瑰花,送到她手里。

    “给你的。”

    “谢谢。”

    沈宁伸手接过,人就走到桌边,取出小本子,做出记录的样子,“你是一早醒来就发现自己已经在了,还是其怆情况?”

    没有人回答。

    沈宁抬脸,看向站在窗边的裴溪远,只见他伸着两臂撑在窗台上,正注视着窗外,侧脸是少有的深沉表情。

    “阿远?”

    “我不叫阿远。”

    他的语气里,有一抹异样的情绪。

    沈宁挑了挑眉,放下手中的本子和笔,走到他身侧。

    “你怎么了?”

    “宝宝?”裴溪远转眸注视着她的脸,“你有没有想过,治疗完成之后,我会消失吗?”

    沈宁与他目光对视片刻,没有说话,只是转身走到电脑边,从里面调出一个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打开。

    “过来。”

    裴溪远站在窗边没动。

    “别耍小孩子脾气,过来看看,你就知道了。”

    裴溪远还是站在窗边没动。

    沈宁挑了挑眉。

    “远宝宝?!”

    窗边的男人这才转过脸,多云的表情渐渐地有些要放晴的端倪,身子却依旧没动。

    沈宁轻吸口气,将声音再次放低放柔。

    “亲爱的远宝宝,麻烦你过来看一下,好不好?”

    这家伙任起性来和孩子无异,只能用哄的。<!–章节内容结束–>

    …

第2237章 0619(3)    <!–章节内容开始–>“啊……对了,我突然想起来,忘了给小张拿筷子,我去拿筷子,徐队你不用等我,你先走吧!”

    说完,她转身跑向饭店的方向。

    徐景之转过脸,注视着她的背影,微微扬唇。

    “这丫头……还是和小时候一样。”

    站在原地,他并没有离开。

    纪念跑到饭店附近,从里面要了一双一次性筷子,重新走出来,远远就见徐景之还在那里等。

    知道躲不过,她只好拖拖拉拉地走回来,向他晃晃手中的筷子。

    “拿到了,我们走吧。”

    徐景之与她并肩前行,“小念……”

    “啊,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件事情……是什么来着?!”

    “小念……”

    “哦,对了,伯母的生日是几号来的?”

    “下周一。”

    “哦,下周一,我存一下,省得忘了。”

    “小念……”

    “景之哥,你上去吧,我上个厕所。”

    纪念直接尿遁,一直跑到拐角处,看着徐景之上楼,才拍拍胸口,心中暗叫一声好险。

    看着徐景之上楼,她刚刚从藏身处探出身子,就听到附近隐约有女声传过来。

    “好的……我知道……您放心吧,我会尽快找到……”

    好像是谁在打电话,那声音,十分耳熟。

    纪念侧耳听了听,很快就听出,那是林樱。

    林樱跑到一楼来打电话?

    纪念心中一动,当即重新缩到一角。

    片刻之后,果然见林樱从女厕所里走出来,理了理头发,看看左右,才重新上楼。

    探着头,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楼梯上,纪念的目光渐渐深沉。

    他们的办公室和房间都在三楼,这楼里女生不多,她不可能为了上厕所专门跑一趟楼下。

    而且,她也没有洗手,一个女孩子上完洗手间哪有不洗手的道理。

    唯一的解释就是她是来这里打电话的,偷偷摸摸的打电话,这个林樱是想隐藏什么?

    “尽快找到”?

    她要找什么呢?!

    ……

    ……

    上海。

    脑外科病房。

    “进来。”沈宁停下手中正在写字的笔,转脸看向门口走进来的小刘,“什么事啊?”

    “您的请柬!”小刘双手将一张印制精美的请柬送过来,“沈主任,晚上记得打扮漂亮点,多拍几张照片发朋友圈哟!咱们没资格被邀请,最起码也感受一些上流社会的生活不是,千万别忘了。”

    沈宁笑着接过请柬,小刘又叮嘱她一句,才转身离开。

    精致请柬上,清楚地写着:

    沈宁小姐,为了感谢您对于医院发展做出的努力,特邀请您参加医院周年庆典,请备必持请柬出席。

    下面写着时间和地址,时间是今天晚上八点,地点是皇后号游轮。

    沈宁脸上并没有惊讶,昨天晚上的时候,裴溪远就已经对她说过庆典的事情。

    想到裴溪远,她忙着取出手机。

    早上的时候因为科里有紧急手术,她六点多就被召到医院,裴溪远当时还没有睡醒,她也没有打扰他。

    这一忙就是大半天,还没有来得及给他打电话。

    刚刚调出他的号码,手机轻震,一个电话已经打进来。

    电话来源——裴溪远。

    ……

    ……

    么么<!–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