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第二天一早,纪念早早就穿戴整齐走出房间,到水房洗漱恰好遇到徐景之。

    “景之哥,早!”纪念向着镜子里徐景之看过来的脸一笑,“一会儿一起去吃早点吧?”

    “好啊。”徐景之笑着答应。

    洗漱完毕,二人一起下楼,走到林樱房间的时候,恰好她推门走出来。

    看到并肩走过来的徐景之与纪念,林樱眼底闪过一抹异色。

    “二位,好早。”

    “林姐,早。”

    纪念笑应一句,并没有邀请她一同前往,徐景之也是很默契地没有开口。

    林樱端起脸庞,并没有让开道路的意思,“这么早就出去?”

    “我们出去吃早点。”徐景之温言开口,“你吃什么,带回来给你?”

    林樱一笑,“不用了,我不饿。”

    说完,她就绕过二人,走进水房。

    二人继续向前,徐景之就侧脸看了一眼林樱的背景。

    二人一起下楼,来到附近的一家饭店,找位子入座,纪念在碟子上倒了一点醋,夹了一个包子沾了沾送到嘴边,吃了一个包子,她抬起脸摸了摸口袋。

    “呀,手机忘带了……景之哥,借一下你手机,我给小张打个电话,问问他吃什么,咱们给他带回去。”

    “好。”

    徐景之伸手将手机送过来。

    纪念点亮屏幕,将手机伸到他面前。

    “还没解锁呢!”

    “哦!”徐景之伸过手指,按了四个数字——0619,手机顺利解锁。

    0619!

    纪念悄悄记下密码,拨通小张的电话。

    “张哥,我是纪念,吃什么早点,给你带回去呀?包子……好,半斤够吗?那行……再给您带点稀的吧,要汤还是粥……好来,一会儿见啊!”

    打完电话,纪念刚刚垂下手机,徐景之已经从椅子上站起来。

    “我去个洗手间。”

    “好。”

    纪念捏着手机笑道。

    看徐景之离开椅子,走向洗手间,她立刻就输入密码,将手机解锁,调出他的通话记录。

    通话记录内删除得干干净净,除了一个与她的通话记录之外,竟然没有半个通话记录。

    这个家伙,好小心!

    纪念抬眸,看看洗手间的方向,没有看到徐景之回来,她退出通话记录,进入电话薄。

    复制上传了一份电话薄发到自己的邮箱,然后又迅速将邮件删除。

    扫过手机上的相册,她心中一动,当即轻轻点击进入。

    相册里,照片并不多,有几张是与这件案关的资料照片,庄之蝶和鲨鱼都在其中……纪念迅速地向后翻,手机屏幕上显出一张照片。

    看到这张照片,纪念手指一僵。

    屏幕上,一个女孩子微侧着脸睡在后车座上,阳光从窗外投进来,映亮她的脸庞。

    那张脸,她熟悉无比,那是她的脸。

    徐景之竟然偷拍她!

    身侧有人路过,纪念抬眸看了一眼洗手间的方向,看到徐景之走出来,忙着将手机放回他那边,人就装作若无事地继续吃东西。

    徐景之重新走回来,入座。

    纪念瞟了他一眼,眼前再次想起那张照片。

    徐景之不会是……喜欢她吧?<!–章节内容结束–>

    …

第2234章 从头到脚,哪都想(3)    <!–章节内容开始–>屏幕上是一张简单的背景图,大海、白云、沙滩……照片中的地方,隐约有点眼熟的场景。

    纪念没有深究,伸手过去滑下解锁键,屏幕上,出现一个密码的提示。

    “密码?”

    纪念皱起眉,徐景之会用什么秘密呢?

    想了想,她试着用了用他的生日,密码错误。

    纪念又想了一会儿,换了徐景之的出生年份,还是错误。

    ……

    楼上。

    林樱站在窗子后面,注视着楼下那辆闪烁着光亮的越野车,冷冷地扬扬唇角。

    转身走出门来,她迅速来到徐景之的门前,扣响房门。

    门很快就被拉开,门内徐景之只套着一件灰色t恤,看样子应该是刚刚从床上爬起来。

    “小林?”

    看到站在门口的林樱,徐景之微微皱眉,“有事吗?”

    “我刚刚看到有人在偷车。”林樱冲进来,走到窗边,“您看看。”

    徐景之也走过来,果然看到白色越野车内有光亮闪过。

    他心中一惊,转身就冲向门口,林樱转身跟过来。

    二个人一前一后地冲上楼梯,直奔停车场。

    车内,纪念再一次输错密码,一抬脸就看到有人从门廊的方向冲过来。

    心头一紧,她忙着垂下手掌。

    看着冲过来的徐景之和林樱,纪念笑着推开车门,“徐队,林姐?有任务啊?”

    “纪念?”林樱上下打量她一眼,目光落在她手中的手机,“你在干什么?”

    “没什么啊。”纪念耸耸肩膀,语气随意而平淡,“刚才发现我的唇膏不见了,我看看有没有落在车上。”

    “找到了吗?”徐景之问。

    “唇膏没有找到,不过……”纪念将手机送到徐景之面前,扬唇一笑,“不过我找到了这个。”

    接过她手中自己的手机,徐景之轻耸肩膀,“我说刚才在房间找半天没有找到,没想到落在车上了。”

    将手机送给徐景之,纪念扬唇一笑,“徐队,您也太马虎了吧?”

    徐景之看看她手中的手机,笑着接过,“一定是之前不小心落在车上了,小念,谢谢啊。”

    “不客气,我这也是无心插柳。”纪念关上车门,取出钥匙解了锁,扫过徐景之脚下的拖鞋,落在他身上的灰色t恤,“徐队,这么冷的天,你怎么衣服都没穿就下来了?”

    林樱轻笑出声,“别提了,刚刚在楼上,远远地也没看清楚,把你当成偷车贼了。我还说呢,哪个小偷这么大胆子,连咱们的车子也敢偷,就赶紧拉着徐队下楼抓贼来了。”

    “要是真是偷车贼,那这贼也太不长眼了,分分钟往枪眼儿上撞啊!”纪念笑道。

    林樱和徐景之都笑起来,三个人说说笑笑地上楼,各自回到房间。

    纪念走到桌边,立刻就拨开正在看的徐景之的资料,将压在下面关于林樱的一沓资料拿过来。

    注视着照片上,那个笑得一脸灿烂的美丽而干练的女子,她伸手拿过徐景之的照片,皱眉陷入沉思。

    “林樱?徐景之!”<!–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