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凌几欲吐血,却又无可奈何,只能侧脸看一眼金乔,暗示她回答问题的时候小心一点。

    “刚才金乔小姐说,‘我们在高中’,请问,这五个字之后您想说的是什么?”

    “我……我只是想说,我和艾斯在高中时就认识。”

    金乔被简凌这一打断,也感觉到这其中不对劲,回答起来问题也是越发谨慎。

    “好。请问金乔小姐,慕然先生今年几岁。”

    “他……34……33……我……我不太确定。”

    “那,他的生日是哪天?”

    “好像是9月份吧?”

    “他属什么?”

    “我……我不知道!”

    “他吃辣椒的时候会起豆吗?”

    “这……”金乔皱眉,“我怎么知道?!”

    “金乔小姐对艾斯先生的一切了若指掌,与慕然先生曾经在一起热恋到差点结婚的地步,却连对方的确定年龄都不知道。我想请问金乔小姐,这是不是说明,您与慕然先生在一起,跟本就不是因为爱情!”

    “胡说!”金乔怒吼,“我爱他!”

    “依我看,您更爱的是慕先生的软件,对吗?”

    “你……你胡说,那是慕然送给我的,我过生日,他把新编写的软件作为生日礼物送给我的!”金乔狡辩道。

    “那么,您后来是如何处理这份生日礼物的?”

    “我……”金乔垂下脸,“我把它卖了。”

    “我无法理解。”温柔大声开口,“一个你至爱的男人送给你的生日礼物,你却把它转手卖给那个男人的对手竞争公司,这就是您所谓的爱吗?”

    “我……”金乔声音减弱,“我当时太缺钱。”

    “也就是说,在你眼里,钱远比慕然先生和你的爱情更重要,对吗?”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

    “请回答我的问题!”

    “我……”

    “你卖掉了慕然先生给你的生日礼物给他的竞争公司,然后又将这笔钱转给艾斯,帮他还高利贷,是因为你真正爱得是艾斯,而不是慕然,你接近慕然就是为了钱,对不对?!”

    “我?!”

    “对不对?!”

    “不对?!”

    “那是为什么?!”

    “我……”

    “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金小姐。”

    “……”

    “金乔小姐,您请立刻回答我的问题,给法庭一个合理的解释。”

    金乔抬手抱着额头,精神已经接受崩溃。

    “我不知道,你不再问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法……”

    简凌刚刚起身,温柔已经猛地抬起左手,指住金乔。

    “你爱艾斯!你一直就爱他,从高中开始,一直到现在,你都在爱那个男人。为了他去整容,为了他去接近你不爱的慕然。为了得到慕然的软件,甚至不惜与慕然上|床,把慕然送给你的软件卖掉去填补艾斯的亏空。可惜那个男人却背叛了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而且他们还怀了孩子。我说的对吗,金乔小姐?!”

    金乔抱着头哭起来。

    “我反对!”简凌终于有机会开口,“我的当事人现在情绪失控,我请求休庭十分钟。”

    …

第2306章 比对方更卑鄙(20)    温柔向简凌一笑,再次看向金乔小姐。

    “既然金乔小姐忘了,那我就替您回忆这一下。这是八年前,您刚刚到美国的时候,因为在超市偷盗,被监禁时拍下的资料照片。当时,因为您的偷盗行为,您被监禁三个月,甚至差点被驱逐出境。我说得……没有错吧?”

    金乔沉默不语。

    “金乔小姐,请回答我的问题。”

    金乔双拳握紧,猛地抬起脸。

    “我是冤枉的,我没有偷东西,他们诬陷我!”

    温柔站直身子,语气是严肃的。

    “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美国,您这样说,难道是在质疑法律和法官吗?”

    这个大帽子扣得实在是够高明。

    在法庭上,质疑法律和法官,这只会让金乔在法官心目中的印象分更加减低。

    “我反对!”简凌深知这一点,所以她再次站起身来,“法官大人,我的当事人并没有这么说过,这完全是被告律师的误导,我的当事人对于法庭一直持尊重和信任的态度。”

    “是的。”金乔也意识到自己被温柔钻了空子,忙着开口,“我相信法庭,我相信法官,我是被那些超市的人冤枉的,我没有偷过,他们非说我偷。当时我英东方文学网.east330.不好,才会被判有罪的。法官大人,我纯对没有干过坏事。”

    “那好。”温柔笑着开口,“我收回刚才的话,请金乔小姐继续回答我的问题。请问,您与慕然先生是如何相识的?”

    “是在一个宴会上。”

    “当时,你是一个人去的吗?”

    “我……我是和朋友一起去的?”

    “什么朋友,男性还是女性?”

    “时间太久了,我……我记不清了。”

    “那我换一个问题,请问,您与您现任的丈夫艾斯先生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们是高中同学,出国之前就认识,到现在有十多年了。”

    “也就说,您认识艾斯先生是在认识慕然先生之前,对吗?”

    “是的!”

    “请问艾斯先生几岁?”

    “33岁。”

    “属什么。”

    “狗。”

    “生日是哪天?”

    “3月8日。”

    “艾斯先生喜欢吃辣椒吗?”

    “不喜欢,他吃辣的脸上会起豆。”

    “那么,您与艾斯先生是何时确定情侣关系的?”

    “我们在高中……”

    简凌只恨不得抽金乔两个耳光,这个笨蛋,她难道就听不出这是温柔的陷阱吗?

    “我反对!被告律师询问的关于艾斯先生的事情,完全与本案无关。”

    “我想反问原告律师。”温柔转过脸,笑眯眯地看着气得脸色发青的简凌,“艾斯先生是金乔的丈夫,作为一个家庭中的成员,对于一个孩子的监护权息息相关,怎么能说是无关的内容?”

    “反对无效,被告律师可以提问,原告请如实回答。”

    法官依旧站在温柔这边。

    温柔背对着法官向简凌吐舌做个气死人不偿命的鬼脸,重新转向法官时,已经重新变得严肃而认真。

    “谢谢法官大人的公正!”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