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恩!”小家伙点点头,“姐姐放心好了。”

    经过这一路的调整,他的情绪亦已经好转。

    温柔抬腕看看手表,此时,距离开庭时间已经不足半小时。

    “温姐!”小郑急急地推开门走进来,“不好了。”

    “怎么回事?”温柔皱眉询问。

    “鉴定中心那边电脑坏了,结果没出来!”

    “有没有搞错,昨天他们干吗去了?”温柔气骂道。

    小郑皱着眉,“他说正在抢修。”

    “这帮家伙,真是把别人的事情当儿戏!”

    温柔抬手扶住额头,这份鉴定结果对于今天的庭审可是非常重要。

    现在,竟然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沈宁和裴溪远都是皱眉站起身,注视着温柔。

    这个时候,换一家鉴定中心再做已经不可能了,温柔是律师,他们只能看她的决定。

    “小郑!”温柔垂下左手,“你现在马上去一趟鉴定中心,如果对方的电脑修好,你立刻把结果照一个照片发给我,如果电脑修不好,你就问问那边的工作人员,问问结果到底是怎么样一个情况,也把结果告诉我。”

    “好!”小郑答应将手中的资料箱递给她,又停下脚步,“您一个人……行吗?!”

    温柔抬手接过资料箱,“你哪来那么多废话?”

    小郑转身,冲出门去。

    “给我吧!”蓝柏伸过手掌,将温柔手中的资料箱接了过去,“我陪你出庭。”

    温柔抬眸看向他。

    “我也有律师资格证。”蓝柏耸耸肩膀,“虽然我从来没有上过庭,不过……至少可以帮你拿下资料。”

    她右手还挂着绷带,一个人实在是有些不方便。

    “你真是让我惊讶。”温柔轻吸口气,“好吧,那就这么决定了。”

    她转过脸,向裴溪远和沈宁一笑。

    “你们别紧张,那个鉴定结果就算是拿不到,我也有办法,记住我说过的话,你们两个一定要守住阵地。”

    裴溪远与沈宁同时点头,蓝柏就走过去,拉开房门。

    于是,助理留下来照看慕云庭,他们四人就一起走进3号法庭。

    温柔与蓝柏先一步入座,沈宁就伸过手来,拉住裴溪远的胳膊,转身帮他拉了拉平整的西装衣摆,又理了理领带。

    最后,她抬脸,向他微笑。

    “放松点,我会一直在这里陪着你的!”

    裴溪远微笑着向她点点头。

    “放心吧,我没事。”

    沈宁点头,松开他,坐到旁听席的座位上,裴溪远就走下台阶,走进被告席上坐下。

    这功夫,原告金乔亦已经与简凌和她的助理一起走进来。

    温柔转过脸,对着简凌撇了撇嘴,又吐舌向她做了一个鬼脸。

    “无聊!”

    简凌低语一声,坐到自己的位子上。

    这时,法官和合议庭成员亦已经走进法庭。

    众人起身,温柔就转过脸,对着简凌张嘴说了两个字。

    “贱、人!”

    她的声音很低,简凌因为坐在原告律师席,离她最近,却刚好可以听到。

    听到温柔这样直接地骂她,她哪里还忍得住,当即皱眉怒喝出声。

    “你有种再说一遍!”

    …

第2302章 欲取敌身,先乱敌心(1)    记者不可能凭空出现,原因不外乎就是简凌的伎俩。

    裴溪远对于蓝柏来说,不仅仅是他尊重的老板,也是他的朋友。

    简凌这样针对裴溪远,无异于一把揭开对方的伤疤,蓝柏早已经气结,只是因为平日里绅士惯了,不习惯对人恶语相加,又实在气不过,才随着温柔补刀一计。

    “过分?”温柔白他一眼,“过什么分,要说我,还差得远呢!这种贱人,就欠揍。小萌萌,你仔细听着。”

    二个人一起走进电梯,温柔就抬起左手,从渐渐合拢的电梯门内向简凌送过一根中指。

    “这个女人,我一定要揍她一顿,否则不足以平民愤!”她收回手指,从电梯缝里注视着气得脸色铁青的简凌,语气深沉,“我说到做到!”

    “这……”蓝柏转过脸,有些担心地看着她,“打人不太好吧?”

    “你不觉得她很恶劣,很欠揍吗?”

    “她……”蓝柏抿抿唇,“确实有点欠揍。”

    温柔笑起来,“改天咱们一起替天行道。”

    “呃……”蓝柏有些为难,“我……我从来没有打过人,而且,她是女人,我是男人,男人打女人好像有点太过分。”

    “哈……”温柔笑出声来,“她这种贱人怎么配你出手,到时候,你观战就好了。”

    蓝柏想了想,“那好吧,如果你打不过她的话,我可以帮你抵挡一下。”

    温柔笑得腰都要弯了,好半天才止住笑。

    “小萌萌,有那么逊吗?”

    “温柔小姐,您别误会,我……”

    温柔笑着接过他的话茬,“不是那个意思!”

    蓝柏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就是这个意思。”

    温柔再次失笑,“小萌萌,以后我还是要离你远一点的好。”

    蓝柏一脸不解,“为什么?”

    “因为离你太近长得快。”

    “这……没道理吧?”

    “你总是让我笑啊,笑多了不是就长皱纹了吗?”

    “中国人不是有句话说,‘笑一笑,十年少’的吗,应该是越笑越年轻才对。”

    “照你这么说,我早就笑回娘胎,变成我妈的卵子了!”

    温柔做个鬼脸,迈步走出分开的电梯门。

    听出她是调侃,蓝柏一笑,也跟着她走出来。

    二人一先一后地走进休息室,休息室内裴溪远和沈宁都已经在等。

    一进门,温柔的脸色已经恢复严肃。

    走到裴溪远面前,她低声询问,“你没事吧?”

    裴溪远轻轻摇头,“没事!”

    虽然没有料到简凌会来这手,不过这一次裴溪远早已经有所准备,再加上他的身份,平日里经历被记者盘问的情况也一次两次,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经历。

    经历过无数大场面,这种事情有些出乎意料,却并不是不能接受。

    “那就好。”

    看裴溪远的精神状态很稳定,温柔暗暗松了口气,抬腕看看手表。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进去吧!”说着,她就伸手拍拍慕云庭的肩膀,“小庭,好好照顾你小萌萌叔叔哟!”

    …

Comments are closed.