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温柔转过脸,向简凌得意一笑,目光再次落在金乔身上。

    “认识,还是不认识,请金乔小姐简明地回答。”

    “我……”金乔咬了咬牙,“我认识。”

    “那么,她是谁?”

    金乔垂着脸,“我……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温柔走到她面前,“金小姐,这里是法庭,你必须回答。”

    金乔深深地吸了口气,猛地站起身来,尖声吼道,“好,我告诉你,那是我,你满意了吗?”

    “我很满意。”温柔扬着唇角,笑吟吟地注视着金乔,“金乔小姐说那是你,可是大家都看得出来,那照片与您本人有着极大的差异,也就是说……您整过容是吗?”

    简凌不是要揭裴溪远的伤痕吧?

    那她就把金乔的过去也全部揭开。

    在卑鄙者面前,她会比对方更卑鄙。

    “好,请问金乔小姐,您是对自己的容貌不满意所以才整容的吗?”

    “我反对!”简凌再次开口,“被告律师询问的问题与本案无关,而且已经严重地侵犯了我当事人的**。”

    “反对有效,被告律师,请询问与本案相关的问题。”

    “好!”温柔转脸向蓝柏轻轻点头,蓝柏点了一个屏幕,换了另外一张照片,“现在,请大家一起看大屏幕。”

    屏幕里,出现了一个女孩子的照片,这一次,照片中的女孩子与金乔已经十分相似。

    只不过,这并不是一张普通的照片。

    照片中的金乔套着黄色马甲,站在一个身高尺前面,手中拿着一张写着自己中英东方文学网.east330.名字的纸卡。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入狱之前拍摄的资料照片。

    金乔的脸色,瞬间苍白。

    简凌的脸色也是相当不好看,侧脸注视着金乔,她的目光里有明显的责怪之意。

    金乔竟然做过牢,这是简凌也不知道的秘密。

    温柔转过脸,走到金乔面前,目光咄咄地逼视着她。

    “请问金乔小姐,这张照片里的人是你吗?”

    “是我。”

    金乔小声答。

    “那么,请问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拍摄的。”

    金乔坚难地咽了口口水,“是在美国,我……我因为一些原因被……监禁。”

    “金乔小姐,麻烦你大声一点,这样法官才能听得清楚。”温柔微扬着下巴,注视着金乔,眼睛里没有半点同情的表情,“金乔小姐,您刚才,这是你在美国因为一些原因被监禁时拍摄的照片,那么请问,您当时是因为什么原因被监禁。”

    “我……”金乔咬着嘴唇,“我……我忘了。”

    “忘了?”温柔轻笑,“这么重要的经历,金乔小姐竟然忘了?”

    “反对!”简凌再次起身,“法官大人,对方律师用这种嘲讽的语气询问这种没有事实意义的问题,只是对我当事人的心理伤害。”

    “法官大人,这件事情牵扯到原告的人品和危险性,与她的监护人身份有着非常重要的关系,肯请您同意我继续提问。”

    法官与合议庭二人商量了一下,点头。

    “被告律师可以继续提问。”

    …

第2303章 欲取敌身,先乱敌心(23)    “恩!”小家伙点点头,“姐姐放心好了。”

    经过这一路的调整,他的情绪亦已经好转。

    温柔抬腕看看手表,此时,距离开庭时间已经不足半小时。

    “温姐!”小郑急急地推开门走进来,“不好了。”

    “怎么回事?”温柔皱眉询问。

    “鉴定中心那边电脑坏了,结果没出来!”

    “有没有搞错,昨天他们干吗去了?”温柔气骂道。

    小郑皱着眉,“他说正在抢修。”

    “这帮家伙,真是把别人的事情当儿戏!”

    温柔抬手扶住额头,这份鉴定结果对于今天的庭审可是非常重要。

    现在,竟然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沈宁和裴溪远都是皱眉站起身,注视着温柔。

    这个时候,换一家鉴定中心再做已经不可能了,温柔是律师,他们只能看她的决定。

    “小郑!”温柔垂下左手,“你现在马上去一趟鉴定中心,如果对方的电脑修好,你立刻把结果照一个照片发给我,如果电脑修不好,你就问问那边的工作人员,问问结果到底是怎么样一个情况,也把结果告诉我。”

    “好!”小郑答应将手中的资料箱递给她,又停下脚步,“您一个人……行吗?!”

    温柔抬手接过资料箱,“你哪来那么多废话?”

    小郑转身,冲出门去。

    “给我吧!”蓝柏伸过手掌,将温柔手中的资料箱接了过去,“我陪你出庭。”

    温柔抬眸看向他。

    “我也有律师资格证。”蓝柏耸耸肩膀,“虽然我从来没有上过庭,不过……至少可以帮你拿下资料。”

    她右手还挂着绷带,一个人实在是有些不方便。

    “你真是让我惊讶。”温柔轻吸口气,“好吧,那就这么决定了。”

    她转过脸,向裴溪远和沈宁一笑。

    “你们别紧张,那个鉴定结果就算是拿不到,我也有办法,记住我说过的话,你们两个一定要守住阵地。”

    裴溪远与沈宁同时点头,蓝柏就走过去,拉开房门。

    于是,助理留下来照看慕云庭,他们四人就一起走进3号法庭。

    温柔与蓝柏先一步入座,沈宁就伸过手来,拉住裴溪远的胳膊,转身帮他拉了拉平整的西装衣摆,又理了理领带。

    最后,她抬脸,向他微笑。

    “放松点,我会一直在这里陪着你的!”

    裴溪远微笑着向她点点头。

    “放心吧,我没事。”

    沈宁点头,松开他,坐到旁听席的座位上,裴溪远就走下台阶,走进被告席上坐下。

    这功夫,原告金乔亦已经与简凌和她的助理一起走进来。

    温柔转过脸,对着简凌撇了撇嘴,又吐舌向她做了一个鬼脸。

    “无聊!”

    简凌低语一声,坐到自己的位子上。

    这时,法官和合议庭成员亦已经走进法庭。

    众人起身,温柔就转过脸,对着简凌张嘴说了两个字。

    “贱、人!”

    她的声音很低,简凌因为坐在原告律师席,离她最近,却刚好可以听到。

    听到温柔这样直接地骂她,她哪里还忍得住,当即皱眉怒喝出声。

    “你有种再说一遍!”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