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不,不可能!

    纪念,你别自作多情了。

    可是,如果不是,他为什么要偷拍她的照片。

    “小念,过两天我妈妈过生日,你有时间吗?”

    “当然有了。”纪念抬起脸,笑着回应,“伯母哪天生日啊?”

    “下周一。”徐景之答道。

    “好,到时候我一定去给伯母过生日。”

    纪念想也未想就答应下来,盛了一口粥到嘴边。

    脑子里,却突然灵光一闪,一口粥全呛进喉咙,人剧烈地咳嗽起来。

    “小念?”

    徐景之急忙起身,走过来帮她拍背,又拿了纸巾过来想要帮她擦脸。

    “不……不用!”

    纪念忙着避过,拿过纸巾自己把嘴擦了。

    “你没事吧?”徐景之侧着脸,关切地看着她。

    “没……没事!”纪念忙着摆手,“徐队,您……快回去吃啊!”

    0619,0619!

    她说怎么这串数字这么熟悉,6月19日是她的生日,这串数字不就是她的生日吗。

    一个男人用她的生日做密码,还偷拍她的照片,再迟钝的女人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更何况纪念还没有那么迟钝。

    在纪念心中,徐景之是英雄,是曾经的保护神,正义的化身……但是,从来不是她想要去谈恋爱交往的对象,更何况,她现在已经有了冷小邪。

    仔细回想之后,纪念不由地皱眉,目光就悄悄地抬起来看向徐景之。

    难道是这几天,她与他太过亲近,让他误会了?

    正在思考,哪想恰好对面徐景之的目光抬起来,二个人视线一对,纪念心中发慌,忙着将目光移开假装去吃饭。

    将她的小表情收在眼中,徐景之笑了笑,将包子向她推了推。

    “别着急,慢慢吃。”

    “好。”

    纪念低低地应着,心中只觉得好别扭。

    吃完饭,她伸手去拿为小张打包的包子,恰好徐景之的手也伸过来,她一下子握到他的手上,忙着将手移开。

    “对……对不起。”

    徐景之看着她微红的脸,脸上的笑容越发温和。

    “走吧!”

    不行,她必须要和他保持距离,绝不能让他误会自己喜欢他,要不然到时候就麻烦了。

    纪念暗暗想着,故意快走两步,行到前面。

    徐景之加快脚步,她就走得更快,到最后都快成小跑了。

    “小念!”徐景之伸手拉住她的胳膊,“你怎么了?”

    纪念转过脸来,“我……我没事啊,我挺好的呀!怎么了?”

    “那你干吗走那么快,好像很怕我似的?”徐景之笑问。

    “我……哦,我就是想着,快点回去,省得小张的包子凉了。”

    “可是,包子在我手上。”

    谎言被戳穿,纪念心中着急,小脸都急红了。

    “啊,哦……是啊,我……我只是……我……”

    徐景之看着她绯红的小脸,轻扬唇角,抬手过来帮她拉了拉衣领。

    “在我面前,不用那么紧张,其实我……”

    完了,他不会是要表白吧!

    不行,绝对不能让他表白,要不然,她要是拒绝他他多没面子呀!

    纪念急中生智,猛地直起身。<!–章节内容结束–>

    …

第2235章 0619(1)    <!–章节内容开始–>第二天一早,纪念早早就穿戴整齐走出房间,到水房洗漱恰好遇到徐景之。

    “景之哥,早!”纪念向着镜子里徐景之看过来的脸一笑,“一会儿一起去吃早点吧?”

    “好啊。”徐景之笑着答应。

    洗漱完毕,二人一起下楼,走到林樱房间的时候,恰好她推门走出来。

    看到并肩走过来的徐景之与纪念,林樱眼底闪过一抹异色。

    “二位,好早。”

    “林姐,早。”

    纪念笑应一句,并没有邀请她一同前往,徐景之也是很默契地没有开口。

    林樱端起脸庞,并没有让开道路的意思,“这么早就出去?”

    “我们出去吃早点。”徐景之温言开口,“你吃什么,带回来给你?”

    林樱一笑,“不用了,我不饿。”

    说完,她就绕过二人,走进水房。

    二人继续向前,徐景之就侧脸看了一眼林樱的背景。

    二人一起下楼,来到附近的一家饭店,找位子入座,纪念在碟子上倒了一点醋,夹了一个包子沾了沾送到嘴边,吃了一个包子,她抬起脸摸了摸口袋。

    “呀,手机忘带了……景之哥,借一下你手机,我给小张打个电话,问问他吃什么,咱们给他带回去。”

    “好。”

    徐景之伸手将手机送过来。

    纪念点亮屏幕,将手机伸到他面前。

    “还没解锁呢!”

    “哦!”徐景之伸过手指,按了四个数字——0619,手机顺利解锁。

    0619!

    纪念悄悄记下密码,拨通小张的电话。

    “张哥,我是纪念,吃什么早点,给你带回去呀?包子……好,半斤够吗?那行……再给您带点稀的吧,要汤还是粥……好来,一会儿见啊!”

    打完电话,纪念刚刚垂下手机,徐景之已经从椅子上站起来。

    “我去个洗手间。”

    “好。”

    纪念捏着手机笑道。

    看徐景之离开椅子,走向洗手间,她立刻就输入密码,将手机解锁,调出他的通话记录。

    通话记录内删除得干干净净,除了一个与她的通话记录之外,竟然没有半个通话记录。

    这个家伙,好小心!

    纪念抬眸,看看洗手间的方向,没有看到徐景之回来,她退出通话记录,进入电话薄。

    复制上传了一份电话薄发到自己的邮箱,然后又迅速将邮件删除。

    扫过手机上的相册,她心中一动,当即轻轻点击进入。

    相册里,照片并不多,有几张是与这件案关的资料照片,庄之蝶和鲨鱼都在其中……纪念迅速地向后翻,手机屏幕上显出一张照片。

    看到这张照片,纪念手指一僵。

    屏幕上,一个女孩子微侧着脸睡在后车座上,阳光从窗外投进来,映亮她的脸庞。

    那张脸,她熟悉无比,那是她的脸。

    徐景之竟然偷拍她!

    身侧有人路过,纪念抬眸看了一眼洗手间的方向,看到徐景之走出来,忙着将手机放回他那边,人就装作若无事地继续吃东西。

    徐景之重新走回来,入座。

    纪念瞟了他一眼,眼前再次想起那张照片。

    徐景之不会是……喜欢她吧?<!–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